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四川省自貢市失地農民欲向新任市長申冤求助,反遭暴力對待;農民代表劉正有等5人被抓打傷

2005年05月03日

    知情人士向中國人權報告,並請求呼籲援助遭受毒打的訴冤農民。四川省自貢市紅旗鄉、衛坪鄉等失地農民2000多人,原本要向新任代理市長王海林申訴冤情請求主持公正,卻遭到當地警察700多人粗暴鎮壓毒打,農民代表劉正有、毛秀蘭等人被打傷入院治療,至少有劉正有等5名代表遭到拘捕關押。自貢市政府曾經圈占當地農民15,000多畝土地,建立彙東高新技術開發區。對于在這塊開發區上原本較富裕的菜農,自貢市政府沒有給予征用這些菜地的補償,僅給每個農民搬家的安置費用8000元,每月每人生活費54至90元不等。失地農民對于憑空丟失了生活的資源和手段極爲不滿,曾經萬人聯署多方控告尋求公正。但是多年申訴的結果卻是付出慘痛代價:先後有80多位農民被公安司法部門抓捕,被關押拘留的超過20人,被毒打致傷的也有20多人,其中毒打造成傷殘的就有10多人,並有1位農民被逼的求生無路自殺身死。

    自2005年初以來,長期壓制農民申訴的當地主要官員,相繼調離自貢市升任其他地方官職,如原市長羅林書升任四川省總工會黨組書記、副主席,原常務副市長侍俊升任廣元市市長等。失地農民認爲這是一個申訴冤情尋求公正的機會,于是紅旗鄉和衛坪鄉失地農民2000多人相互轉告通知,要在4月20日前往自貢市人大廣場集會,向參與自貢市“兩會”的新任代理市長王海林申冤和尋求公正。但是當地政府卻將此視爲嚴重問題,緊急召開市黨委、市政府、市公安局和高新技術開發區管委會聯合會議,布置警力和官員,嚴禁、杜絕農民在“兩會”期間向新市長請願。這個會議決定統一公安局、各分局、派出所的所有警力,並出動開發區、街道居委會、鄉政府、村及組的工作人員,24小時不休息地阻止農民代表和失地民衆前往人大廣場,凡是不服從勸阻的一律抓起來集中關押。4月20日上午8點多鍾,僅有劉正有等100多個失地農民,由于提前離家外逃躲過了圍追堵截,才得以按照預定計劃來到人大廣場。他們打出了橫幅和標語口號,以及擺放大量的上訪資料和相關媒體報道。當地政府很快調集了400多警察和政府官員,搶奪擺放的資料和請願物品,並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即抓捕劉正有等農民代表。由于有上千的圍觀民衆指責他們抓人搶東西,所以警察們被迫釋放了劉正有。但是自貢政府很快又增派了300多警察和官員,並將劉正有、陳守林、陳小玲、毛秀蘭、鄧淑芬5人扭打押上警車。其中劉正有的腰部、頸部被打傷,還被警察的皮鞋踢傷右腳,後來在劉正有的一再抗議要求下,被押送自貢市第二醫院醫治;婦女代表毛秀蘭被他們拖倒在地毒打,頭部被打起一個腫大的血塊,不得不押送毛秀蘭到自貢恒博醫院救治。目前劉正有、毛秀蘭倆人仍在醫院治療中。

    自貢失地農民問題已經是一個拖延十幾年不予解決的老問題。1993年自貢政府征收了15,000畝菜地,並將這些土地使用權出讓至少收入了50億人民幣。但是對于那些被強行征用土地的農民,拆毀的住房每平米只補償150元,而農民要購買同樣的房屋每平米至少需要850元,也就是政府給予的補償只夠買回原住房的六分之一。當地政府對于失地農民的賠償標准則是:18歲至40歲的農民一次性給予8000元,而40歲以上農民則是每月給予生活費54元。由于高新技術開發區並沒有解決失地農民的工作,所以農民實際上只能靠這點補償賴以生存。自貢市這次強制征地拆遷,涉及的農民10,000多戶30,000多人,其中18歲至40歲的農民,大約只占總人口的三分之一。這也就是說,自貢市政府用收取的不到百分之二的土地出讓費,打發走這塊土地上賴以生存的30,000多農村人口。

    然而與此同時,自貢政府官員及相關權勢集團,卻通過這次征地一夜暴富。幾年前還是自貢市郊農民的劉偉林,由于哥哥劉佑林是自貢市原市委書記,現在劉偉林已經是開發區內呼風喚雨的老板,擁有上億元的財産。劉佑林的“忠誠”下屬陳文賢,雖然僅僅是紅旗鄉的鄉長,擁有的土地、房屋別墅、私人公司、各種汽車等有形資産,已達數千萬元,據說無形資産還有5千萬元。當地農民編了幾句順口溜形容陳文賢的生活:“住的豪華別墅,行的奔馳代步,穿的高檔衣褲,玩的一正五副(指六個女人),吃的山珍龍肉。”

    這樣缺乏公正的所謂征用土地,唯有依靠暴力才可能得以實現,所以強行拆遷房屋的過程充斥著血腥暴力。政府對于不同意拆遷方案的農民,先是以斷水、斷電、斷路加以逼迫,後由公安警察司法官員出面搶農民財物、用炸藥炸房屋、推土機將房屋推平等等。在這一過程中,紅旗鄉會溪村五組40歲的失地農民葉興華,被鄉長陳文賢等人活活逼死,此前另有幾位老人,因政府安置的簡易動遷房環境惡劣而掉進深溝活活摔死。被抓捕打傷的農民更是比比皆是。自1993年以來,自貢失地農民沒有停止過控告抗爭,例如2004年6月,劉正有等4000多農民,每人簽名按指紋,並寫清自己的詳細住址、身份證號碼,向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人大委員長吳邦國、政府總理溫家寶等國家官員投訴。但是迄今爲止,他們的問題雖有衆多國內外媒體報道,卻沒有得到任何實質解決。最近向新任代理市長申訴反遭鎮壓迫害,就是他們艱難漫長維權遭遇的典型反映。
 

    中國人權認爲自貢市維權農民的問題,反映了當今中國大量侵犯農民人身權利、財産權利的事實。由于這種情況絕不是自貢市一城一地的個別情況,而是目前中國廣泛的大量的普遍情況,不能公平認真加以解決,最終必然引發全國性的激烈沖突對抗,將中國推入全國性的動亂和災難之中。中國人權強烈、鄭重呼籲中國政府,必須重視自貢市農民以及類似的社會問題。同時中國人權呼籲中國社會和國際社會,對此關注並發揮影響,促使中國政府公正解決類似問題。這不僅只是關注中國的人權,也是與世界大多數人未來利益密切相關的,因爲一個動亂的中國,並不僅僅只是危害了中國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