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郭于华:我们为何远离常识与天理(图)

2020年01月17日

睁开眼睛、打开胸怀看待世界,明了常识、认同常理,才能走出意识形态陷阱,形成正常社会生态。

有些事实,就在眼前,有人却视而不见;有些道理,直白浅显,有人却不停争辩;许多既违背常识又不合逻辑的“历史”,一旦注入头脑,就不愿放弃,不会质疑,更无从反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我们的头脑有着不同的构造?还是文化基因独特而奇异?

一场堪称全民的浩劫,几乎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整了上亿人,毁伤数百万生命,财产、文物损失无数,文化传统惨遭荼毒……,却没有从根本上否定、厘清和反思,反而长期以来被一分为二地辩证看待,更不乏为其遮掩、美化的含糊与暧昧。

一段人祸造成的饥荒岁月,饿死数千万生产粮食的农民,却至今没有得到清算,枉死者无名无声,甚至作为数字都不存在。对造成灾难的大跃进,甚至还有人提出既要看到坏的一面,也要看到好的一面,因其“充分调动了广大群众的积极性”。

一个以莫须有加罪于知识分子的运动,在改革开放后仅存五人不予平反,却以扩大化作为结论而得到肯定,即反右运动是正确的、必要的,只是犯了“严重扩大化的错误”,那55万右派和上百万“右倾”者都只是扩大化的牺牲者。

还有、还有历次政治运动的是非曲直都未加明辨……

在现实中,显而易见的是非判断、善恶之辨也每每导致社会的撕裂:在自由和奴役之间权衡;在民主与专制之间犹疑;在文明和野蛮之间还要徘徊;在究竟谁养活了谁的问题上拎不清;在法大还是权大、有没有普世价值、应不应该走宪政之路的问题上还争辩不止。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族群之间、个体之间的争夺和冲突正在从血腥暴力走向和平竞争,战争被商业竞争、体育比赛替换,你死我活为妥协共赢取代;然而却还有人视阶级斗争为法宝,坚持以抢劫、剥夺甚至肉体消灭某些阶层而获得资源与合法性,并以如此歪理作为指导思想!难怪有人说,我们总是在吃饭还是吃屎的问题上争论不休、纠缠不止!

许多明明白白的历史与现实人们却不承认或看不见,许多显而易见的常识和道理人们却不接受不认同,这固然有信息不透明、知识不充分的缘由,但其中最关键的还在于,作为一个人,你想不想了解真相、愿不愿接受事实、要不要做个明白人。

国人对历史的认识,对现实的了解,取决于一种与普通逻辑不同的独特逻辑:国家、政府、政党的设立是“为人民服务”的,以国民的福祉为目的,它们自身并不是目的;权力不可独大,权力要有制衡,绝对的权力必定带来腐败;这些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常识常理。写给美国儿童的《公民读本》开篇就告诉孩子们:这个国家“建立在这样的一个理念之上,就是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它的政府制度、经济体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建立在这样一个理念之上”。你作为一个人,是最重要的,所以,在这个制度下,你必须能“自由买卖和拥有,你自己决定做什么”。而政府只是为你服务的机构:“当政府是你的仆人,你是自由的;当政府成为你的主人,你就像一个奴隶那样,不再重要了。”如此简单的道理,许多人到老都不明白。在社会现实中公权力的自利、自保和不受限制、更无法自控必然造成权力通吃。独大的权力只能靠谎言维持其合法性基础,意识形态迷雾加高压和利诱可使大多数民众相信谎言或假装相信谎言,长此以往,必然毒化和败坏人们的心智与头脑,造成整个国民精神世界的荒芜,导致指鹿为马成为常态。

这种逻辑恰如一条标语所示:“国是千万家,有国才有家”,似乎没什么不对是吧?可如果我们说“墙是千万砖,有墙才有砖;林是千万树,有林才有树;河是千万溪,有河才有溪”,又如何呢?逻辑差别看出来了吧。

在这样一种逻辑错乱之下,就会形成缺少规则或有法不依的行为方式。从权力角度而言,强权不受规则约束必然作恶,同时治理腐败的措施如财产申报制度、重大决策听证制度、政府预算透明制度等等都会被束之高阁。这样的权力还会惩罚善良,审判正义。从民情角度而言,作恶不受惩罚,会有更多人作恶;为善遭受惩处,好人义人必然消失。人们遭遇困境或不公无从诉诸法律,只会乞求于权力,或找人或上访,或以暴易暴。简而言之,权力腐败必然导致社会溃败和道德沦丧。

各种短视、短期行为、实用主义、机会主义对整个民族精神世界和价值体系的败坏,就是这种权力逻辑在起作用。其中之一是玩不过,就破坏游戏规则——游戏中因智力、能力处于劣势而不能战胜对手,于是耍赖或用强,想方设法破坏规则,以强权、暴力、厚黑取胜而上位。这一逻辑构成了成王败寇观念的文化基础,当权力实践一次次演示这种权力逻辑时,成王败寇就逐渐成为文化基因,深入到社会肌体之中,成为恶疾、顽症,致使社会系统免疫功能丧失,造成内生性腐败,如同不可治理的社会癌症。

在极端之恶与平庸之恶相互建构、互为因果的过程中,在骗子和傻子相互造就、相得益彰的境况下,人们便习惯于在谎言中生活,而且活得心安理得,岁月静好。背离常识常理源于人性之恶,即人固有的弱点与人心的幽暗。这种人性之恶本应由规则(制度)与信仰(道德)来约束,而一旦制约缺失,且非但没有约束反而有惩善扬恶的机制运作,恶就会迅速膨胀,导致人性堕入深渊,整个族群万劫不复。唯有破除被恶意程序固化了的思维方式,睁开眼睛、打开胸怀看待世界,明了常识、认同常理,才能走出意识形态陷阱,形成正常和健康的社会生态与民情基础。迈不过这个坎,中国社会就没有希望。

大道至简,天理昭昭。

(作者:清华大学教授/新浪微博)

2019年10月2日

 

——转自美国中文网(2019-10-1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9期,2020年1月17日—2020年1月30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