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窗口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吗?看样子是的,实质并非如此。科技只是结果,而不是真正的原初动因。首先得有思想,有基本的方向,其次得有制度与体系配合。产生力的基础来源,是创造性。而创造性,是思想决定的,又由制度来作为保证。
冯克利认为,现在中国不是有一种,而是有三种制度传统。“从秦到清末是皇权专制的传统,这其中只是皇权一直起作用,只是不同朝代有作用有强弱之分而已;从清末到民国,是中国人接触到了西方,有了建立新的政治的可能性,这是个近代传统;还有一个是传统是从延安开始,一直到今天。这三个传统现在在中国都起作用。”
迟至今日,西方人终于走出了经济决定论的误区。这固然让人略感欣慰,但是我又担心,西方会不会又落入另一个误区。现在不少西方人认为,既然中国并没有伴随经济发展而走向自由民主,可见西方的那套观念不适合于中国,可见普适价值并不普遍适用而只是西方价值。这就落入另一个认知误区了。
魏京生先生(网络照片) 近年来多有学者谈论大国崛起,或者文革复辟,但很少有人把这二者联系起来看。其实最近一百多年来的四次大国崛起,有三次和文革有牵连。这就是纳粹德国,文革和习近平。四次之中只有一次成功的,那就是美国。今天咱们就来看看四次崛起都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以便接受历史的经验和教训。 希特勒和毛泽东都从孔夫子那儿学到了这一条: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他们都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甚至是狂热的支持。老希和老毛的不同之处是,老希依托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老毛信奉农奴制的所谓社会主义经济。结果老希能够拥有打遍全世界的实力,而老毛只有喊遍全世界的能力。 为什么老毛没有老希的实力呢?这是因为农奴制太落后。...
这次修宪并不只是改变邓小平时期以来实行了近40年的一项政治制度,而是重新恢复了被辛亥革命废除的最高权力更迭规则。这一变化,对一年、两年政治影响并不明显,但对十年、二十年中国政治有很大影响,也许会有更长远的影响。
不少中国专家发出疑问:川普的备忘录究竟是谈判策略还是真要打一场贸易战?我认为,川普确实准备打一场很有针对性且讲究策略的对华贸易战,针对中国《中国制造2025》中确定的关键战略领域,目标是保护美国国家安全。这次贸易战开打,结果必是中国忍痛让美国剪点羊毛;但美国也休想完全达到目的。
重复毛氏集权专权霸权的习氏,无论学力、能力、威力皆不如毛氏,启用近臣、倿臣、弄臣类的亲信之江新军,能比毛的康生、陈伯达加周恩来、林彪这些老政客老党棍老军头吗?这重复毛氏集权霸权的老戏,能演成什么下场,还有多少悬念吗?
一边吹嘘一部纪录片如何“震撼人心”,同时不许在网上出现对这部影片持有任何不同意见的声音,一边又下发“红头文件”强迫“企事业单位”要集体购票观看,天底下竟然有这种国家这样的政府,这不是“厉害了,我的国”,而是“厉害了,我的专制政府”,“厉害了,我的国王大人”。
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中的变革是一种选择。当然,这种选择不是在真空中进行的。骨子里对自由的热爱,使美国人哪怕在最坏的情况下都没有丧失最后的清醒。罗斯福倾向穷人的新政,为各阶层的焦虑提供了不同的出口,利益关系新的均衡的形成,社会矛盾的逐步缓解,政权基础的稳固,使得法西斯主义和各种极端思想的市场大为缩小。
中国的历史有辉煌的篇章,但也的确有许多血腥的页码。近代以来中国长期国弱民穷,人们怨天尤人,难免怨及祖宗,对此予以纠正是完全必要的。但是现在我们不能倒到另一极端:因为日子稍微好过了些,就小富即狂,把历史说得花团锦簇。

页面

订阅 国际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