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国内维权人士发出联署呼吁书,谴责中国政府迫害曹顺利并致其死亡,并提出以下要求: 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带走直到去世的详细经过; 查明并向公众交代曹顺利女士具体死亡原因及准确时间; 追究参与迫害并导致曹顺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责任人之刑事责任; 就迫害曹顺利女士致死一事向全国民众公开道歉。 关于严厉谴责中国政府将曹顺利女士迫害致死的紧急联署 2014年3月14日下午4时许,著名维权人士曹顺利在北京309医院去世。 曹顺利女士于2013年9月14日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带走,在失踪近一个月后,...
维权人士 曹顺利 在被拘押6个月后,今天下午在北京309医院去世。她于去年9月被警方关押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其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身患多种疾病得不到治疗,今年2月病危被送进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后转入解放军309医院抢救。 曹顺利的弟弟 曹云立 告诉 中国人权 ,今天下午3点多,他接到医院苏主任的电话,说他姐姐病危,当他4点钟赶到医院时,他姐姐已经去世。 曹云立悲愤地说:“简直是惨不忍睹,我看了一眼后,都不敢再看了!你想象不到,他们(当局)对待人怎么这么狠!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把人折磨成这个样!关押时有病不给治疗,人瘦得皮包骨!” 曹顺利的律师 王宇 告诉 中国人权 ,...
北京维权人士刘晓芳告诉 中国人权 ,2月28日上午,曹顺利的弟弟曹云立接到解放军309医院电话,通知曹顺利病危。刘晓芳和曹云立随后赶到309医院,医院的苏大夫告诉他们,曹顺利的生命只能维持两三天,现在全靠药物和医疗仪器维持生命。苏大夫说,曹顺利的病状叫“恶液质”,各个器官极度衰竭,身体的右胯出现“褥疮”是病人长期卧床加上营养不良引起的。苏大夫强调说,病人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他们是在尽力抢救。 2月27日下午,曹云立告诉刘晓芳,检察院已经批好了“取保候审”,但不告知谁是担保人。2月20日,曹顺利在北京海淀区清河999医院急救室进行急救时,朝阳区看守所王所长通知曹云立,让他给他姐姐申请取保候审...
今天, 曹顺利 女士的律师王宇等人发起网络联署呼吁书(附后),强烈要求警方公布曹顺利的病况,并对此进行调查,追究责任者。 关于曹顺利事件呼吁书 2014年02月24日 我们对曹顺利女士因朝阳区看守所迟延治疗致使病情恶化表示极大的关注。 2013年9月14日,曹顺利女士在北京首都机场出入境处欲前往日内瓦参加人权培训时突然失踪。 在被北京警方秘密抓捕后,2013年10月22日,律师接手此案,消息才得以公布:曹顺利先是以涉嫌“非法集会罪”被刑事拘留,后罪名变更为“寻衅滋事罪”。 曹顺利女士是因为参与自2013年6月起开始的在外交部门前持续两个月的静坐活动而被秘密抓捕的。 外交部门前的这场活动,...
北京维权人士王玲告知 中国人权 :今日下午2点钟她与吴田丽等20多名维权人士前往解放军309医院探望曹顺利时,重症监护病房(ICU)的一个护士阻拦他们进入,说:“她( 曹顺利 )深度昏迷,不认识人,你们看了也不认识你们。” 随后,警察将他们带到西北旺派出所和青龙桥派出所关押,进行“口头传唤”。这些维权人士要求政府:还给我们一个健康的曹顺利,曹顺利是我们大家的。
中国人权 从消息来源处获知,自去年9月以来一直被羁押、身患多种疾病的北京维权人士 曹顺利 目前已被警方送到北京海淀区清河999医院急救室急救,晚上被转到解放军309医院。 与曹顺利一起维权的北京维权人士 刘晓芳 告诉 中国人权,今天 她去清河 999 医院看望曹顺利时,曹顺利嘴上带着呼吸机,几乎没有反应。 去年9月14日,曹顺利在北京机场准备登机前往日内瓦参加一个为非政府组织所举办的关于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培训会议时“被失踪”。她的失踪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联合国独立专家 和 欧盟外交事务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 就此发布紧急声明,敦促中国当局说明曹顺利的下落。10月21日,曹顺利被以涉嫌犯“...
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即将召开之际,杭州律师王成在网上发出呼吁联署要求本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即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公民“权利”主张书》。 “主张书”说,《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世界公认的最低人权标准,中国政府已经签署该公约多年,如国务院再继续拖延不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恐无颜面对世界各国政府,更无资格自称“人民政府”;立即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顺应世界潮流吸收现代政治文明、保障人权建设现代宪政民主国家,已成为全体国民的最核心价值共识,是化解社会矛盾的必由之路,当然也是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自然法定义务,绝不容再有任何拖延! “千万公民大联署”...
日前,215位上海维权人士联署公开请愿书,敦促联合国不要选中国成为由47个会员国组成的人权理事会成员。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各会员国将于11月12日举行这一 选举 。
在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审议中国履行《儿童权利公约》情况的第二天,中国代表团在回答委员提出的各种具体问题时,一再引用法律条文规定和统计数字,有时还举个人的例子加以说明。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的专家向中国提出的问题,涵盖许多领域,包括6000万农民工留守儿童的权利、少数民族儿童获得教育和宗教自由的渠道、互联网是否被用于传播《儿童权利公约》的信息,以及对儿童的虐待等。 中国代表团回答的内容包括: 关于农民工子女教育:中央政府已经在较发达地区投入了更多资源以促进公平教育,在这些地区,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已基本解决。 关于未成年人的宗教自由:中国从未限制未成年人的宗教自由;宗教信徒可以自由从事信仰活动,...
过去30年来,中国凭借其不断提升的经济与政治实力而崛起,并且雄心勃勃地推行软实力战略,加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所有这一切,使得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急剧扩大。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廉价商品和巨额投资几乎遍布全球每一个角落。除了国际商贸外,中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在许多领域有着广泛的双边和多边合作,如安全、军事、科技、文化和学术交流等。除了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外,中国还批准了几乎所有主要的国际人权条约,并在这一领域中日趋活跃,试图影响国际人权的实施和政策辩论。 许多发展中国家因受惠于中国广泛的发展及援助项目而信奉所谓“中国模式”的发展道路——即开放经济、管控政治。但是,...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