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习近平和特朗普都选择更多等待或忍耐的策略。未来两年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看习近平能不能不仅稳住经济,而且在地方和基层治理上有明显改善,恰恰是习近平治国无能,将不仅给美中关系的未来,而且给世界的未来带来最大威胁。
今日中国,从国家到地方,各级信访、司法审判与政府部门,不仅权力霸道、傲慢、冷血,且利益勾兑,一再违法侵权,欺诈性应对民众诉求。政府不依法行政;法院不依法审判;上访多被欺骗;民众无处伸冤。千人公民起诉当事人向各位代表发出呼吁,请摒弃歌功颂德陋习,履行代表职责,质询公权执掌者“最大腐败”谁负责?
这种“宁左勿右”的思想之所以能泛滥,因为党的领导就觉得“左比右好”。左是方法问题,右是立场问题。范元甄的性格有个人因素,又是制度的产物。某种制度塑造出某种社会性格的人,这种社会性格的人又成为该制度的维护者,终于被体制抛弃。归根结底,范元甄也是一个制度的牺牲者。
集权政治的错误判断在于,它总是低估人类的自然天性,低估人类追求自由和真诚信念的精神。利用国家机器实行“红色专制”的恐肺气氛和丧失自我的秘密警察体系违反人性。让民众们记得我们所有的人都曾经生活在惊弓之鸟的环境中,要让每一个人有尊严地生活,就不能无视体制魔力下的罪恶。
张先痴在逆境中愈挫愈奋,战斗不息,奋笔疾书,以顽强的意志和惊人的毅力完成了他长篇巨著“格拉古三部曲”:《格拉古轶事》、《格拉古实录》、《格拉古梦魇》,是研究中国大陆1949年后中共当局对民众进行政治迫实况,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
习近平的希望是什么呢?一个是川普缺乏政治经验,以个人感情处理国家大事。中共也看出了川普总统更深层次的弱点,川普想要青史留名。习近平的后手包括撕毁协议,毁坏川普和民主政治的名誉。这样既打击了川普,又破坏了中国人民追求民主的信心,一举两得。
当局拿不出说服他们的像样理由,手里没有一面人们心悦诚服、甘愿舍身追随的旗帜。这类旗帜如今在李锐及其同道手里。公开打压他们,理不直,气不壮,不仅得不到同情和支持,反而会大失人心。更难办的是,李锐这样的离休老干部不求升迁,不怕处分,对党政体制内的利益无所求,对体制内的威胁亦无所惧。李锐先生及其同道的存在,实为中国之幸。
中国大陆民众怀念毛泽东,是个“愚民现象”。一个国家的愚昧民众一旦占绝大多数时,对于推动民主进程是个很大障碍。今天已非毛时代,今日已是高科技时代,互联网的出现已经彻底打破往昔的封闭局面,专制再想玩毛那一手已经不灵了,毛左现象只是一种回光返照,成不了正能量,迟早会作鸟散,愚民现象不会长久的。
与所有的恶搞一样,“列宁是蘑菇”只是一个玩笑。一旦专制社会开放起来,对习惯于思想统治和灌输的民众来说,即便自由来了,那些一辈子生活在红色神话中,或是正在接受其教育的人们,已经准备好运用自己的自由了吗?如果没有,自由会给他们带来一个比神话更好的现实世界吗?
外在自由是上苍给予内心自由者的礼物。换言之,一个多数成员不甚热爱自由的民族,不太可能获得权利与自由。具体到言论自由,热爱自由言论与自由写作的民族更可能获得它。自由写作的群体在缓缓成长中,至少不会灭绝。人还在心不死。"发生"些什么的概率便会增长。它不是必然,却以更大的概率孕育着某种偶然。

页面

订阅 政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