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709反人类罪暴行是既已发生且仍在发生着的历史,它给我们造成了人性的伤痛,也正造成着人类名声永不可弥复的损害。但关于它的历史铭刻上,英雄们的名字,以及英雄们血性担当的壮丽将永久熠熠生辉。
这是一个讲实惠讲回报的现实社会,人们都在为适应社会不断改变自己的角色和情操时,陈云飞朝思暮想的,却是驯良出位的公权力,以舍己之精神来改变社会,让公义的阳光普照中国,这注定了他打破脑壳往前冲的激越和悲壮。虽说少了儿女情长,但多了壮哉人生!
王全璋律师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近两年,音讯全无,特以此曲表达对王全璋律师的关注及对中共的谴责。
十年来,志永一直站在最前面守护良知;身体力行维护公民权利;传播「自由、公义、爱」;倡导「新公民运动」。我要告诉公民朋友的是:关押公民许志永的实质,是当局已经剥下所有面具,公然对文明与良知宣战——不是有希望我们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才有希望。
他不需要世人的赞美,不需要历史的铭记,活着的意义,仅在于看到道遍施于地,看到一个民主、自由、法治、公义、有爱的中国。在这片纷乱野蛮的大地上,许志永的存在,彰显了一种独到的、无可替代的价值。
信访的存在不过是中共延续、巩固其合法性的手段之一,它并不能解决民众权利普遍遭到侵害,它不是解决国家与社会冲突的良制,而是削弱法治、激化矛盾的劣制,只有建立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法治民主国家,废除重人治反法治的信访制度,才能根治截访恶政,还权于民,实现社会公平与正义。
在逼迁的问题上,源头是北京国保,他们有维稳的任务,然后分派指挥辖区派出所民警执行。片警和村里说,村里给房东压力,以各种借口逼迁。
你若再次判刑入狱,就把它看作命运又加冕给你的一顶荆冠吧。你一定比我参悟得更深更透。思想战士的沙场,很多时候都在监狱,重量级的曼德拉、哈维尔们,不断佐证着监狱的“功德”。
如特别报告员所强调的,江天勇是从事那种工作的核心人物,这有助于稳定,而不是与维稳相冲突(第75段)。成员国必须要求释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维权工作而遭受惩罚的人,抵制将合法行使受中国和国际法保护的权利定罪的行径。国家主权不能被合法地用来攻击联合国专家的独立性,及破坏既定的实况调查团的职权。
江天勇的妻子惊闻江天勇解聘两位辩护律师的声明,不相信这是江天勇的真实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届满之时签署解聘辩护律师的声明,是酷刑之下的产物,并特此声明:家属有权聘请律师,非见到其本人确认,解聘声明无效;两位律师受家属委托,继续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释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及陪同她与谢阳的辩护律师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后,于11月21日晚在上火车准备回京时失联的;12月17日中国媒体报道称,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证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关于江天勇被胁迫辞去辩护律师的严正声明...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