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泰和:屠夫被判八年,我出离愤怒(图)

2018年01月02日

屠夫被判刑八年的消息占据了所有自媒体的头条,脸书、推特、微信到处都是屠夫因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判刑的信息。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出离地愤怒!

屠夫是我的好友,是我最欣赏的自媒体人,天才炒作家。一个平常的案件,经他妙手点拨,马上就会唱响地球。记得我在北京三元桥李和平的租房里,当时还有王宇、包龙军、屠夫、考拉,大家在讨论王宇和王全璋代理的苏州范木根案件;范面对来强拆他房屋的流氓,甩手用刀解决两人。苏州当局在开庭时如临大敌,对王宇等辩护人施加各种压力威胁,故意设置障碍妨碍他们辩护,使得这个本应该成为标杆的保卫家园的案件在官方的操控下必须罪成。屠夫提出,王宇应该把所有信息放在网上,并要王宇拿出录有整个正当防卫杀人的光盘播放。屠夫一边看,一边随手截图配上文字发到微博上。当时正是吃饭时间,饥肠辘辘的我们坐车到外面吃饭,屠夫在车上就告诉我们,点击率是多少多少。到了饭店,吃完饭,就这么点功夫,屠夫告诉我,阅读后留言的已经近千人,阅读量有几百万了。

我记得我第一次认识屠夫是在一次湖南律师组织的会议上,好像是在衡山。大家开会照例首先自我介绍,因为大多数是律师,大家都自我介绍是律师。轮到屠夫了,屠夫不是律师,于是他就介绍自己“我,律师狗腿子,经常跟律师干坏事……”大家顿时被他的幽默搞得哄堂大笑。之后我便跟屠夫一见如故。人是讲缘分的,我跟屠夫经过几次接触,就走得很近了。在2014、2015年,我虽然远在桂林,但却因为李和平的邀请经常去北京,和平经常有那种疑难杂症的案件,他总是引荐给我。每次我到北京,我都会告诉屠夫:我来了,有空见个面吗?屠夫几乎每次都会来跟我见面,于是我、和平、屠夫还有其他投缘的律师朋友们就聚在一起神侃海聊。屠夫天生的幽默每每让大家哄堂大笑。记得当时浦志强、高智晟都被抓,我跟屠夫聊到为什么会抓他们,屠夫以他幽默的套路水了浦志强一大顿,说浦志强,把自己当成中央领导了,举报周永康、反腐,都成了他的功劳了,那今上还能容他?……说得我忍不住笑。当时的我们,谁也不曾想到我们也会遭遇同样的命运。

屠夫在帝都,生活很拮据。我在北京吃饭,通常都不会是屠夫请客吃饭,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挣钱不多。他给周世锋做律师助理,薪水是一万元/月。相对于帝都高昂的房价物价,一万元也就勉强做个今年北京高端人口发明的新词“低端人口”。也是这个缘由,屠夫租了一个很远的房子,大概是通州吧?因此每次我们饭醉大家酒过三巡兴头正起的时候,屠夫就不得不告退了;因为要赶最晚一班地铁回家,否则就必须打的回家,那太贵了!每次告退,屠夫都会万般不好意思,说是住得离帝都远必须提前赶路回家,家里的老婆大人不放心,要赶紧回去向老婆大人问安。有时候,大家聊得兴起,很晚了,屠夫要回家,和平就会说,打的吧,我给你报销。在这个时候,屠夫就会告诉大家,必须向老婆大人汇报行踪了,于是拿起电话,毕恭毕敬地跟老婆大人解释在外面有朋友聚会,要晚点回去,弄得我们在旁边都忍不住笑他:“妻管严”。

我对屠夫一直就很投缘。我在帝都的案件,都会邀请屠夫参与。屠夫本身就是个很爽快的兄弟,一听我吆喝,就马上立杆而上。2015年和平介绍一个案件给我,中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假借打假之名垄断市场,将我的一个当事人诬陷入狱将近两年。我在接案后,成功地将当事人无罪释放出来。我告诉屠夫,接下来的案件我要起诉丰田公司诬告陷害罪并邀请他参与我这个案件。屠夫当即爽快答应了,并非常清晰地分析这个案件“绝对不要煽动民粹主义、仇恨日本,就案件本身就事论事”。我对屠夫其实一直都很欣赏。尽管我在中国大学任教熟悉很多教授、博士,但我知道中国的裹脚布教育是不会教育出来真有真知灼见的人。因此,从来不看法学圈内所谓学者、博士、名家的文章,因为看多了想吐。然而屠夫的文章,其见地、文字、思想和文笔的犀利、深刻,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赞誉他:写得真是好,见地真是深刻!所谓中国的法学博导、博士,根本无法跟他相比,说他是博导的博导。

