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奧委會稱不管人權牟傳珩即被正式逮捕

2001年08月28日

羅格說奧委會不管人權﹐中國政府應聲逮捕異議人士牟傳珩。中國人權主席劉青說﹐奧委會可以視自己為體育組織﹐但是中國發生的人權迫害確與奧委會有某種形式的關聯﹐奧委會不該對此不負任何責任。

中國人權從異議人士牟傳珩的親友處獲知﹐中國安全局警察已經通知牟傳珩的妻子荊秀蘭﹐牟傳珩被以“宣傳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正式逮捕。青島市國家安全局的警察﹐8 月 28 日下午六點多鐘前往牟傳珩家﹐向家屬宣讀青公刑字(2001)017 號逮捕通知書。一位自稱是負責牟傳珩案件的安全局警官同時通知﹐牟傳珩目前被關押在青島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這一逮捕通知恰巧發生在國際奧委會新任主席羅格訪問北京﹐並且向國際媒體明確表示奧委會不管人權之後。在羅格說出“監督、游說或者影響人權不是國際奧委會的任務”後﹐相隔不到 24 小時﹐中國政府就正式逮捕了山東異議人士視為精神領袖的牟傳珩。每當有中國人以和平方式表達他們的看法而遭到懲罰時﹐中國人權會告知國際奧委會﹐我們深信國際奧委會應該關心此類人權迫害。

中國人權還從山東異議人士燕鵬的親友處得知﹐在牟傳珩被逮捕之前燕鵬已經遭到逮捕﹐並且已經正式通知了燕鵬的妻子鐘顯業。青島國家安全局原來在拘留燕鵬時﹐曾經向燕鵬的親友明確表示﹐要以勞動教養的形式﹐處理他們所謂的燕鵬“偷越國境罪”。但是現在突然轉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說明中國政府要以嚴重得多的罪名﹐對燕鵬不是勞動教養而是判以徒刑。

牟傳珩是中國老資格的異議人士﹐1979 年民主牆運動的重要參與者﹐參與或是主辦了民刊“海浪花”、“理論旗”、“志友論壇”﹐以及組織領導了民眾組織“志友學社”的活動。牟傳珩因此於 1981 年被捕﹐按反革命罪判刑一年﹐但釋放 20 年來始終遭警察監控騷擾。牟傳珩主張“廣交友不結社”的策略﹐期望異議人士能夠既爭取民主又避免鎮壓﹐他同時提倡“圓和”的民間與政府雙勝都贏的溫和政治主張﹐是中國山東省異議人士的精神領袖。牟傳珩 8 月 13 日被警察拘傳並進而刑事拘留的起因﹐是因為他大力呼籲營救燕鵬﹐強烈譴責和揭露國家安全局逮捕燕鵬中的非法行徑。

燕鵬也是山東省重要的異議人士﹐他 1989 年參加民主運動以來﹐已經三次遭到公安警察拘捕﹐他的生意興隆的酒店﹐也因為公安警察的惡意干涉恐嚇而被迫關閉。燕鵬 2001 年 7 月 11 日旅遊中﹐在廣西省北海市被抓捕﹐國家安全局加諸燕鵬的罪名是偷越國境。國家安全局為了阻止牟傳珩向國際披露抓捕燕鵬﹐從而影響正在申辦奧運關鍵時刻的投票﹐告訴牟傳珩和燕鵬的妻子鐘顯業﹐燕鵬沒有什麼問題很快就會釋放。但是中國獲得奧運主辦權第二天﹐國家安全局就正式逮捕了燕鵬﹐並剝奪燕鵬聘請律師進行辯護的權利。牟傳珩對此極為氣憤﹐一個多月來不停的籌劃親友營救﹐向國際呼籲和在媒體上揭露譴責﹐因而被中共當局視為必欲除之的眼中釘。

中國人權強烈譴責中國政府逮捕迫害牟傳珩和燕鵬。中國人權主席劉青對牟傳珩和燕鵬先後遭到逮捕深表懮慮﹐劉青說根據中國刑法有關宣傳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規定﹐這一罪名將被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但是由於牟傳珩是山東省異議人士的精神領袖﹐他的刑期還有可能被從重判處五年以上徒刑。劉青在中國獲得奧運會主辦權之後曾說﹐如果國際奧委會不去兌現對中國的人權承諾﹐可能給予奧運會的主辦權反而鼓勵了中國政府放膽迫害。不幸的是國際奧委會確實不準備兌現承諾﹐而從中國最新得知的這些信息﹐證實中國政府又確實受到鼓勵似的無所顧忌的迫害人權。國際奧委會在支持給予中國主辦權時承認﹐國際奧委會已經進入政治領域﹐對改善中國的人權也有所承諾﹐羅格當選奧委會主席時也說將要求北京落實。中國人權將通過各種形式和影響﹐敦促國際奧委會體認人權上的責任﹐兌現對中國的人權改善作出的承諾。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