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刘晓波对于中国的贡献主要在于寻求一个解决中国暴力循环的和平道路。这正是他从六四这一教训中得出的反省。苏晓康认为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是他代表那些死在广场上的人向国际社会,也向中共说:政治不是杀人,政治要讲道理。这就是刘晓波的最大遗产。
今年6月1日,我前往一个饭店与刘霞秘密见面。我感到她当时处于严重的恐惧与焦虑当中。她的焦虑是对于中国政府是否会允许她自由出国旅行休养心中没底。更让我担心的是,她好像不时被一种强烈的恐惧感袭击。她会搂住我的脖子,低声说她不能回答我的一些问题。这让我想起2012年12月28日我们推开保安冲到她家里看望她时的那种惊恐和焦虑。
朱学勤做的“四十年和二手时间”的学术讲座,提供了关于时间政治学的一个独特分析框架,将二手时间定位于新的统治者只能在前任统治者的时间里运行,不敢或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手时间。以时间政治学的标准来判断,邓的改革开创了属于他自己的一手时间,但改革在1989年便已终止。江湖时代只能算是邓时代的二手时间。至于当下,那是毛的二手时间。
中国内外政治形势恶化的速度,大大超出了习近平的预判,北京出现了自六四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局,迫使习近平得出了痛苦的结论:拖下去会更加危险。特朗普和美国强硬派认为,美国绝不允许中国实现取代美国地位的野心,为此,不惜让坚持这一野心的任何领导人,包括习近平,在中共的内部权力斗争中失利。
近平上台已经数年,并没有显示出他有足够的能力理解这个体制的深层问题,当然更深层的问题是,他从根本上抵制分权自治和法治的价值,这就令他沉迷于自己的「中国梦」中难以自拔。特朗普的贸易战可能让他从不切实际的梦中醒过来,但并不等于他和中国的当权者就因此有能力改革。
这场以贸易战为前哨战的美、中之间的全面对抗,从根本上来说是习近平改变邓小平内外政策的必然结果。面对美中贸易战和背后的全面对峙,无论是战还是和,对习近平都是难题,因为他的周围几乎全部是期待他犯错误和追究他领导责任的政治敌人。
中国退伍军人的维权运动,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走到今天镇江事件这样的全国动员的程度,如果军队系统内有人对习近平的整肃不满,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进行“政治局内人”的介入。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并开始出现扩散效应,中国的政治局势将很快进入新的阶段。
他最大的问题不是他想要做什么,而是他存在非常严重的认知障碍。由于他掌握了巨大的权力,由于中国存在着全面的、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再加上中国政治文化和政治体制本身的严重缺陷,他的认知障碍,正在急剧地增加中国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大革命风险。
现在习主席「称帝」,在皇帝面前,特首成了奴才。俗语也说「伴君如伴虎」,林郑「半途出家」,亦有曾荫权的前车之鉴,既已选了投诚,相信这位四代特首,只能是一个诚惶诚恐的奴才。由董建华,曾荫权,梁振英至林郑月娥,每下愈况,令人更觉得普选特首的急切性。
全球化逆转的过程正在发生中。这是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最重要的变化。这个逆转最表面的象征,就是联合国在处理国际事务中几乎处于完全无效的状态。尽管从长时段来看,全球化也许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但阶段性的逆转则是完全可能的。

页面

订阅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