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三峽移民權益被官府巧取豪奪,申訴告狀者慘遭拘留、勞教甚至判刑

2004年10月26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三峽移民權益被官府巧取豪奪,申訴告狀者慘遭拘留、勞教甚至判刑。

中國人權近日收到三峽庫區移民的委託書,是委託中國人權代他們向聯合國有關部門遞交控告信,這封控告信是由付先財等650個移民簽名畫押聯署的。在這封由舉世矚目的三峽工程的庫區移民撰寫的控告信中,他們列舉了政策規定的庫區移民的補償等經濟權益,被當地政府官員不擇手段地巧取豪奪,庫區移民往往十成補償難得其一。移民們因此而長年累月上訪告狀,卻被各級政府傳訊、拘留、勞教甚至判刑迫害,已經窮盡國內一切法律或政策規定的手段,卻無法得到公正對待和爭取到應得的補償。

據三峽大壩第一鎮的湖北秭歸縣茅坪鎮移民告訴中國人權,領頭控告的付先財“目前處境險惡”。付先財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代表壩區移民,向中國中央政府、湖北省政府、宜昌地區政府及法院,申訴他們的土地和其他財產被低價徵用甚至剝奪。付先財因此曾被關押和多次審訊,不斷地遭受到威脅和騷擾。付先財上月底再次去北京上訪,但途中被警察強行截回,至今一直處於警方嚴密監視控制下。一名三峽移民維權代表告訴中國人權,當地政府正在整理付先財的黑材料,逼迫他人作偽證,顯然欲將付先財治罪。

付先財等移民原先居住的茅坪鎮,位於長江西陵峽茅坪河與長江匯合處,始建於1700年前的三國時期,被稱為三峽大壩上的第一鎮。茅坪鎮已於2003年5月26日上午8時,也就是三峽庫區蓄水準備期的第一天,在提升庫區水位過程中被滔滔的江水所淹沒。然而居住在該壩區的原居民的土地自1994年始就被超低價徵用,其他的補助費也極不合理。

三峽工程庫區移民在控訴書中指出,按照當時總理李鵬簽署的徵地補償和移民安置條例,他們每畝被徵用的耕地應得標準補償不少於56,000元,而且補償期限應該是15年。然而實際上,當地政府付給他們的補償費,每畝地僅僅為1,408元,補償期也僅僅只有一年。另外政府規定的移民安置費,每個移民應得30,000多元,實際上每人只得到5,000元。他們生活補助費也被剋扣將近五分之四,房屋補償每平方米被截扣百分之四十。

三峽工程庫區移民在控訴書中還指出,在1995年,政府用推土機強行毀掉當初政府鼓勵移民所建的23家磚廠,沒有給予任何賠償,造成移民直接損失二百多萬元。三峽移民們新的居住條件也極為糟糕,他們控訴道,“僅以秭歸茅坪鎮楊貴店居民點、宜昌市夷陵區三斗坪中堡村居民點為例,自從搬遷建點至今已有十二年了,其居住條件、設備根本無人過問,連公共廁所都沒有一間。”移民說他們的生活水準,因而停留在20世紀80年代後期,倒退了十年。

自90年代以來,當地居民有8,000人簽名申述不公待遇,幾十次到縣、市、省和國務院上訪,多次向各級人民法院遞交行政訴訟狀,但是均不予受理。更有甚者,這些申述和上訪的移民代表不斷地受到當地政府的打壓。至今為止,除數十人曾被拘留審訊外,有二人因上訪被法院判刑(高啟章和楊興富),一人被勞動教養(馬德陽),今年五月又有五人(望西東、劉正珍、夏承虎、吳延勝、覃文軍)被逮捕並被刑事起訴。

在最近寫給中國人權的信中,付先財控告道:“我們壩區移民飽受著殘酷的剝削與欺壓,過著艱苦的日子,但政府的‘領導’只顧自己的私利而從不過問百姓疾苦,其悲慘的遭遇簡直無法用文字來表達”。付先財等三峽庫區移民要求中國人權:“早日將我們壩區移民的真實的境遇轉呈和報請聯合國安理會,使我們一萬多移民的合法權益獲得保護,真正體現每個公民的人權。”

中國人權堅決反對中國政府長期以來為了某種短期政治或經濟建設目標不正當剝奪公民財產的做法,特別譴責用非法的手段打壓或逮捕和關押上訪維權人士。中國人權將向聯合國和世界各國轉遞三峽壩區移民的權利被剝奪和被迫害的控告。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