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监控

New!
——为了保证言论自由的宪法,也意外地保护了骂美国,不准骂中共的自由。从文学上来说这是不是有一点象黑色幽默的21条军规。虽然微信禁止言论自由,但禁止微信又违反了言论自由。
为纪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陈建刚律师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办理谢阳律师一案的流水日志,日志记录了司法局和国保如何一步步威胁和控制办案律师,如何协迫当事人违心“认罪”,及如何迫使辩护律师退出辩护,揭露了中共当局用尽方法构陷入罪并阻碍律师辩护权的卑鄙手法。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办案日志》内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权律师大抓捕中办理谢阳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马上到了,这份日志是709当时的记录之一;③司法局、国保是如何控制、威胁一位办案律师,如何干扰律师办案;④谢阳案收场的真正原因,谢阳为什么会否认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刘正清律师搭档为谢阳律师辩护,...
2020.4.28 山东临沂人大副处级副调研员丰晓燕在北京王府井散发传单提倡民主改革,重选中国主席,反对社会不公,于4月29日被强行送至临沂第四精神病院以精神分裂症治疗。至今未放出。 山东临沂市人大副调研员丰晓燕北京散发民主传单被送至精神病院 4月28日,丰晓燕在北京王府井散发传单提倡民主改革,重选中国主席,反对社会不公。被王府井派出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留。次日送至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在未进行精神检测的前提下,临沂市北京路育才路派出所二十多位警察强行暴力将丰晓燕关进住院部。期间掌掴丰晓燕及其女儿,裸露丰晓燕身体,将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的她在地上拖行。 5月4日,...
——在西方的“接触政策”、金钱和科技的帮助下,六四屠杀后,中共专制政权日益强大并逐步向全球渗透扩张。中国政府越来越不掩饰它的国际野心。近几年来,西方终于开始警惕中国对世界自由秩序的威胁,并采取措施进行围堵和反制。尽管已经很晚,但晚做总比不做要好。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在中共十九届二中全会期间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余文生律师是北京人,却被关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及家人。两年多来,他的妻子许艳为丈夫维权,频遭骚扰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传唤审讯三次。2020年5月,“两会”召开前夕,许艳家再次被警察在其楼下平房上岗。下文为许艳于今年“两会”开始日(5月21日)发出的被骚扰请求关注的信息。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维稳上岗 余文生律师2.5年生死未卜、久拖不判;...
“709”人权律师王全璋服刑期满出狱后被送到济南遭强制“隔离检疫”,但14天隔离期满后仍不能回京与妻儿团聚。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发微信说,4月23日上午她到圣井派出所问警察:“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警察说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于他改造,并说“王全璋被剥夺政治权利5年,说白了,王全璋还算是在服刑”。警察还对王全秀说:“你们在网上发些东西对他不利”。 王全璋姐姐的微信内容如下 : 我陪着全璋2天了。弟妹文足和侄子泉泉眼巴巴的在北京盼着,我一想起来就揪心的疼。 今天上午,我到圣井派出所,想找所长问清楚:是谁不让王全璋回北京? 我跟值班的警察说明来意后,他就说向领导汇报。我等了半小时,所长没来,...
“新公民运动”倡导者 许志永 的女友 李翘楚 在 推特 上发表文章,详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没有合法手续对许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进行搜查、抄家,并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她传唤24小时的经过。她被戴手铐致手腕红肿疼痛,在24小时内被讯问3次共约6小时,被贬低人格,被威胁关看守所让她崩溃,被强迫保证与许志永疏远关系,被迫忍着经期疼痛在冰凉的监室石板上睡觉,其按医嘱服药的要求被拒绝。传唤结束后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国保跟踪监视。 2019年12月26日开始,中国警方在多地拘留和传讯了十几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许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呼吁更多人关注“12∙26公民案...
面对2019年中国人权状况的大溃烂和大倒退,我们的确没有理由乐观,但是我们相信,中国的人权状况在经历了近十年的大倒退后,必将在不久的将来迎来一个新的提升。中国人权律师越是在这种艰难时期,越应该保持昂扬的工作斗志,我们没有理由退缩,也绝不会退缩。
当国家主义者声称新疆主权的不可侵犯时,他们有没有关心过新疆的居民正在经历什么。统治者对本族人民的压迫,和民族压迫,是互相转换的两个面。当我们对国内一部分人民的命运视而不见,这样的命运最终也会降临到我们自己的头上。
给港府撑腰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最丑恶最虚伪的独裁政权。它拥有集中在国家机器或少数权贵手中的巨大财富,拥有强大武装力量,拥有精密科技去监控人民。回顾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西柏林演讲时喊出“我是柏林人”的口号,而现在他们都喊:“我是香港人。”这也许就是香港人的力量所在。香港从来就属于自由世界的一分子。

页面

订阅 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