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天安门母亲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王范地先生因心脏衰竭于2017年12月8日上午9点51分去世,享年84岁。王范地先生是1989年“六四”镇压中遇难的北京月坛中学19岁高中学生王楠的父亲,28年来一直坚定不移地和群体一起走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寻求公平正义的道路上。
中共当局对刘晓波刘霞夫妇的非法迫害,制造出强权压迫自由意志的悲剧,并在全世界关注的目光下,高强度表演其执法机关从上到下长期施行的丑恶“连坐”实践。但从西方媒体不分左右的反应来看,刘晓波已经令这个政权在社会价值方面的信用破产。
“天安门母亲”授权中国人权发表《致刘晓波、刘霞夫妇》。 晓波:您虽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但您拥有的人间大爱, 是世上任谁都无法比拟的。 在我们的心目中您是永生的。 刘霞:为了晓波、为了您自己、为了世上世上所有挚爱你们的人; 您一定要坚强地、有尊严地活下去!爱您! 您不孤单,我们与您同在。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致习近平公开信。 习近平主席: 惊悉刘晓波先生在狱中罹患绝症且已至晚期的噩耗,我们悲痛、无奈、一筹莫展之下,决定写信向您求助。 刘晓波先生系一介书生、中国公民,是我们的同胞,也是您的同胞。眼下他的病情已十分严重,但凡有一线希望,我们想您也会和我们一样要尽全力去营救他的生命。 您是国家最高领导人,请您从人道主义出发,拿出在全球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魄力和决心,批准刘晓波先生由其夫人陪同,争取时间尽早赴国外接受最好的治疗。 我们期待您的批准。 天安门母亲群体 2017年6月29日
天安门母亲群体授权 中国人权 发表声明。 当年刘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曾表示该笔奖金欲转赠给我们,我们感谢他的盛意。 刘晓波先生如获当局批准去国外就医,我们认为,现今他重病在身这笔奖金应该归他,由他治病所用。 2017年6月29日
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如果刘晓波一直坚持,坚持到底,他就是圣人了,不是也是了——这样都不是,怎样才能是呢?圣人就是这样炼成的。没有人天生完美,完美就体现在对完美的不断追求。那些终生追求完美的人就是完美的。
2017年是八九“六四”惨案二十八周年。岁月流逝,时光不再,我们这些遇难者亲属二十八年来,内心始终挣扎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如果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有决心拨乱反正、敢于担当、以中华民族兴盛为己任,就应拿出勇气和诚意来,公正、公道、依法解决“六四”问题。我们期待着!
亲爱的斯诺夫人!在尘世,十七年前您不顾年事已高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强权阻扰我们相见,然而,不久的将来,在天国,我终能可以与您自由相拥。
在这片国土上,天安门母亲群体得以自然形成,并不畏强权的高压,能坚持到今天,除了母亲们自身的努力之外,离不开海内外友人们的关爱与相助,在此,请朋友们接受我衷心的感谢。
中国政府对1989年民主运动所进行的“六四镇压”已经过去27个年头,随着“六四”难属们年岁已高并相继去世,国际社会的广泛和更有效的行动对支持难属的正义诉求愈发至关重要。 中国政府当年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实施军事镇压导致许多人死亡,并拒绝承担责任,采取各种手段逃避惩罚。自1989年以来,当局不断试图歪曲和掩埋真相,强迫整个民族遗忘那段历史,让年轻一代对此毫无所知。当局不仅禁止公开举行“六四”纪念活动,还对那些私下进行纪念活动的民众予以拘留并进行刑事指控。 当局使用各种非法手段——绑架、恐吓、监视、限制行动自由、封锁通讯,试图阻断“六四”难属对死难亲人的记忆,破坏相互给予精神支持的难属群体的团结...

页面

订阅 天安门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