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良心犯

“6月27日,我收到来自晓波的一条语音:‘这么长时间都没见了,不用担心我,我这是铁蛋坯子,这么多事儿都经过了,这点事儿不算事儿,我一定好好的,坚持到底,为刘霞……’说到‘为刘霞’三个字,他忽然哽咽,说不下去。”
刘晓波去世,唯一的后果是,08宪章将成为中国全民共识。刘晓波永远与08宪章不可分离,08宪章将成为有四千年文字记载历史的、伟大的中华民族走向民主中国、走向自由、法治、富强、文明的指路明灯。
今天,我们看着唯一死在“罪犯”之名的诺贝尔获得者,死在警察盯着的医院囚室。这种全球直播方式的处死,远远超出纳粹的罪恶底线。中国共产党成功展示它可以在全世界面前慢慢地杀掉一个手无寸铁的文人。同时,全球的政客们正在和凶手合影欢宴。
人一生能结识的人,数算不清;有些人擦肩、点头而已,有些人浅如过手之水,有些人相交如食甘饴,令你终身难忘。刘晓波就是一位在每次的交往都会给你带来心灵震撼的人,而且更能让你思想反刍得益。
这是一个讲实惠讲回报的现实社会,人们都在为适应社会不断改变自己的角色和情操时,陈云飞朝思暮想的,却是驯良出位的公权力,以舍己之精神来改变社会,让公义的阳光普照中国,这注定了他打破脑壳往前冲的激越和悲壮。虽说少了儿女情长,但多了壮哉人生!
即使终于熬过了大自然的寒冬,等来了万物开始复苏的春天,但政治的寒冬仍令我们感到彻骨的寒冷。3月14日--又到了这个令人魂伤的日子!不知还有多少人在纪念她--2014年3月14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人权活动家曹顺利,直到她溘然长逝的那一刻,她都没能获得自由!
“709”案被捕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前往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的罪名,一位检察官在询问起诉科后告知:还是“颠覆国家政权”。王峭岭要求看起诉书,但因王峭岭没有在登记表上一次性填上此要求而被警官认为“折腾”他。王峭岭质问:本来是一个电话就可以告知罪名,却让她无数次跑到天津来问,这是不是折腾? 李和平律师于2016年1月8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程检察官是恶人吗? 我很想知道李和平的罪名是什么,所以,今天下午,我和李文足又去了天津二分检。 在709案的接待处——控申中心,我准备的身份证、结婚证后全无用处,检察官们一见我就说:王峭岭填个表(登记表,每次必填)。我在登记表上填写:...
自2014年一直遭羁押的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告诉律师,她在看守所因取用纯净水加盐洗手脚和身上的湿疹溃烂处而被管教禁止和教训,管教声称要将此事向审判法院书面反应,作为苏昌兰案件量刑的参考;看守所不给热水喝,并从11月下旬开始取消了每天上下午各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为抗议案件久拖不判和司法迫害,苏昌兰决定进行定期绝食。 苏昌兰于2014年10月27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其案于2016年4月21日在佛山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至今未被宣判。 魁明律师会见苏昌兰的情况 苏昌兰煽颠罪案消息:12.8上午律师会见了苏昌兰。对于近况,苏说到: 10.18日,苏昌兰从医院出来后,...
彭明的家人的善良愿望并未能让彭明能够活着回家。58岁的彭明在狱中失去了生命,这对于中国的良心犯来说,他并不是第一个,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如果中国的人权状况持续恶化,如果各界不能从彭明之死中加大对狱中良心犯的关注力度,那么,狱中的良心犯们极有可能还会重复彭明的命运!
黑龙江失地农民维权代表杨春林在服满刑期后,今日从香兰监狱获释。他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5年,出狱后仍面临被剥夺政治权利两年。他由家人接出监狱。

页面

订阅 良心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