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選村官查賬追貪腿被打斷;司法不立案反歪曲事實判他女兒入監

2004年07月30日

中國人權新聞稿

民選村官甄樹清查賬追貪上千萬,腿被打斷司法不立案反而歪曲事實判他女兒入監,國內輿論呼籲此案關係中國的農村走向請關注。

中國人權得到國內知情人士報告,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三里屯村的民選理財組長甄樹清,由於致力於清查全村上千萬被官員侵吞財產,遭報復被外來的黑社會人員打斷右腿。甄樹清多次到當地公安部門要求立案偵破,警察根本不予理會更不記錄偵查。反之,則在甄樹清5月底被打斷腿後的24天,即2004年6月23日,法院以歪曲事實無中生有的手法,將甄樹清的19歲女兒甄珍判處3年半徒刑。甄珍不服判決依法上訴後,此案近幾天將由唐山市中級法院不開庭審理。國內法學界和關注人權的人士呼籲:海內外輿論和媒體請關注並監督這一案例,因為這一案例不僅關係19歲少女甄珍的前途和人權,也關係到中國正在開展的村務公開和民主制度的農村政治走向。

知情人士向中國人權介紹情況說,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銀城鋪鄉三里屯村,村裡黨政幹部有嚴重腐敗侵吞等經濟問題。於是全村村民公選甄樹清為理財小組組長,決心徹底清查多年來黑箱操作的財務問題。甄樹清理財小組僅是初步查賬就已經發現:村書記劉廣明、村主任王得貴、治保主任仁士寶、會計白秀華等人,利用職務之便侵佔集體資產已達上千萬,非法佔用土地已有上千畝等犯罪事實(詳見社會學家張星岩幫助編輯整理的附件材料)。甄樹清等民選村官一再向各級政府控告,但是區鄉的官員公然包庇或是為其說和,而向北京最高機構的控告得不到任何回音。反過來這些犯有經濟罪行的村黨政幹部卻採用各種手法施加迫害,村幹部韓六江從上海請來黑社會人員梁慶彌,帶著打手闖入村委辦公室要打查賬人員,理財小組只得退出辦公室中斷查賬。2004年5月30日,一夥黑社會分子又將甄樹清右腿打斷致殘,甄樹清肯定這一惡性事件是村書記劉廣明等人指使的。

知情人士極為打抱不平地告訴中國人權,令甄樹清等民選村官備受打擊的是,這些迫害還進一步株連到了他們的親人,甄樹清的女兒甄珍被判刑就是最突出的事例。甄珍從小常受鄰居肖建啟女兒的欺負,一次意圖嚇唬和報復肖建啟的女兒,用娃哈哈塑膠飲瓶裝的黑火藥炸破了肖建啟家一扇玻璃窗。十分巧合的是,肖建啟家在此前後受到敲詐勒索,敲詐勒索者是安徽省渦陽縣的姚繼福,在公安部門偵查追緝時逃亡,至今沒有抓獲。但是公安卻將甄珍炸破窗玻璃與此敲詐勒索案聯繫在一起,在甄樹清因為清理村黨政幹部財務犯罪被打斷右腿致殘不久,又由法院以合夥敲詐罪判處甄珍有期徒刑3年半。知情人士並且告訴中國人權,中國青年政治學院講師、著名律師周澤就此案表示,“法院對甄珍構成敲詐勒索罪的認定缺乏足夠的證據”;而人權活動人士並擔任本案辯護人的侯文卓女士也指出:此案審理過程中並沒有發現被告人甄珍有任何敲詐勒索行為。律師周澤在獲知本案的背景情況後建議:第一個可以向上一級法院申訴或者提請檢察機關抗訴;第二個可以尋求媒體關注,並同時進行申訴或提請檢察機關抗訴。

中國人權對唐山市中級法院即將進行的甄珍案件的審理十分關注,因為這一案件不僅缺乏可以認定犯罪的事實,而且可能涉及到弱勢群體因維護本身權益而遭受誣陷報復。中國政體不僅缺乏人權意識和保護,更為令人不安的是法律在現實中的執行,常常受到官員的干擾而將無罪者入罪。為維護上海被拆遷戶權益的鄭恩寵律師被判刑,就是將無罪者入罪的非常典型的實例。中國人權在甄珍案件即將由唐山市中級法院審理之際,要求法院必須公正司法和依據事實判案,強烈譴責接受行政干擾橫蠻有罪認定。

