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法治

空头许诺:人权保护和中国《刑事诉讼法》的执行

This study evaluates the effect of the 1996 amendment of China’s Criminal Procedure Law (CPL, enacted in 1979) and shows that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circumvented the CPL’s rights safeguards by exploiting loopholes, watering down existing provisions, and blatantly violating the law. In some areas, the revisions have actually resulted in greater limitations on rights. Includes HRIC’s recommendations on steps that China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can take to improve respect for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norms in China’s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Full Download (380.37 KB)
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今天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中国当选为由47名成员组成的联合国最高人权机构——人权理事会的成员,任期3年(2014年至2016年)。 “中国必须坚持最高的人权标准,这不仅是国际人权法的要求,也是理事会对其成员的要求” ,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中国公民对此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他们不断呼吁保障自身权利的呼声不仅越来越响亮和广泛,而且不容忽视。” 在今天的表决中,中国获176票,占总数192票的91.7%。分配给亚太地区的4个席位分别由中国、马尔代夫、沙特阿拉伯和越南获得。中国从2006年至2012年曾连续两度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 2013年11月5日, 中国人权...
【冯正虎】尽管中国自称是法治国家,尽管连监管人员都知道这是违法的,但对冯正虎的非法囚禁还是在实施,至今已经8个月,冯正虎说24名监控人员每月耗资30万元人民币,现在已经花了240万元人民币,将近60万美金。所有这一切皆因为冯正虎“护宪维权”,“帮助弱势群体”。冯正虎因全国“两会”被监视居住,因18大还得继续被囚禁。冯正虎说,“警察眼中没有法,只有领导,领导要抓谁就抓谁”,这种做法同文革时如出一辙。冯正虎的两篇文章,揭示了当局如何用法外之法维稳,但冯正虎表示“不改初衷,继续行走中道,以民主与法治的方式推进中国进步。”
【冯正虎】冯正虎撰文阐述公民诉权的重要性和争取这一权利的迫切性。他编撰的《 我要立案——上海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 》已经出了4集,汇集了190位诉讼当事人的430件案例,揭露了上海司法不作为的部分事实。中国的法律样样齐全,但公民的诉权却没有保障,现在一部分上海市民已“信法不信访”,走进法院,要求立案,维护公民诉权,挽救垂死的法律,唤醒法官的良知,推动司法改革,建设法治国家。
[王荔蕻寻衅滋事案] 王荔蕻是北京的一位颇受尊敬的维权人士,因为组织网民于2010年4月16日到福建马尾法院围观“福建三网民”案的开庭审理,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1年8月12日开庭审理。律师刘晓原和韩一村为其做无罪辩护。
【北海白虎头村征地案】北海白虎头村民选村长许坤2011年4月29日被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银海区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许坤不服,提出上诉,请求宣告无罪。8月3日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福清纪委爆炸案】出庭旁听此案的心尘在此文中详述开庭情况和案件历史。2001年6月24日,福建省福清市纪委机关发生一起爆炸案,纪委司机吴章雄接到领导传呼赶到单位被炸死,吴昌龙、陈科云、杜捷生、谈敏华、王小刚和谢清等六人被作为犯罪嫌疑人逮捕。2004年12月,陈科云、吴昌龙因爆炸罪被福州中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杜捷生、谈敏华因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谢清因伪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但被指控为爆炸提供电雷管的王小刚被无罪释放。2005年12月福建省高院裁定“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福州中院判决,发回重审”。2006年10月,福州中院重审再次判决陈科云、吴昌龙死缓,改判杜捷生、...

页面

订阅 法治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