可惜的是,现在屠夫尽管活着,但却与外界犹如隔世。而屠夫天才的文字和思想,我本该在如此溢美他的时候就应该保留,但如今都不知从哪里能够连接了!当时从没有想到这个世道本为普通得像尘土一样的我和屠夫,会经历如此人生大难大灾!原来朋友之间互为欣赏的普通文字思想,在如今文字已经泛滥成灾看得人们眼睛都痛的信息时代,却竟然能够成为珍贵的文献了!当我们在闲谈浦志强、高智晟等的时候,我们丝毫没有预料到我们也是会步他们后尘的;更没想到的是,我们中的屠夫竟然会比他们更加悲惨!8年!一个人一生中有多少个8年?!我倡导的民决团,“709”案律师中李和平、王全璋是最积极的律师支持者,而屠夫,则是公民最积极的支持者。其实,如果不是“709”案,如果还是原来的江胡时代,也许我们四个——中国最积极倡导民决团的实践者,也许真的能够让这个人类最伟大的制度扎根中华大地。尤其是,以屠夫天才的自媒体能力和创意,也许真的能够让民决团制度在中国尽人皆知,造福民众。但这一切都因后来的风云骤变让我们这些不过是有些理想的人四处风雨飘零:至今王全璋还生死不明;屠夫获得了我们当中的最重刑期;李和平刚出狱的时候被整得判若两人,而我则在美国艰难地生存。

当我看到网上流传的屠夫的照片,跟入狱前相比,我都惊讶:这是屠夫吗?这是我的好朋友屠夫吗?记得有次饭醉,艾未未请客,我半途加入想见一下以行为艺术让中国政府头痛不已的大名鼎鼎的艾未未。饭后,跟屠夫、和平闲聊,我们都说:屠夫跟艾未未,你们还真有点像,行为艺术像,长相也有点像,但不过,屠夫,人家艾未未可是有钱人,吃饭都带保镖,你呢,只能是山寨版的艾未未。艾未未的腿枪照片,屠夫山寨到郑州三看用腿枪对准看守所的门(我尝试搜索这张图片为本文配图,但已经搜不到了);江西高院屠夫将其院长贴上仁丹胡子的行为艺术,则是让屠夫直接被捕的原因。当几十个特警簇拥着屠夫从法院出来,屠夫一脸镇静的淡定形象,则让当时的我们感叹党国给他的规格之高和他本人的格调之高前所未有。而后来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都不遗余力肆意抹黑、口诛笔伐超级低俗屠夫的时候,我跟和平由衷地感概:能够让中国这三家媒体同时关注和发声的,除了“四人帮”,就是屠夫了。随着屠夫的被捕,中共媒体对屠夫的宣传日渐积累像滚雪球一样,屠夫的名声已经走出中国,冲出亚洲,响彻全球了。我有次聊天跟和平说,“原来觉得屠夫是山寨版的艾未未,现在看看,艾未未是山寨版的屠夫了。”以屠夫的思想和文字,享此荣耀,名至实归。

陈泰和教授

过去的点点滴滴,映衬当下屠夫入刑8年的残酷现实以及他被审判时候憔悴消瘦的悲惨形象,不禁让正在输入文字的我泪盈满眶。我想在这里,告诉所有迫害屠夫的人,我们看到刘晓波死于肝癌,曹顺利死于非命……我不希望屠夫也遭此厄运。我知道屠夫是健康的,能吃能喝,胃口超好,如果屠夫在狱中遭遇任何不测,身体状况变差、病变,那么,一定是你们这帮恶人的责任!我陈泰和不会袖手旁观,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地为了屠夫——我的好友,对你们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而且我一定会成功!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单薄的,但你们要想到,不是力量单薄的我有通天的力量能够成功,而是你们的邪恶让通天的力量忍无可忍,所以,你们千万别作恶,作恶就必遭严惩,绝罚!从现在开始,我希望所有正义力量,有正义感的人,知道迫害屠夫的任何人渣及其家属,包括他们妻子、孩子的信息的,发送给我federalismchina@gmail.com。我也希望屠夫及其律师,一定要上诉,要让全世界更加了解屠夫,知道他是正义的化身、天才的自媒体人、天才的思想家,让更多的人有机会为他呐喊、为他平反、为他祷告!我希望所有与我同样因为屠夫被判8年而出离愤怒的人,化愤怒为力量,去帮助他、给予他、保护他!正义必胜!愿上帝保佑屠夫!

陈泰和
2018年前夕于美国旧金山湾区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25期,2017年12月22日—2018年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