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新冠肺炎浩劫——一场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大灾难

2020年05月15日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横行。这场瘟疫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它深刻地改变了历史,改变了人类生活。中国政府的瞒报和造假就给世界各国带来了不可挽回的巨大灾难。在这场全球性的大灾难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头号责任人。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横行。法新社汇整官方数据显示,截至格林威治标准时间4月28日8时45分,全球确诊病例数达302万7853例,其中有21万930名患者不治。眼下,疫情仍然看不到尽头。这场瘟疫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它深刻地改变了历史,改变了人类生活。

然而,这场浩劫原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去年两会,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十分自信地对媒体说:“经常有人问我,萨斯过去十几年了,还会来吗?萨斯这一类病毒随时都可能出现,但我很有信心地说,萨斯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因为我国传染病监控网络系统建设得很好,这类事件不会再发生。”

2016年11月,在乌镇举行的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在“互联网+智慧医疗论坛”发表致辞时说,中国已建成全球最大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疫情信息从基层发现到国家疾控中心接报,时间从5天缩短为4小时。

自2003年萨斯事件后,中国政府吸取教训,拨“重金”建立起覆盖全国的传染病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信息系统(简称网络直报系统)。“不明原因肺炎”则被列为其监测、报告的重点之一。

应当说,这套网络直报系统相当有效。前些年,中国发生过禽流感,还发生过不止一次鼠疫。正是借助于这套网络直报系统,疫情被及时发现,及时处理,没有传播开。然而,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这套网络直报系统竟然离奇的几次“失灵”、“停摆”。

但即便如此,按照官媒的报道,经历过萨斯事件的中国医生还是很早就发现了疫情。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医生张继先在12月26日就发现了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例,并于次日就上报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接下来,媒体就发布了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报道。但是几乎与此同时,媒体又报道了“八名谣言散播者被依法处理”的消息。这就表明,至迟在2019年年底,中央就已经了解到疫情,并且决定采取打压和封锁的手段。

早在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就建议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国务院系统提出了一套参照萨斯事件的防治方案,提升武汉的防治戒备并通报全国。这一决策本属于国务院的权限,但是在“定于一尊”的时代,必须报告党中央,报告习近平,结果党中央不批。理由是时值春节,不要破坏了节日的气氛。在此后的两个星期,当局既没有公布疫情,更没有采取任何比较严格的防治措施。这一切一直到1月20日才开始改变。只是为时已晚,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失控。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耽误了整整两个星期以致三个星期,错过了把疫情扼杀于萌芽状态的关键时机。

就连《环球时报》也承认,疫情本来是可以扼杀于萌芽状态的。1月22日《环球时报》社评说:“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源,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在2月11日的国际专家论坛上也指出,原本有“实际的机会”阻断2019年12月,在武汉出现的新冠病毒向世界扩散。

再接下来,中共当局虽然采取了武汉封城这样的史无前例的严厉手段,但与此同时仍然在瞒报数据,对外界散布不实信息。这就严重地误导了世界各国,使他们对疫情掉以轻心。正如伊朗卫生部发言人所说:“中国官方统计数据是一个惨痛的笑话,让世界上许多人认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一样,而且死亡率还更低。”既然别的国家只能根据中国官方提供的数据——因为那是唯一的数据——来推测新冠病毒的杀伤力,并据此作出自己的应对之策;因此,中国政府的瞒报和造假就给世界各国带来了不可挽回的巨大灾难。

这就是新冠疫情大灾难的发生史。在今天,我们尤其不可忘记,在这场全球性的大灾难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头号责任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20-04-28)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