中國人權主席(President) 劉青(Liu Qing)
中國人權發佈的報告、聲明、新聞和其他正式文件,統一由中國人權紐約總部發佈。上述文件經由下列二人中任何一人簽名有效:劉青(主席)、Sharon Hom(執行主任)。


/>>

附件:社會學家張星岩幫助三里屯村民編輯整理的侵吞腐敗材料

2004年6月23日,經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正式下發《兩辦關於健全完善村務公開和民主制度的意見》。就在同一天,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人民法院執法玩法,判決該區銀城鋪鄉三里屯村村委會副主任、村理財小組組長甄樹清的女兒甄珍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一個花季少女竟然成為“健全完善村務公開和民主制度”的犧牲品;她的父親甄樹清,於24天前被身份不明的黑社會人員打斷右腿,到當地派出所兩次備案卻無人理會。

甄珍冤案在當下中國絕對不是絕無僅有的特例,其涉案標的和黑幕背景,遠比不久前發生在安徽阜陽阜南縣的村支書打擊報復持刀殺人案要複雜得多也嚴重得多。有良知的中國人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中國社會最低層次的政治體制和權力架構的民主化改革,註定是要在血雨腥風的艱難肉搏中反復啟動的!!

此案不僅關係著一位花季少女的基本人權,同時也關係著位於豐潤區城郊的三里屯村的興衰存亡,以及整個中國農村的政治走向。經當事人依法提出上訴後,此案最近幾天將由唐山市中級法院不開庭審理,敬請海內外媒體予以關注和監督。

一、紀檢委劉力軍公然包庇貪官污吏

(以下是經過三里屯村黨員會、村委會和理財小組認真核實過的上訪申訴材料,其中最為觸目驚心的,是豐潤區區紀檢委負責人劉力軍,對於鄉、村兩級貪官污吏的公然包庇!包庇貪官污吏的劉力軍本人,也免不掉黑吃黑的貪污嫌疑。)
我們是唐山市豐潤區銀城鋪鄉三里屯村民,從2002年春我們村民百姓,就向區檢委反映:我村前兩委(即村支部和村委會)主要成員村書記劉廣明、村主任王得貴、治保主任仁士寶、會計白秀華,利用職務之便,侵佔集體資產上千萬,非法佔用土地上千畝的犯罪事實。

(1)前兩委從87年至今村務、財務沒有公開過,由於群眾反映強烈,2003年2月區紀檢委負責人劉力軍來到村委會,當場將白秀華的帳目拿走並找出兩萬多元現金(這是小金庫的錢),白秀華被帶到區紀委後,劉力軍對舉報人說:“我是豐潤縣調過來的,我一定把這事調查清楚,給老百姓一個說法。”可是,沒過兩天白秀華就回來了。舉報人以為把事情調查清楚了,就去區紀委找劉力軍,他卻說白秀華這兩天拉肚子才叫她回家的。這次劉力軍說話態度和以前判若兩人,我們多次要求回訪,他一拖又拖,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將審計報告送到鄉里,又轉到村委會,審計報告的內容是村委會有小金庫64萬去向不明。到9月份,劉力軍又夥同三里屯原有重大經濟問題的兩委成員改賬,把小金庫的錢改寫成71萬。劉力軍對舉報人說,這71萬沒有貪污行為,是開支合理。

(2)水泥廠投資63萬,銅粉廠投資57萬,鑄鋼廠投資100來萬元。水泥廠、鋼粉廠根本沒有建賬。鑄鋼廠前幾年本來盈利,可是在鋼材形勢不好的情況下破產倒閉,由於帳目不公開而無賬可查。區紀委劉力軍在回訪時說:這是屬於企業丟賬沒法查,水泥廠、鋼粉廠沒建賬屬於失職行為。我村路面硬化不到一年道路反修200多米,實屬豆腐渣工程,而劉力軍說不是豆腐渣工程,是他們工作不負責任。

(3)由文教育局和三里屯劉莊子村投資130萬元在我村建一所教學樓,劉廣明借此機會給承包商李素倉送預付款時索賄2萬元,以後又利用各種藉口向李素倉索賄兩次各一萬元。李素倉在任何情況下都願意作證,劉力軍卻說劉廣明不承認,又沒有旁證,不生效。王宗成、劉澤元、李樹明等十幾名村民蓋房每人送給劉廣明、王得貴兩人上萬元,你不給他們送錢,房子就不批給你。可是劉力軍說,劉廣明不承認又沒有旁證。李素倉在建教學樓時給劉廣明、王得貴、白秀華家裝修,三個人以權謀私不給工錢和料錢。三個人找來一個人來做證,說給了工錢,像這樣的假證劉力軍卻認可了。由此證明,劉力軍和劉廣明等人是在合夥受賄。

