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江棋生:从复旦大学修改章程说开去

2019年12月23日

12月17日,教育部在官网上发布了关于同意复旦大学章程部分条款修改的批复。从内容公示中可以看出,复旦大学的这次章程修改,决不是虚以委蛇,而是动了真格、确有干货的。在这次修改中,复旦校方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破——将原版章程中的“思想自由”、“师生治学、民主管理”、“学校是以学术为核心的共同体”和绝大部分“独立”字样删除了;立——增加了“学校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坚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师生员工头脑”和“以思想政治教育为根本”等内容。

对复旦校方和教育部共同完成的上述章程修改,我首先将给出严厉差评,然后会真心赏个点赞。

我的差评为:那些改章程者是铁了心不学好了。21世纪的地球人都知道,思想自由是个好东西。没有思想自由,作为基本人权的言论自由、学术自由、出版自由都将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有思想自由,人格无法形塑,无从谈起;没有思想自由,人将不人,校将不校。在大学章程中抹掉“思想自由”,是向人类常识宣战,向现代文明宣战,向普世价值宣战,是表明他们铁了心一条道走到黑,不学好了。

我的点赞是:他们就此能够终结虚伪人生,活得比较实在了。他们在章程中信誓旦旦,要用某个人的思想武装复旦大学师生员工的头脑。这项活计具体操作起来就是:他们要把教授、讲师、研究生、本科生和学校编制内各类人员的头脑进行格式化,不让任何另类思想存活下来,然后将某个人的思想灌输进去。而这么做的话,他们就必须把“思想自由”生生打入冷宫没商量。如果在章程中依然保留“思想自由”的刺眼提法,第一是逻辑上明显说不通,第二是做人上的确不实在。撸起袖子,删去“思想自由”,就不必再假装什么,不必再搞虚的伪的那一套了,只须以本来面目为定于一尊而向自由开战就行——不论我对他们的作为多么不认同、不看好,但多年活得不实在的他们,开始做一回实在人了,这就值得我点个赞么。

在这个世界上,做个实在人,委实不容易。朝鲜的金正恩,堪称如假包换的当代牛人。他在国内一言九鼎,手执生杀予夺之柄;在国外与大国首脑周旋,玩得风生水起。但是,这个牛人却并不实在。谁都知道,朝鲜这个国家,哪里有半点民主主义?又哪里有什么共和的影子?但是,朝鲜的全称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当然,这个全世界最为响当当的国名,是金正恩的爷爷金日成定下的;但是,如果孙子金正恩是个实在人,则理应有自信、有底气地将国名改为:朝鲜独裁主义金家王国。这个名称虽然难听,但名实相符,不虚不伪。明明是独裁王国,却伪称民主共和,金正恩做人不实在之底色,尽显无遗耳。

在中国大陆,也颇有些人不实在。其中,很有必要拿来点评的,是“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有机统一”论的炮制者。

什么是党的领导?就是东西南北中,一切姓党,一切由党发号施令,人民只能“听党话、跟党走”。

什么叫人民当家作主?就是一切姓民,一切由民作主,党必须听命于民。

显而易见,“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互不相容、不能并存。也就是说,在党的领导下,人民只能是听喝的小跟班而已,根本无从当家作主。而一旦人民当家作主,党的领导也就随之吹灯了。由此可知,那些炮制者们可不是什么实在人。如果他们是实在人,就不会刻意违反事实违背逻辑,煞费苦心去编织忽悠人的“有机统一论”,而只需一根直肠子,有啥说啥:在中国,就是共产党说了算,谁也别想和共产党争高下,谁也别想和共产党争头把交椅,谁也别想取代共产党去当家作主。

的确,21世纪的地球人都知道,在中国大陆,大权独揽、当家作主的就是共产党。在中国大陆,要是人民当得了家作得了主,特权至上、等级森严的官本位体制,还能安然无恙吗?在中国大陆,要是人民当得了家作得了主,上上下下各级官员还能有恃无恐、拒不公布财产吗?在中国大陆,要是人民当得了家作得了主,还能出现神州之内贪官恒河沙数、清官无处可觅的制度性腐败奇观吗?在中国大陆,要是人民当得了家作得了主,医疗保险、退休养老、丧葬待遇等等方面彰显官贵民贱、与公平正义对着干、让民众气不打一处来的双轨制,还能大行其道吗?……

在这篇短文中,我用大部分篇幅说了一件事:做人要实在,不要虚伪。然而,我最后必须加上一句话——同为实在人,为自由而战(fight for freedom)的实在人,较之向自由开战(fight against freedom)的实在人,乃有天壤之别,云泥之分。

2019年12月21日 于北京家中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12-2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7期,2019年12月20日—2020年1月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