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在警方奉令壓制下“北京華夏公維諮詢中心”流產,人權民主活動人士劉京生、李衛平專業維權夢碎損失重大

2005年04月21日

北京知情人士向中國人權報告說,由於北京警方遵照“上級”指令,強硬要求劉京生、李衛平等取消新聞發佈會,原定4月18日下午3點在北京友誼賓館召開的“北京華夏公維諮詢中心”成立新聞發佈會被迫中止。同時警方還以“朋友”的身份“勸告”他們,要儘快結束“北京華夏公維諮詢中心”的生命,明確表示這是“上面”拍下來的板子。劉京生等如果仍然要開展中心的維權諮詢工作,決不可能得到基金會支援的錢,只會使自己蒙受的經濟損失越發慘重。據知情人士向中國人權介紹,劉京生等人成立“北京華夏公維諮詢中心”過程中,獲得了歐洲的一個基金會和美國一個基金會的積極回應,並與一個外國駐華使館主管人權事務的官員會談過。

知情人士向中國人權介紹說,劉京生和李衛平成立的“北京華夏公維諮詢中心”,是獲得北京市政府部門行政許可證的。在2005年3月21日,劉京生和李衛平等人,專程到北京市海澱區工商局,進行成立這一專業事務所的相關諮詢。李衛平在3月23日根據規定,通過網路取得了事務所名稱預先核準,該事務所法律註冊的名稱是“北京華夏公維諮詢中心”。隨後劉京生等人開始了忙碌的公司籌備工作,並在3月30日確定了事務所的工作地址。3月31日他們收到了辦理手續的通知,並在4月1日拿到了北京工商局的行政許可證。

劉京生、李衛平等人之所以成立北京華夏公維諮詢中心,是基於這樣一個社會現實和效率考慮:中國社會的公民維權事件日益普遍嚴重,商業運作模式能夠更好地保障維權事業的成功與發展。而開展諮詢中心工作的主導意識則是,第一事前預防勝於事後修補,第二是政策制定重於執行。諮詢中心具體要做的工作包括:協助維權的公民依法維權並增強和明確維權意識;對握有侵犯公民權利資源的公務員教育培訓,使公務員明白什麼是人權,為什麼必須尊重人權,工作中如何做到既完成任務又很好地維護公民權利;通過專業維權工作力圖影響政策的制定,雖然無法杜絕突破政策的侵權行為,但由於政策涵蓋面的提高,侵權行為將受到較大制約因而必定大幅減少。

劉京生、李衛平等人專業維權的設想和註冊成功,得到了各方人士的讚賞和支援幫助。他們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校張貼的招聘志願者廣告,獲得了非常積極的反響,並通過面試篩選吸收了五名志願者。4月4日和5日兩天,他們又採買齊全辦公設施並遷入辦公地點,並於4月8日正式拿到工商執照,事務所只等4月18日新聞會後正式運作。但是北京市公安局國保總隊的關照也與日俱增,最先警察表示只要遵守法律其他不管,隨後又表示劉京生還處於剝奪政治權利期間,不可以接受採訪發表言論。不過之後再談話的字裡行間透露的意思,都是要求諮詢中心主動放棄新聞發佈會。4月14日之後卻情況突變,友誼賓館以不成立的理由撕毀了舉辦新聞會的會議室租借協議,北京市外事辦公室對諮詢中心的催問不再回應,而北京公安局警察強硬表示必須停止新聞發佈會,致使中國民間的專業維權事務所功敗垂成而流產了。

劉京生是中國著名的人權民主活動分子。早在1978年的中國民主?椐B動時期,劉京生就與魏京生一起創辦了《探索》民刊,並因此與魏京生前後被捕,遭到了超過半年的關押。1989年北京的“六四”屠殺之後,劉京生又與胡石根、康玉春等數十人一起,創辦了中國自由民主黨和中國自由工會,並因此而被判處了15年的有期徒刑,2004年才獲得提前假釋離開監獄。李衛平是畢業於中南大學的青年知識分子,1989年學生民主運動的重要參與者,“六四”中國政府屠殺民眾之後憤而辭職,後來因為組建自由民主黨被判刑3年。李衛平一直在努力摸索維權和建立公民社會的途徑,開辦北京華夏公維諮詢中心,進行專業維權的創意就是來自李衛平,因此李衛平在諮詢中心佔有51%的股份。諮詢中心在北京警方的干涉壓力下流產,給劉京生、李衛平造成經濟和精力付出上的重大損失,使他們對於民間專業維權不得不重新思考。

中國人權很贊同劉京生、李衛平專業維權的努力,對於中國政府迫使這一嘗試夭折深為不滿。中國的維權問題日益成為社會重大問題,而這一問題的解決有賴於政府和民間社會的共同努力。阻止民間社會專業的依法維權,不僅使中國的維權問題更為複雜、尖銳,也造成維權缺乏社會主動參與的一方,使維權問題先天不足和缺少有活力的因素。中國人權建議中國政府撤銷對諮詢中心的干涉取締做法,並從政策法律方面打開、保障民間專業維權的通道。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