(4)1993年三里屯村和外來人劉東華聯營建軋鋼廠,工商執照上註明是三里屯村的集體企業,其中有我村25萬元註冊資金。1993年至2001年沒有協議合同,到了2002年開始定協議,卻沒有了三里屯村的股份。經村民證實,25萬元已經變成劉廣明、王得貴、白秀華的暗股,而且他們都用這筆錢購買了樓房:劉廣明共4處,其中豐潤區三處、市體育場一處、本村住宅兩處。白素華在本村有住宅樓兩處。

(5)劉廣明、王得貴剋扣救濟款。王國玲是我村最困難的一家,她丈夫腦血栓不能自理十來年,去年死去,兩個小孩,丈夫死後無錢送葬,是鄉親們拿出5元、10元、20元、50元湊在一起辦的喪事。2002年區民政局發給王國玲救濟款700元和一噸煤。只給了王國玲一張收據,一噸煤王得貴給了他兄弟王得敬。事情暴露後,鄉里領導張書亭副書記和村婦聯主任陸蘭敏去王國玲家威脅恐嚇叫她承認沒有此事,並叫王國玲寫了字據。

(6)韓樹全是外地人,在我村建軋鋼廠兩個,1998年給我村委會一輛白色桑塔納車,劉廣明在黨員會上講:韓樹全給咱村一輛車,誰要是有事可以用。大多數黨員可以作證,作證黨員有:劉澤鋪,韓素芝,李向深,劉子詳等。去年劉廣明將車賣掉,款歸自己所有。

(7)修京沈高速公路和區外環路佔地300多畝,國家給的佔用土地款不知去向。王守成、劉術柏等十幾戶至今沒有得到青苗損失費,他們願作證。但是區紀委劉力軍接到舉報後不去向群眾調查,更不去找證人調查。

(8)在群眾一再要求下,區紀委劉力軍叫鄉里轉達,說是給劉廣明、王得貴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仁士寶警告處分。2003年10月9日,鄉領導到我村宣佈處分時,召集了黨員群眾代表,宣讀處分後沒有十分鐘就宣佈散會。當事人劉廣明、王得貴、仁士寶都沒有到會。當時群眾上百人不服,77歲的範國珍老人爬進汽車輪胎下不讓他們開走,鄉里幾位幹部只好步行回鄉里。中午12點多鄉黨委副書記張某和鄉派出所所長李長文帶隊來到村裡,連拉帶打將老人從車下扯出來。本村村民劉福權聽到老人的叫罵聲出面阻止,隨後群眾越來越多,跟鄉里幹部講理,鄉里領導走了,派出所所長李長文和五、六個民警卻沒有走,一直鬧到下午四點多鐘。鄉里領導打電話叫群眾代表甄樹青去鄉里調解,70多歲的劉淑樺找到鄉里評理,鄉里十幾個人將老人拖到大門外,鄉紀委副書記張書亭拿起老人的一隻鞋往老人嘴裡塞,不讓老人說話。後經調解鄉里給老人300元錢了事。過了一夜,兩個老人住進醫院,鄉里又給老人1200元錢的損失費。當天晚上6點多,劉廣明和派出所民警在鄉政府大門外10米處揚言說,我村群眾誰再帶頭鬧事,就先抓起來打昏了再說。

(9)我村十幾年前的會計是白秀華,現金保管是梁浩成。因為梁浩成是劉廣明的貪污障礙,就把梁浩成調到鑄鋼廠當會計,鑄鋼廠倒閉後,梁浩成回家。村委會長期只有白秀華一人既管帳目,又管現金。所以他們侵佔集體資產一路順風,沒有任何障礙。

(10)鄉里和村委會在群眾的強烈要求下,同意建清查小組,清查過程中,查出建造軋鋼廠在2002年和村委會定了一個假協議,每年交村委會10萬元。然而,在從1993年至2004年12月的帳目中,只能查到27874.49元的入帳,還差90多萬元沒有下落。第一軋鋼廠2004年6月1日承包期滿,差承包費30萬元卻還在繼續承包。

(11)劉廣明、王得貴無視黨紀國法,非法佔地300多畝,村辦企業用地都沒有土地部門的批示,他們打著養殖業的旗號佔地,有的建了工廠,有的蓋了樓房。和劉廣明、王得貴有關係的農戶打著養殖業的牌子每戶佔用8分地,卻沒有一戶搞養殖,反而蓋起了正式住房。高建軍自己佔地8畝什麼也沒幹,把地轉包給別人,每年從中得利兩萬多元。

(12)我村原小學和橡膠廠被鄉里佔用20多年,不給村裡一分錢。原小學校舍被用作鄉敬老院,橡膠廠被鄉里包給別人,本來這些土地和財產都是三里屯的,為什麼被鄉里白佔20多年?

