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维健:内涵段子;娱乐至死将成为自由至死

2018年04月16日

中国广电局关停“内涵段子”引发段友们的不满,开车聚集到广电总局广场呜喇叭抗议。手机的灯光闪亮了天空,汽车的喇叭声,有节奏地响起,不但震惊了中国,也震惊了世界。

这是继“八九六四”以后,中国年轻人第一次有规模的反抗活动,是继“法轮功”包围中南海后,第一次有组织有纪律的抗议活动。他们是拿着手机,开着车的新新人类,他们是在远离政治追求生活长大的一代,他们掌握现代科技,在互联网大家庭中生活,互相帮助,互相取暖,有关爱,有娱乐,娱乐至死成为他们人生的经典。他们的口号;“段友出征,寸草不生”,文化标志;“馒头狗狗,滴滴滴,车贴、天王盖地虎”。共同接头暗号;“车上插烟,放纸条”。共同信仰和禁忌;“四不笑,三必黑”。这个群体每日活跃用户量超一千多万,用户多达二亿,他们自称是段友。

中共以低俗之名关闭“内涵段子”,实是政治原因。说内涵段子低俗,每一个人都有选择低俗的权利,何况选择低俗,一方面是中共宣传“高大尚”的破产,另一方面是对高贵的反抗精神的残酷镇压所至。年轻人不得不选择低俗,选择了娱乐至死。但是,当代科技互联网很容易把这些年青人联在一起,成为一个共享共爱的大家庭。娱乐至死,中共不怕,怕的是形成团体,形成组织。当年中共清剿法轮功,不是法轮功有政治色彩,而是有组织形式。内涵段子在高科技之下已非昔日法轮功可比,他只要拿起手机,触摸屏幕就能迅速联结,又借着汽车的速度,已经是信息与机械化相结合的快速部队。

高科技互联网是中共的天敌,应用高科技互联网的一代也必然成为中共的天敌。中共政治几乎把所有的年轻人,都压缩到娱乐生活中,年轻人所拥有的热量,热情,热望都只能在这个空间中得到满足发泄,一当这个空间被毁灭,就会将热量,热情,热望转为政治能量,成为争取权利,争取自由的反抗。

中共可以借助强大的国家机器,将段友的反抗镇压下去,也可以让内涵段子“血本无归”。但是当内涵段子消失后,当段友们没有了已经习惯了的娱乐生活,二亿的段友不会在中国消失,既然共产党连玩也不让他们玩了,那么只有玩共产党了,他们会在看不到摸不着的空间集结,以新新人类特有的,高科技的变着法子,变着花样地玩。将娱乐至死,成为自由至死。

——转自作者文集(2018-04-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3期,2018年4月13日—4月26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