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十八大前中国政局观察(八)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今年是中国的龙年,民间传统认为龙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对执政的共产党来说果然如此。王立军一脚迈进美国领馆后,在北京政坛引起轩然大波,本来有望在十八大进入常委的薄熙来一夜之间沦为阶下囚。当局为如何处理薄的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党内高层内斗激烈,陷入六四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中。
在沉寂了近一个月后,胡温当局终于出手,宣布薄熙来“涉嫌严重违纪”,停止其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的职务,立案审查。十八大前中共党内高层上演的这出权斗大戏暂时告一段落。这些天来,北京政局波诡云谲,各种谣传纷起,不仅老百姓议论纷纷,而且具有不同背景的官方媒体也搅进来,释放不同信息,互相抵牾,舆论几近失控。对此,凡是经历过文革的,很自然会联想起“四人帮”垮台前一年那个夏天的情形。 造成流言满天飞的原因,恰恰是由于当局处理薄熙来问题黑箱作业,迟迟作不出决定来。难产的原因在于薄的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不仅牵涉十八大前太子党与团派之间的权力博弈,而且涉及党内意识形态之争,如何评价薄主导的“重庆模式”...
“两会”刚刚结束,北京政坛就传出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的消息。尽管官方报道的用词很谨慎,用的是“不再兼任”,而不是“撤职”,而且还称为“同志”,但可以说薄已经出局,那个空头政治局委员的顶戴何时被摘除,恐怕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曾几何时,薄权倾一方,炙手可热,现在却落得有家归不得的境地,被留在北京监视居住,成为刑诉法第73条的头一个牺牲品,这不能不让人感叹历史的捉弄。 胡温对薄熙来亮剑,从日前温家宝在“两会”记者会上的说法已可看出端倪。他在回答王立军事件时,专门讲了一段话,提到否定文革的历史决议和三中全会确立改革开放的路线,隐指薄违背党的路线方针,另搞一套。对党的高级干部来说,...
中国的“两会”早已失去参政议政的功能,沦为当局的橡皮图章。不仅如此,近年来“两会”与时俱进,已经不仅限于“人大代表举举手,政协代表拍拍手”,而是成为一场奢华的政治版“春晚”,任由富豪炫富。今年则更甚,代表们轻裘宝马,浑身珠光宝气,手上戴着24万元的手表,腰上系着价值万金的腰带。这与普通民众日益艰难的生活现状形成强烈反差,引起民间舆论的强烈抨击。 当局一面号召民众学雷锋,另一面却放纵奢靡之风,是在自打耳光。不过,当局这样做实有不得已的苦衷:一是营造太平盛世景象,掩盖已经逼近全面爆发的社会危机;二是转移民众视线,缓和王立军事件对政局的冲击,稳住十八大的阵脚。为此,官方新闻发言人有意放烟幕弹:...
习近平访美前夕,后院起火,爆出惊天事件。“打黑英雄” 和操刀手、重庆市原公安局长王立军日前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 “滞留一天”。这不啻是一枚重磅炸弹,给北京政坛造成很大冲击,问鼎下一届中央常委的热门人物薄熙来首当其冲,打乱了十八大原有的人事布局。而且官场内斗的丑闻演成国际事件,使当局大失颜面。这正应了那句 “天下未乱蜀先乱” 的老话。 薄熙来是中共太子党的一员大将、坐镇重庆的一方诸侯。与中共官场的传统不同,他虽被外放西南,但不甘寂寞,把 “唱红打黑” 作为搏取上位的敲门砖,创造了“重庆模式”(唱红、打黑、民生工程),搞得风生水起,赢得国内左派一片喝彩。但他求官心切,违反了中共官场的潜规则,...
我想说的主要有两点,这是根据我自己在管理一个环境政策智库和我在与大陆的决策者和政府官员——既有在北京中央当局的,也有地方当局的——一起工作中所学到的经验来说的。
刘晓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2005年10月19日,中共国务院新闻办於发布了《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尽管这是中共掌权后发表的第一份关於民主建设的白皮书,但除了白皮书的公布本身之外,其内容毫无新意。 白皮书的核心内容是关於“国情论”、“党权论”和“中共英明论”的论证。
刘晓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改革,由於中共在政治上的权力自私,也由於民间力量的分散,短期内还看不到足以任何改朝换代的政治力量,官权内部看不到戈尔巴乔夫或蒋经国式的开明力量,民间社会也无法聚积起足以抗衡官权的政治力量。所以,中国向现代自由社会的转型过程,必然是渐进的曲折的,时间的漫长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时间估计。 同时,相对於中共政权的强势而言,民间社会仍然弱势,民间勇气不够及其心智还很不成熟,民间社会还处在最初的发育过程之中,因而也无法在短期内培育出足以替代中共政权的政治力量。在此情况下,中国政治体制及其现政权的改变,任何急功近利的计划、纲领乃至行动,...
刘晓波 2007 [English / 英文] 震惊海内外的山西黑窑奴工案,从曝光之初到现在已经将近两个月了。但是,与海内外要求深层问责的滔滔舆论相比,也与从中央到地方的一系列批示、派员、道歉、数万警力的地毯式排查相比,更与山西官权“十天内解救所有奴工”的军令状相对照,山西黑窑奴工案的收场就显得过於敷衍了事。现在,广泛存在、长达十多年的黑窑奴工现象,已经被缩小为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一家黑窑;被送上审判台的罪犯不过是寥寥几人,起诉罪名也缩小为非法拘禁、强迫职工劳动、故意伤害等三项罪名,而非法使用童工、拐骗绑架和虐待儿童等罪名不见了。宣判结果:砖窑监工赵延兵被判死刑,...
2008年12月9日 一、前言 今年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页面

订阅 政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