以上事實去年10月去北京中紀委,今年2月6日又去中紀委反映,都沒有任何說法。老百姓是有理無處說。所以我們村民求助於法律和新聞界,能給我們討個說法。

二、鄉書記李本道打和,黑社會梁慶彌出手

(以下是三里屯村劉澤普、劉玉華、李向申、甄樹清、梁慶鳳、白明利共6人寫給北京某報刊“周主編”的求助信,時間是2003年12月22日。從信中可以看出,這位周主編曾經幫助三里屯村民轉交過上訪申訴材料,結果是貪污村集體財產幾百萬元的原村黨支部書記劉廣明、村長王得貴,只得到黨內警告的處分。然而,這位周主編再次接到求助信後,並沒有“發揮輿論監督的作用”,致使貪官污吏越發囂張。2004年5月30日,終於發生了三里屯村村委會副主任、村理財小組組長甄樹清被不明身份的黑社會成員毒打致殘的惡性事件。2004年7月28日,筆者專門就此事對甄樹清進行電話採訪。甄樹清告訴筆者:5月30日把他的一條腿打斷的幾個人他並不認識,是不是與2003年12月闖入村委會鬧事的梁慶彌有關,他也不知道。但是他敢肯定幕後指使者就是既有勢又有權的劉廣明、王得貴、李本道、劉力軍等人。正是由於這個原因,他兩次到派出所備案,派出所都不敢立案受理。)

周主編:
您好!
今天我們全體村民推選幾名代表來到北京想和您見一面,向您講述一下自從您給唐山市紀委發函以後,村民們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困難處境。
您發函以後,豐潤區紀委對我村有重大經濟問題的原村黨支部書記劉廣明、村長王得貴作出黨內警告處分,引起全體村民的極大憤慨,我們馬上向豐潤區、唐山市紀檢委反映情況:我村幾百萬元的鉅額資金去向不明和這二人的個人鉅額財產來歷不明問題,根本就沒有調查,就這樣匆忙作出決定,是非常不符合事實的。在全體村民的強烈反映下,豐潤區紀檢又給二人作出嚴重警告的處理決定。全體村民還是不服,繼續向豐潤區、唐山市紀檢委反映問題,這一下可惹來了麻煩。首先是鄉黨委書記李本道出面,替貪官劉廣旺、王得貴二人與村民打和,於本月12月18日會見我村4名舉報人甄樹清、梁慶山、梁國臣、白純光,說是“你們鄉里鄉親的,難道還真想把劉廣旺、王得貴二人送進監獄不成?!”這4名舉報人態度非常堅決,說是懲治腐敗是全黨全民的頭等大事,你身為鄉黨委書記怎麼樣能為貪官打和呢?!
由於村民沒有答應鄉黨委李本道書記的要求,沒過兩天我村有重大經濟問題的原兩委成員韓六江,便從上海請來黑社會人員梁慶彌找舉報人甄樹清尋畔鬧事。甄樹清是我村全體村民代表一致推選的“村民理財小組組長”,當時他正在村委會辦公室查看本村賬目,梁慶彌帶領外地兩名打手闖入村委會辦公室要打查賬人員。迫於無奈,理財小組人員只好退出村委會辦公室,不能再繼續查下去。梁慶彌本是三里屯人,長期以賭博為業,被召回村子前正在上海附近搞大型賭博,這次被韓六江等人請回村裡,就是專門對付舉報人的。長期以來我村幹部的貪污腐敗問題不但沒得到查處,舉報人的生命還處在極度危險中,所以在我們沒有任何出路的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再次求助周主編,請您在百忙中幫我們發揮輿論監督的作用。這兩個貪官已經和當地政府個別領導,包括鄉政府黨委書記李本道、豐潤區紀檢委負責人劉力軍形成了一個關係網,我們村民百姓真的是沒有出路了。貪污鉅額公款還不讓查,誰查就打誰,在我們法制國家裡,能容忍下去嗎?詳細情況和您見面的人會談的。
2003年12月22日
寄信人:劉澤普、劉玉華、李向申、甄樹清、梁慶鳳、白明利
(甄樹清家電話:0315-3232058。手機:13784648569。)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