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江棋生:只要还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

2020年01月29日

1月23日己亥猪年小除夕那天,武汉由封口导致封城。消息传来,我就再无心思过年了。在庚子鼠年春节门可罗雀、院可罗雀、巷可罗雀乃至路可罗雀的日子里,我只做两件事,一是尽量宅在家里,力求不被感染;二是揪心地关注愈演愈烈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亲朋好友发来的拜年问候不想回复,也一概未作回复。

2019年12月1日,第一例原因不明的病毒性肺炎在武汉被发现。而最晚于2019年12月23日,就已发现此类肺炎开始流行扩散。从2019年12月1日算起,48天后的2020年1月18日,武汉市还在喜气洋洋地举办百步亭四万余家庭共吃团年饭活动;51天后的1月21日,湖北省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在洪山礼堂圆满举办,“舞台恢弘大气、表演精彩纷呈”,“营造出喜庆、欢快、奋进的良好节日氛围”。而正是在这要命的51天里,新冠病毒压根儿没闲着,他们喜庆、欢快、奋进地在武汉民众中大肆传播,并由离开武汉的不知情的携带病毒者传往全中国,播向全世界。

有道是,疫情就是命令。但是,这51天里铁的事实清楚地表明,对于维稳至上、捂盖子第一的人来说,只要他们以为还能捂得住,疫情就不是命令。真相被捂住,还“整个不让说”。有位良心医生将疫情视为命令,于2019年12月30日在其大学同学微信群中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并随后纠正为“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2020年1月3日,武汉警方将其叫到派出所进行训诫,认定其“发表不属实言论”的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责令其“中止违法行为”。有八位武汉市民将疫情视为命令,发布相关信息提醒大家早做防备,也被警方迅速加以惩处。

社会不知情,民众不设防,歌女不知城已殇,登台犹唱后庭花——结局只有一个: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注定不会在最佳时机被扑灭在萌芽状态,而只会顺溜地扩散蔓延,酿成肆虐武汉、威胁全球的高风险公共卫生事件。

不用说,谁不把疫情当命令,谁就该挨板子。

第一个该挨板子的,当然是对公众隐瞒真相的武汉市委、市政府,这是跑不掉的。如果武汉市委、市政府不仅瞒下,而且欺上,那么,板子也就只能打到他俩身上。因为上峰不知情,不知不为过。然而事实表明,他俩没有欺上,而是将疫情如实上报给了湖北省委、省政府。于是,第二个该挨板子的,就是湖北省委、省政府。由于湖北省委、省政府也只是瞒下而并未欺上,疫情是如实上报给国家卫健委和中国疾控中心的,因此,第三个该挨板子的,当是国家卫健委和中国疾控中心。

而在“忠诚不彻底,就是彻底不忠诚”的新时代,国家卫健委和中国疾控中心敢欺上,不将疫情如实报给国务院吗?继而,国务院敢欺君,不将疫情如实上报总书记习近平吗?

我的看法是:国家卫健委和中国疾控中心不敢欺上,国务院不敢欺君。我的依据是:“湖北省武汉市等地近期陆续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始终高度重视,多次召开会议、多次听取汇报、作出重要指示”;“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国务院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充分发挥联防联控机制作用,加强统筹调度,及时研究解决防控工作中的问题,各项防控措施正有力有序开展。”(参见《人民日报》,2020年1月26日)这就是说,国务院和习近平都没被下级欺蒙,都一直是了解疫情真相的。但是,他们却都没把疫情当命令。因此,第四个该挨板子的,是国务院。第五个该挨板子的,是习近平。

自2019年12月1日到2020年1月20日前后的50多天里,以为能捂得住盖子的中国官方,上上下下高度一致地奉行不把疫情当命令的治理模式,导致了极为严重的殃民后果。到实在捂不下去、也根本捂不住的时候,官方就再也不能不把疫情当命令了,于是在1月25日成立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对疫情防控特别是患者治疗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

我确信:在终于把疫情当命令之后,在付出本不该付出的生命和财富巨大损失的代价之后,“就一定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我也确信,疫情防控阻击战打赢之后,官方一定会庆功祝捷,大力表彰本不想成为英雄的“英雄”们。此外,官方还会“认真反思总结,吸取深刻教训”。不过我深知,不可期待官方会省察到其治理模式的根本缺陷,不可奢望官方会放弃被其视为至宝的治理模式。2003年非典疫情事件殷鉴不远,当时曾痛心疾首的官方,事过之后并没有改弦易辙,弃用“一出事就捂盖子”的治理模式;我认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事件的沉痛教训,同样不会使官方出现实质意义上的真正长进。

有鉴于此,中国民间又如何去遏制和减轻上述模式必将带来的下一次公共卫生危机呢?

普世常识告诉我们,新闻自由是其它一切自由和安全的保障。但是,当下中国没有及格线以上的适度新闻自由。

能否企盼出现一位像109年前的锡良,或102年前的阎锡山那样的板荡能臣呢?我觉得,这种企盼不靠谱。

在我看来,比较现实、比较靠谱的办法有两条:

一是出现良心医生,如非典时期的蒋彦永,如这次疫情中的被训诫医生;或出现所谓“传谣者”,他们从亲朋好友处得知实情,但转述时可能不够准确、出现偏差。当官方在路径锁定下重蹈覆辙捂盖子时,良心医生和“传谣者”以疫情为命令,勇敢披露真相,让民众及时知情。

二是知情后的民众以疫情为命令,迅即实施自救:戴口罩、多喝水、勤洗手、常通风;有条件不上班、不外出的,则做到鸡犬之声相闻,愣是不相往来。

2020年1月28日 于北京家中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20-01-2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9期,2020年1月17日—2020年1月30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