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父亲是作为一个有独立见解的、有骨气的知识分子而成名的。他在共产党里实在是太个色了。20多年的整治,楞没改了他的秉性。我从心里告诉你,我庆幸有这样一个父亲,我庆幸有过这个父亲带给我的那一切,无论是苦难、幸福,那都是无人可与我相比的财富。
赵紫阳《改革历程》的成功出版,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麦克法夸尔教授的序言,但对这位教授来说,这只是他本已光辉夺目的职业生涯的一个注脚而已。麦克法夸尔教授是一位卓尔不群的人物,他身后留下的雍容大度和优雅的光芒将继续照耀那些认识他的人道路,他的智慧是中国人和全世界人的永远遗产。
从晓辉的遭际可以看出——他那么天才,又那么自律、有毅力,内在地已经为未来的冲刺做好了准备,却被中途驱离了赛场——我们的时代并没有为容纳这样一个人做好准备。我们哀悼他,不仅有私人的情感,也是为这样一种没有实现的可能性而扼腕。安息了,晓辉,从此不再漂泊了。愿你在另一个世界,有书、有音乐、有电影、有亲人陪伴。
2018年,国际局势动荡不宁,是冷战以后国际关系史上具有重大转型意义的一年。影响最大的国际事件是,“彭斯发表新冷战宣言,中美关系进入新拐点”。它是冷战以后国际关系史最大的变化,不仅深刻影响到中美两国的未来,而且将决定新的国际秩序、体系和规则形成的方向与走势。
中国的第三波义和拳运动中,不同于自由城邦、自由精神的欧洲爱国主义传统或者托克维尔式的、基于地方民主参与的美国爱国主义,中国的这些顶着“爱国主义”光环的运动充满排外、种族主义、崇拜强权和极端主义的民粹情绪,“爱国主义”已经被歧义化、污名化,并且培养出了新一代的拜物教义和“拳民”。
今天批判白左的中国人(或者华人)看到西方文明要从内部被政治正确摧毁时会痛心疾首,这是因为他们对西方产生了同为优等文明的代入感和责任感。把政治立场和特定的种族身份相联系,构建单一种族国家的概念取代多元族群的民族国家,这就是白左一词的产生和流行的理念基础。
孟晚舟可能是帮了习近平天大的忙。因为美国试图引渡孟晚舟的所谓「华为事件」,为习近平提供了一个天赐良机,不仅立即转移了对习不得不向特朗普服软的舆论关注,而且还让他能够玩一把21世纪的义和团运动,把国内敢借贸易战失利说事或挑战习近平权威的人,都打成「汉奸」。
零八宪章的基本主张,基本理念,无论是从当时还是现在,你只要用起码的理性去审视它,应该说它是完全站得住脚的。而且我个人认为今后的中国,也唯有按照零八宪章支持的方向走,中国才真正有出路,中国才能真正在世界上站得住脚。
《“美国梦”焕发在中国》一文,无视中美两国社会政治制度及开放程度的极大差别,将中国昙花一现的二十余年向上流动,与美国长期向上流动过程中短暂出现的流动性下降比较,这种取其一点——少数人致富速度的比较,既失之于偏颇,得出的结论也近于谬误,无异于痴人解梦。
所谓的艺术归艺术,政治归政治这样的说法,就更不能登大雅之堂了。问题在于,最经常让政治介入艺术的,难道不是中国共产党吗?艺术要为政治服务,这可是中共文艺政策的核心主张。当大家把傅榆讲话风波上升到统独议题并为此面红耳赤的时候,我要提醒大家一句,更重要的,是言论自由的问题。

页面

订阅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