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1911年10月30日,武昌起义20天后,清廷一天之内连下四道上谕,做出大幅度让步、妥协,企望渐成燎原之势的“乱事”能因此迅速平息。一天之内,连发如此四谕,且让步妥协之大,出人意外,足见清廷心情之急迫。正如严复所说,"所有这些都太迟了",未起任何作用。
明朝皇帝为了维护它的既得利益,设置了锦衣卫,东厂西厂、内行厂。这些机构,就是皇权“绞肉机”的运转系统。“绞肉机”在运转的过程中,不仅不停地制造着冤假错案,让无数人死于非命,而且其维持运转的成本也在不断增加。但它又不得不加大成本维持运转,否则皇权寿命就会终止,最终吞噬掉皇权本身。
中共专制的政治结构、在意识形态及靣临开放的网络信息时代,有太多难以克服的矛盾,难以自抜自解:第一个死结:打江山、坐江山、亡江山;第二,政权缺乏合法性的致命难解;第三是非制度性接班人难题;第四是坚持人治拒绝法治。
如今中共政权的党史权威杂志刊登的权威党史工作者的文章中故意对外彰显习仲勋在那场反右斗争中所起到的“关键”和实在可以称得上是“非凡”的作用,让笔者怎么想怎么都觉得这是习近平下手的御用文人们又在为习近平所谓“没有毛主席,那会有今天的我”提供更充实的“事实根据”。
毛泽东的“人民公社”社员和旧西藏的农牧民,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农奴?名曰公社书记、大队书记和生产队长的人就是地地道道的农奴主,而毛泽东则是最大的奴隶主。万里同志是有这个意识的,他曾对随行人员说过:人民公社是集中营,公社社员是农奴。不过他没敢在公开的场合和报告中这么说,因为这是给党抹黑。
新疆对于中国的战略重要性,与西藏相似。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是中国面积最大的省级单位,覆盖着中国领土的1/6;能被中国当作基地去影响周边邻国。新疆也像西藏一样有经济价值,既有油气资源,也能作为通道从哈萨克斯坦输入能源。它还是中国核子武器和导弹试验的场所。
中国在近代历史上,只要不向前走,就只好选择国粹。每到危机关头,总是进退失据。不是怂的像滩泥,就是硬得像根棍,只不过是根泥巴棍,结局是被打碎。少数的明白人,还总也得不到好,弄得不好,不是像郭嵩焘那样被弃用,就是像袁昶和许景澄那样丢了脑袋。中国的事儿,两个字:难办。
在历史的重要转折关头,我们似乎总是错误地选择了那条遍布荆棘、注定充满苦难的路。对清王朝来说,辛亥革命原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是它的颟顸、无知与贪婪一步步将自己推上了断头台。百年来的时局动荡、血流漂杵,为中国人的悲剧性命运增添了又一个沉重的注脚。
余英时从没有乡愁,到晚年常说一句话:“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那丛林中的余府,后来竟门庭若市,访客络绎不绝,无论天涯海角,名士布衣;大陆从政府到学界,常常有各层级的人物希望造访余府,其间自然少不了安徽乃至故乡潜山的“父母官”们,竭尽全力邀请他衣锦还乡,却从未如愿。
同希特勒的种族灭绝和屠杀一样,列宁所发明的理论和后来付诸的实施,从肉体上消灭了俄国老一代知识阶层、农民、贵族,以及宗教僧侣、资产者和哥萨克阶层。重新追究列宁的反人类罪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只有把他的一项又一项的反人类罪调查清楚、曝光出来,我们的后世才有可能真正了解共产主义是什么,对人类造成了多大的祸害。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