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为了回报黄琦的“滴水之恩”,这次旅游来到成都,我去探望黄琦和黄妈妈。见不到黄妈妈,更见不到黄琦,连存点钱以水分子之情回报他的大恩我都做不到。。。我只能祈求上帝保守黄琦赐福与他。
甄江华是一个低调实干的人权工作者,非常清楚地知道一切行为的后果,他的日常生活是为坐牢做准备。他待己严苛,健身,素食,简从,黑衣。今天的中国,也有在黑暗中默默努力,希望促进社会进步的青年人们。他们是这片土地的光亮,他们的名字,是值得被记住、被歌颂的名字。
中共抓捕“新余三君子”之时,正是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打压“新公民运动”、剿杀公民社会之际。此后,中共一步步将中国大陆的各种反抗力量消灭于无形,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到几近窒息。然而,谁又能否认,即使在最严酷的寒冬,仍会有顽强的生命在孕育和成长!
当局的目的,迫使我屈从淫威而放弃民主信仰。我的信念是: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在所谓法治中国,普遍存在的政治迫害、人权灾难,都被以“寻衅滋事”等刑事罪名掩盖。政治迫害刑事化,造成的最大恶果是:绝大多数不知情的中国人,会认为是罪有应得。
2019年9月2日 程渊的姐姐程晓娟 在推特上贴出程渊哥哥程浩写的 《第二次传唤记》 ,讲述他因程渊一案再次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传唤的经过。8月29日晚警察拿着空白传唤证传唤程浩,经程浩质问后,警察在“被传唤人”栏填上程浩的名字,但传唤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传唤 ,警方讯问内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发帖为程渊呼吁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传唤事由和依据,但警方拒绝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绝进食一天,双方僵持超过20小时,最后程浩被警察抬出讯问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传唤证,被警察拒绝。 程渊 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向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家安全厅提出控告,要求检察机关: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终止对控告人的刑事侦查并撤销刑事立案;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撤销对控告人的刑事强制措施;立即归还控告人被扣押的证件、驾照、银行卡、手机、电脑等物品;依法追究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采用粗暴对待、威胁的方式讯问、连续长时间审讯控告人的法律责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渊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头套、手铐,被强制带到街道办事处一直审讯到次日凌晨3时左右。其间,国安威胁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这几天以来房东一次又一次骚扰威胁,我可以跟警察争辨,因为他说他是公仆,但我就不能跟房东争辨,因为房东也是被逼而为。我85岁的老母亲被惊吓恐惧,她偷偷地流泪我更是心痛。我从明天起送母亲到亲友处照顾一段时间,我也外出旅游一段时间,全国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被逼迫,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也就这个样。
中国公民社会一直处于中国共产党的全面控制下,民间的抗争也会比以前更加艰难。中国的抗争者面临极大困难,所以他们尤其需要国际社会的关注跟支持,否则的话,中国政治专制只会越来越强,中国也会越来越变成对全球自由民主的威胁。
千方百计地挤压和消灭意识形态的中间地带是现代历史上所有极权制度的一个共同特点。这个体制的本质特征是“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她绝对不能容忍任何反对一党专制、主张思想自由、反对神话领袖的主张。习近平正在重复这套政治把戏。
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发推说,近几日,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公安局国保对江天勇一家的监控骚扰突然升级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亲赶集回村路上,受到国保骚扰,一名国保当众威胁说:“你晚上出来时我们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亲去扫墓时,国保的车突然冲到其电动三轮车前面,致使73岁的江父连车带人摔倒在路边的田坎子里。 江天勇律师因代理过许多人权案件而遭当局打压,并于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狱;在监狱门口即被国保带走失踪,江天勇绝食抗争,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严密监控、限制人身自由。...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