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

值此八面来风时节,欲令天下无声,惟剩诺诺,何其愚妄,何其滑稽。毕竟,身役教书匠,如八十多年前适之先生所言:“哪有先生不说话?!”而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摆脱孤立的私性状态,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
日本和中国的比较说明,要获得后发优势,一定要先做个学习成功制度的好学生,在考试未及格前,一个坏学生是没有资格讲“制度创新”的。这种短期的成功,可能又是“对后起者的诅咒”。它可能用技术模仿代替制度改革,产生很高的长期代价。
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已经对中国采取新的政策。美国向中国伸出了我们的手。我们希望,北京很快会以行动而不是言词作为回应,重新尊重美国。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建立在公平、对等和尊重我们主权的基础上之前,我们不会让步。
“彭斯主义”的诞生体现了美国主流社会对中共认识的一个飞跃。当前正在全面展开的美国对中国的贸易反制,实际上是这个总体对策的一部分。在这样一个理论和制度环境下理解美中之间的这样一场贸易对峙,对理解这场所谓“贸易战”的本质和前景无疑具有重大帮助。
中国改革开放在习近平治下进少退多。在政治领域,改革早已死亡,甚至退回到改革以前。在经济领域,国进民退正在吞噬改革的成果。在思想领域,意识形态全面左转已严重窒息了整个社会。
特朗普不仅对美国来说是最具争议的总统,对中国,特别是对中国文化精英来说,也成为最具争议的美国总统。左右之争是现代政治演进的主要动力机制。特朗普对美国政治文化的一些宝贵传统,特别是尊重真相、尊重对手人格的传统,带来了颠覆性的威胁,令人深感失望。
目前香港的民主派阵营最需要的是一个凝聚社会共识的政治纲领,也需要一个清晰的应对北京顽固派的有效策略。群众运动必然会呈现高潮和低谷交替的现象,但是如何推动民主高潮的再次出现并且通过民众的参与来巩固民主诉求的成果,则是当前香港民主派应该解决的课题。
中国包括中共内部反习势力的一大愿望,就是特朗普对中国的打击能加速习近平下台。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主观上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反对特朗普的美国主流政治势力,都不认为把习近平搞下台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在这个前提下,习近平的应对美国的首选策略与接替特朗普的美国领导人很可能是相同的,那就是建立一种近似冷战的格局,也就是一种有秩序、有规则的对抗格局。
八月底修订的纪律处分条例一经出台就遭到了党内外包括国内外舆论的广泛质疑,此举也被认为是继宪法修订后习近平向集权、独裁、终身制又迈出了一大步。对习近平来说,核心地位也有了,宪法也改了,太子也不立了,可还要通过条例的修订来强迫全党认他做皇帝;不想着如何改善民生、做实事来树立威望,却想着一层一层捆绑党员,到头来必是物极必反。
不要再无节制地刺激中国人的梦想了,也不要妄称“中国崛起”,那会把中国变成一个疯子。中国经济进入世界前二位其实只是一个幻象,中国经济的实际质量很低,充其量只是世界金融的试验场,有一天浮云散去,你会发现留在中国大地的只是经济的废墟。

页面

订阅 政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