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维权人士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抓捕律师王全璋的案子,今年7月先是被扣留律师证,后又被发还一个无法执业的废证,当局还施压其所在律所解聘余文生,并要求其它律所不得聘用。在10月12日国保找余文生谈话后,余文生律师的妻子发出呼救信,呼吁大家关注其一家的命运;而之前两天,余文生律师也发出“个人公告”,称已做好再次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代价的准备,并交代“后事”。 余文生妻子呼救信 今天晚上有2个国宝又到家里找余文生律师,要在家里和余文生谈谈,因为孩子在家,我让他们楼下谈。国宝从我家楼下的平房中拿的车钥匙,他们在车上谈。说明这个平房现在已经被国宝安排人入住监视。 谈话约1个半小时,主要意思2点: 1...
近年来中国制度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而西方民主制度的表现一直很差。但是,对刘晓波莫名其妙的虐待,以及对其他比刘更默默无闻者的虐待,曝光显现这个中国式制度的核心弱点。刘晓波的名言是,他没有敌人;但这个专制先锋政权,就其本质而言,有许多敌人。
昨天我老家炸了锅:六姐夫工作调动取消了,姐姐旅游取消了,以后去哪儿都要打报告;四姐夫工作也停了,给他俩的任务就是把岳父岳母接回巴东,接不回绑回,要不然工作别想干了;三姐,五姐被约谈,六姐出差在外已经接到公司通知,回家谈话有任务;连我的外甥都被恩施州政法委书记约谈了。我就不明白了,王全璋被抓了,我是妻子,为什么迫害妻子的家人?只有一个目的:让我屈服,放弃对丈夫的营救。
各位亲爱的朋友,这两次我能顺利见到海涛,离不开各位朋友以及国际社会的关注、支持。此次我有勇气走上去沙雅监狱探夫的路,更是大家给予我前行的胆气和力量。再次恳请各位朋友给予我们助力和支持!同时,呼吁国际反酷刑组织及国际社会对我先生张海涛的处境再次给予关注和支持!
无论你认罪或是不认罪,家门永远为你敞开!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审看为为你颁发奖章的时刻。有没有那奖章,我不在乎。在我们结婚二十年的时间里,你的良善,正直,怜悯,对公义的寻求,我都知道。我为你继续呼吁,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湖北维权人士、《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的辩护律师文东海在会见后通过检察院了解到, 刘飞跃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随州市公安局已补充侦查完毕,于2017年8月8日再次移送随州市检察院,但增加了一个罪名指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律师得知公安局在结束补充侦查后仍提审刘飞跃,指此为非法。 刘飞跃于2016年11月被刑事拘留,12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今年5月被起诉到随州市检察院,7月检察院将案件退回随州市公安局要求补充侦查。 刘飞跃被随州警方增加一指控罪名 国内信息 2017年8月16日 2017年8月15日刘飞跃的辩护律师文东海会见后通过检察院了解到,...
江天勇的家人为其聘请的两位律师陈进学和张磊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江天勇,看守所以江天勇已委托了两位律师,现在不能确认陈律师、张律师的辩护人身份,并且会见需办案单位同意为由,拒绝律师的会见要求。张磊律师要求看守所转交给江天勇的信;信中说,如果两周之内没有收到复信,他将控告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及相关机构侵犯他们之间的通信权利。 此前家人聘请的两位律师为陈进学和覃臣寿;覃臣寿律师因接手江天勇案遭官方在年检中设卡被迫退出代理。 江天勇案进展:律师会见被拒绝,长沙市第一看守所称江天勇已委托两位律师 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15日早上,我和张磊律师去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被颠覆国家政权罪案的江天勇,...
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致信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第五次要求会见江天勇;此前,陈进学律师和江天勇的另外一位辩护律师覃臣寿共8次要求会见江天勇,该局都以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为由不许律师会见;该局还向律师转交了一份署名为江天勇的解聘陈进学、覃臣寿律师的声明。陈进学律师认为,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不允许律师会见的理由不成立;即使是解聘律师,按照《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律师也可以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当面向其确认解除委托关系。 律师会见江天勇要求书 要求人: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5日,江天勇父亲收到你局的通知书,...
吴淦在《开庭前声明》中写道:“我将被判有罪,不是因为我真的有罪,而是因为我不肯接受官方指定律师,不认罪,不上媒体配合宣传,揭露他们对我的酷刑和虐待。”“被判颠覆中共政权罪于我是莫大荣誉。在争取民主自由、捍卫公民权利的征途中,一份出自独裁专制政权的有罪判决书,就是颁给民主自由战士的一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蔺其磊律师于6月7日下午到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会见了广东珠海维权人士李小玲。李小玲说,她因急性青光眼被珠海警方耽误治疗到广州治疗仍无果,但珠海警方如此对待明显是报复她上访。6月3日李小玲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附近举了“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等字样的纸和点燃蜡烛,4日凌晨被带到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5日上午被送到西城区看守所的严管仓,不能放风和购物;医嘱让她每两个小时点三种眼药水,现只能一天点三次,眼睛疼痛得厉害。律师还未来得及让李小玲签字,警察就以“时间到了”为由把李小玲叫走。据悉和李小玲所谓同案的还有六七个人,现全部羁押于北京西城看守所,罪名为“寻衅滋事罪”。 蔺其磊律师会见李小玲情况 蔺其磊律师:...

页面

订阅 维权人士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