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毫不退缩,危险减半

2020年07月29日

——港版国安法的霸王硬上弓,显示在中国专权政治之下,《基本法》的保障已经荡然无存。香港人若不是选择移民离去,就要面对至少已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政治现状。在国安法围堵下,35+恐怕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即使实现35+,只要看看国安法的硬上弓,就知道民主派也难有作为。​


前天人大常委谭耀宗还说,未闻周四举行的人大常委会,会处理港版国安法,而昨天就由新华社宣布,港版国安法列入议程。连常委委员在开会前一天都未闻有此议程,突然就提出来,若说人大常委不是橡皮图章,还有谁会相信?若人大常委都是中共操控的举手机器,那么香港特府那些对国安法信誓旦旦,说反对者就是“与市民为敌”的特首高官,如何有一丁点自主意志?

早前中国宣称的人大常委议程没有港版国安法,显然是等待杨洁篪与蓬佩奥在夏威夷会谈的结果。中美这次高级会谈的主题毋庸置疑是港版国安法。美国制裁,中国求和,但撤回就丢脸,于是希望以“减辣”,来交换美国的制裁也“减辣”。谈了七个小时,显然破裂。于是新华社的新闻稿暗示中美会谈没有实际成果,两小时后就发布人大常委审议港版国安法的消息。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方推进涉港国安立法的决心坚定不移”。

中国急于推出港版国安法,目的明显是针对9月的立法会选举。政制事务局长曾国卫称,反对港版国安法惹人质疑是否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尽管指是否DQ立法会候选人资格,由选举主任决定,但选举主任事实上也是橡皮图章。因此,立法会参选人就面临痛苦选择:或则表示不赞成港版国安法而被DQ,或则口是心非地说支持国安法而被选民唾弃。

稍有常识的香港人都不可能真心拥护国安法。从法律层面来看,郑若骅说要求港版国安法依照普通法在香港实行是“不合理和不切实际”,设日落条款(即23条立法后国安法告终)是“多此一举”。这说法明显违反《基本法》关于在香港实行普通法的规定。人大立港版国安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但附件三的法律指明是全国性法律,而港版国安法非全国实施,因此也不符合规定。从现实层面看,在香港行中国的法,由中国机构来港执法,香港人被送往大陆受审,所有这些做法都吓死人,是真正“与市民为敌”。

港版国安法的霸王硬上弓,显示在中国专权政治之下,《基本法》的保障已经荡然无存。香港人若不是选择移民离去,就要面对至少已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政治现状。立法会参选人如果选择口是心非,那么退一步不是海阔天空,而是渐渐融入建制。在国安法围堵下,35+恐怕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即使实现35+,只要看看国安法的硬上弓,就知道民主派也难有作为。

在年轻网民为主的讨论区,主流声音竟是撑国安法,反对法律界和部份民主派的讨价还价,也反对美国的制裁减辣。他们不是真的支持国安法,而是去年以来一以贯之的揽炒精神。

80年代的电影《非洲之旅》(Out of Africa)有一幕讲女主角面对一群狮子,想要逃跑,男主角叫她不要逃,因为一逃狮子就会扑过来,你跑不掉。不退缩地面对牠们,反会减少危险。果然,相互对峙一阵,狮子走开了。

丘吉尔名言:“一个人绝对不可在遇到危险的威胁时,背过身去试图逃避。若是这样做,只会使危险加倍。但是如果立即面对它毫不退缩,危险便会减半。”

 

——转自作者脸书(2020-06-19)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