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付先財親友遭公安嚴控和騷擾

2006年07月20日

中國人權獲悉,付先財在手術一個月后手臂已稍能動,但其家人和親友遭到地方公安的嚴密監控和騷擾。

國內知情人士告知中國人權,上月遭暴徒襲擊致上半身癱瘓的三峽移民維權代表付先財,經手術后一個月的恢復,目前病情稍有好轉,其手臂已稍能動,手指也略有知覺,但由於還不能咳嗽,其肺部的痰仍需靠用吸痰器進行人工排痰。湖北省秭歸當局為了防止付先財病情外泄,從6月下旬開始,監控和看守的警察人數已由3人增加到5人,付先財的家人被警察每日跟蹤,外出也被緊緊跟隨左右,寸步不離,而醫院ICU病室將允許付先財家人來探視的人數由原來的兩人改為一人,每天隻有30分鐘,並禁止家人將手機帶進病房(此前付先財常用手機與友人談其病情)。

自遇襲事件發生后,付先財的親屬、朋友都受到嚴密監視,秭歸縣茅坪鎮九裡村顏克華家有6名警察進行24小時監控。茅坪鎮楊貴店村阮久勝經常被警察帶往外地,警方對他進行恐嚇或利誘,讓他不要再參與移民維權活動和為付先財事件奔波討說法。秭歸縣公安局還多次在公開場合警告說,未經政府允許不得前往探視付先財。夷陵區三斗坪鎮中堡村多名移民代表受到區、鎮政府和區公安局的嚴厲警告,不准探視付先財,三斗坪鎮馮鎮長並說付先財是自己摔傷的。

6月下旬以來,秭歸縣公安局加派警力,凡對付先財事件知情的人都受到嚴密監控,其弟付先進被秭歸縣公安局以“旅游”名義帶往秭歸縣沙鎮溪鎮。付先財的家人不論走到哪裡都有幾名警察跟隨左右,付先財的家人追問其目的時,警察說為了保護他們。一位姓梅的警察無奈地說,這是政府指派的,還說“我們的飯碗都掌握在你們的手上喲!”。

幾天前,付先財的兒子從醫院出來,被守在病房外的梅姓警察跟蹤,他對付先財的兒子說:“你別用敵視的眼光看我,你應該能理解我們呀! ”付先財的兒子很生氣地說:“我不能容忍你們侵犯我人身的權利。你身為執法人員難道不懂得你的行為已經侵犯了我的權利嗎?”付先財的兒子不再搭理他,叫了一輛計程車,剛打開車門准備上車,梅姓警察追來鑽進后排座位,並說:“順便帶一下,我出錢”。在付先財兒子要求司機讓他下車、僵持了幾分鐘后, 梅姓警察對司機大聲喝道:“別廢話,我是警察,快開車”。付先財的兒子和司機同時要求他亮証件時,他才不再說話,但卻賴在車上不肯下車。司機無奈,在與付先財的兒子商量后隻好將車開往派出所。付先財的兒子並撥通了110報警,接警人員聽了情況后,建議將車開去派出所。在去派出所的路上這位梅姓警察奪門而逃。

據消息人士說,近日付先財的家人向宜昌市人民醫院外一科的醫生要求查看付先財的病歷,但被拒絕,醫生說:要看病歷須找院長。付先財的家人到院長辦公室,那裡卻沒有病例,后來又到病情檔案室,向ICU病室的王旻主任提出要求查看病歷,王主任在另一房間與醫院領導電話商量了半小時,最后推說病人的檔案不准讓病人看。付先財的家人說不是給病人看,是病人的家屬要看。王主任說,病人家屬一樣不能看病歷,隻能看醫囑單,這是醫院行政部門的規定,並說要找醫院領導或醫務科才行。付先財的家人到醫院醫務科要求看付先財的病歷,醫生推說沒有出院的病人隻能在轉院或出院時才可以復印檔案,拒絕了付先財家人要看病歷的要求。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