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光诚:追忆好友李苏滨(图)

2017年12月19日

图片:李苏滨律师(记者乔龙提供)
图片:李苏滨律师(记者乔龙提供)Photo: RFA

2017年12月15日一早,我得知好友李苏滨律师在河南去世的消息,心中异常难过!

万万没想到,2012年夏天在纽约华盛顿广场村的那次相见竟成为永别!当时的场景与谈话真真切切恍如昨日,苏滨兄的声音仿佛就回绕在耳边。

记得当时我突然收到一个好友的电话,说苏滨兄在纽约,随即把电话交给了他。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亲切、真诚,但和先前相比,多了明显的感伤与无奈。

我随即说道:“兄长不要悲观,邪不压正,我们的努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成效……”之后,听他说话,似乎他的心情被我信心十足的声音感染,好了很多。

与苏滨兄在我家见相聚,第一刻那一瞬间我们相拥而泣。当年披肝沥胆携手鏖战党国滥权专制的往事,一幕幕再现。

回想2005年10月4日,我被当局从北京绑架回山东非法拘禁在家里54天了。李苏滨、李方平和许志永三位兄弟相约从北京来东师古看我。在村口被中共派来的一直守在我家周围的公安们、检察官们、法官们和司法局的人员强行挡在村口。我在村民的帮助下冲出家门,闯出重围,跑到村口和方平、志永拥抱后,即被一众党政爪牙强行与律师们分开……。

我被当局送进监狱后,因一直维权绝不妥协,中共命令狱警指使杀人犯带着一群犯人把我拖进监室里群殴。当时身上多处被打伤,流出的血凝成血块,我一直保存在塑料袋里,准备作为证据讨还公道,但出狱后随即被中共抢走。

我的律师李劲松和李苏滨得知我在监狱被打的消息,迅速赶到临沂监狱与我会面。一群中共爪牙虎视眈眈地在旁边看着。最后,我们拥抱分别时,我的左侧肋骨一阵钻心的疼痛。我告诉律师肋骨很可能是被打折了。当时李苏滨兄在旁边很低调地进行确认,并未说很多话,但我能明显感到他内心的关爱、愤怒。我知道,我回到高墙里以后,他们会和狱方有一番交涉,甚至一场交锋。虽然没有结果的结果是大家都能想到,可无论怎样,我都无限感激他们所做的努力!

如今,距离那次会面10年过去了,这期间他一直被剥夺律师资格,不能执业,还不断受到中共当局的打压。

其实像李苏滨、江天勇、李方平、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等这样的人权律师,每位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若不是太坚持正义与理想,生活都会十分富足。可是责任心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走正道,因此人生历尽沧桑、经磨历劫。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7-12-1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24期,2017年12月8日—12月21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