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历史钩沉

中国在印尼失败得很彻底。1962-1965年之间中国拉拢发展中国家以推动“革命”的政策,也同样失败了。历史的教训是,中共的意识输出祸害了海外华人。在今日,如果海外华人继续被中共利用,不仅会导致印尼再次排华,也会导致将来的全球各国都排斥华人。
以明朝而论,拖延百年的平反很少见,只有开国祖宗办错的几件大案。历代皇帝驾崩之后的平反和清算却如同常规。在这个意义上,“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确实不错。不过,明朝历届皇帝的平均执政时间只有16.2年,假定执政前期和后期制造的冤案同样多,冤案的平均持续时间约为8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苏共与毛三十年的对抗,以其强大的物质力量和迎合世界潮流的意识形态,抵御了毛欲称霸世界的狂妄,引领共产阵营浴火重生,走上民主之路。毛的神主牌虽然还在北京支撑着那个罪孽深重的政权,但是,苏共战后的道路,给中国未来提供了一个选项,那就是令毛至死不安的共产体制的和平演变。
我对小凯抱有终生遗憾。小凯跟我说过,有什么办法把《牛鬼蛇神录》出一个大陆版。从那以后十几年,我大概接触了十几家出版社,这里也有出版社的朋友,拿过去看了复印稿都说好,三下两下最后都回来了——不敢出。所以一直到现在,小凯最重要的这本经济学之外的著作在中国大陆没有发布,我觉得很对不起小凯。
五四刚好爆发在俄国十月革命之後,一定程度也可以说,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的所谓礼物之一。这种群众暴力、群众运动、群众政治,恰是俄国十月革命的法宝。可以肯定地说,没有群众暴力、群众运动、群众政治,就没有苏俄政权,群众暴力、群众运动、群众政治是苏俄政权的助产婆。
义和团运动带有鲜明的反科学、反理性的反智主义倾向,它与中国历朝历代农民起义主张反智的精神传统一脉相承,在本质上反映了晚清保守派阶层的诉求,是保守派贵族伪装民意、煽动民愤、蛊惑民心、挑动民粹的结果。使得求真务实的现代科学在中国的传播受到巨大挫折,并点燃了“民粹民族主义”的烈焰,使其燃烧至今。
时代不同了,在最伟大领袖去世四十一年后,次伟大领袖去世二十年后,我们用苹果手机,用别有用心的人开发的梯子,翻到墙外去听美国之音。昨天是9月9日,既然自己写发不出来,就去墙外看了看别人在四十多年后怎么看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在没有现代政治文明建立之前,百姓的命运只能掌握在伟大的手中。
义和团、红卫兵、爱国贼是中国百年来名为“爱国”、实为祸国的三大怪胎,而且不仅祸国,还祸害国际准则、祸害人类文明。义和团与红卫兵已经被当时的政府抛弃,当代社会也大体知道了他们是什么货色。但爱国贼,人们现在还没有充分认识到他们的本质与危害。
在中共专制下的中国,有一个群体:他们遭受迫害的时间最早,受迫害所持续的时间最长,受害的人数最多,程度最深;至今没有得到平反,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他们的苦难也被遗忘得最彻底。——这个群体就是地主和富农。
王实味遇难80年后的今天,即或王实味已获得平反,但中国的文字狱并没有消失,以言治罪在中国仍大行其道,习近平上台后更是变本加厉。王实味式的悲剧还在进行中。

页面

订阅 历史钩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