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月12日是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案由最高法院第三次批准延长的三个月审限届满的日期,其辩护律师刘晓原询问佛山中院是否收到最高法院延长审限的批文,该案审判长称还没有收到,可能在邮寄途中。律师说没有收到批文,现在对苏昌兰的羁押就是超期羁押。鉴于中院从没有给律师提供过高院批文的复印件,律师质疑中院是否向最高法院申请过批准延长审限并取得了批准。 苏昌兰于2014年10月27日被刑事拘留,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至今已被羁押二年零三个多月。 苏昌兰煽颠案,没有收到批文,延长羁押就是违法 刘晓原律师 到昨天(2月12日)止,苏昌兰被控煽颠案由最高法院第三次批准延长的三个月审限届满(按佛山中院说法...
“709”案被捕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前往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的罪名,一位检察官在询问起诉科后告知:还是“颠覆国家政权”。王峭岭要求看起诉书,但因王峭岭没有在登记表上一次性填上此要求而被警官认为“折腾”他。王峭岭质问:本来是一个电话就可以告知罪名,却让她无数次跑到天津来问,这是不是折腾? 李和平律师于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程检察官是恶人吗? 我很想知道李和平的罪名是什么,所以,今天下午,我和李文足又去了天津二分检。 在709案的接待处——控申中心,我准备的身份证、结婚证后全无用处,检察官们一见我就说:王峭岭填个表(登记表,每次必填)。我在登记表上填写:...
江苏苏州异议人士顾义民于9月9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律师要求会见被拒绝,其妻找丈夫被忽悠。有孕在身的妻子质问这到底是什么机密大案,办案人员为何见不得光,是否有人性。 顾义民案 今天是10月31日,顾义民已经失踪快两个月了,在这一个多月里我一直在寻找,苏州公安局去了好几次,电话打了好多个,听的最多的就是,“我不是办案人员,具体事情我不清楚,我会替你向上级反映的”但是他们的反映永远都是忽悠……记得上星期我打王天宇警官(警号:642410)电话(0512-65225661--21872)他说:上次你律师来时我们安排了会见,但是你律师走了。...
在汉津监狱服刑的湖北维权人士刘家财经常挨罚,压力很大,目前在服用精神类药物,其妻向维权人士李蔚求助。李蔚通过已经出狱的刘家财的狱友了解到其所在监狱状况:每天劳动时间几乎12个小时;完不成劳动定额的要受到惩罚——晚上10点其他服刑人员就寝后需要站几个小时才能睡觉;早餐和晚餐只发一小饭勺稀饭吃;背不会《服刑人员行为规范》和《弟子规》的要加班学习和罚站等。另外,狱警还不允许其他服刑人员跟刘家财说话。李蔚呼吁社会各界关注服刑人员特别是良心犯在监狱的处境,呼吁保障他们的权益。 刘家财在监狱服刑处境堪忧 呼吁关注 2016年8月12日接到正在服刑的湖北维权人士刘家财妻子王玉兰的电话,说:...
倡导“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湖北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在遭遇强迫失踪长达1年零4个月之后,于今年5月12日被证实已被当局逮捕。6月17日,武汉市检察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对秦永敏提起公诉。起诉书所罗列的秦永敏的所谓犯罪事实——其主张和所从事的活动,不仅证明秦永敏无罪,更让人们认识到中国走宪政道路的必要性。 1998年秦永敏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2年,2010年刑满释放;欲了解更多信息,请点击: http://www.rosechina.net/rq/jdxx/2016-07-02/7835.html 。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去年3月25日在为“六四”死难学生肖杰、吴国峰扫墓后被拘留,同年4月30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逮捕;外界长期不知其关押状况,直到案件移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之后,律师才得以会见到他。刘正清律师说,陈云飞向来是“快乐维权、快乐民主”,其对当局假司法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实,也就采取轻蔑的态度——他打算在法庭不说话打瞌睡。 【陈云飞案情况通报】(说明:因本这几天很忙,再加之身体微恙未及时发布,特致歉!)2016年2月17日上午在成都公民圈朋友的护送下,我和成都律师冉彤会见了陈云飞。陈云飞是早期民主斗士,以快乐维权、快乐追求民主而名于世。故民主圈的朋友们也就“快乐”地称其为“...
2016年2月18日,新疆维权人士张海涛被乌鲁木齐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二罪并罚判处19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2万元人民币。张海涛的辩护律师说,他很坚强,坚称自己无罪。他已提出上诉。 【张海涛案情况通报】(说明:因本这几天很忙,再加之身体微恙未及时发布,特致歉!)2016年2月18日(星期四)上午在乌鲁木齐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看守所会见了张海涛。张海涛很坚强,他说:看守所的警察劝认罪,争取轻判,但他认为自己无罪。他说“我是无罪的,我始终会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要我转转告:对外面朋友们的关心和帮助,表示感谢! 一审判处张海涛:...
维权律师王全璋于7月10日“被失踪”,8月10日,李仲伟律师第三次到天津河西区看守所,和王全璋的妻儿一起寻找王全璋;在经过多番要求和争取后,终于得知王全璋已于8月4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个罪名刑事拘留,但却被拒绝会见王全璋。 王全璋律师被控涉嫌寻衅和煽颠 ——8月10日约见王全璋案办案人员碎记 王全璋,一个在北京执业的山东籍律师,多次跟我讲:做人权案件的律师,不能有任何不良嗜好,不能抽烟,不能喝酒,不能去娱乐场所。我虽认为有道理,但因抽烟没戒掉,表面上我还是不以为然,但他这话我记在心里了。 7.10后,王全璋失踪,为了找他,我曾两次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和河西看守所,但都无音信...
2015年6月10日,刘晓原律师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看守所先后会见了维权人士陈启棠(笔名:天理)和苏昌兰。这是陈启棠自去年11月25日被抓后第一次获准会见律师。刘晓原律师说,陈启棠还是那么乐观,坚持认为自己不涉嫌犯什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对南海分局立案侦办危害国家安全案件,向检察院写了控告信。苏昌兰身体仍然不好,患有多种疾病,但看守所以医疗条件有限为由不给她治疗。 晓原律師帖:2015年6月10日,我在佛山已呆了两天,今天下午三时,南海看守所才安排我在3号会见室会见了陈启棠。这是陈启棠自去年11月25日被抓后,第一次会见律师。 案件在侦查阶段时,我多次申请会见都不允许。陈启棠还是那么乐观,...
黄静怡(本名黄芳梅),维权人士,于2014年6月25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目前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黄静怡于5月17日在参加圣观法师在武汉香格里拉酒店举行的弘法会后被刑事拘留;圣观法师曾因1989年在西安组织民运活动入狱1年。

页面

订阅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