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獄警揚言對劉念春“突然死亡”不負責

1998年08月25日

著名異議人士劉念春病情日益危重﹐獄警說“劉念春突然死亡不負責”﹐更使親屬十分恐懼﹐不得不向即將訪華的聯合國人權高專瑪麗.羅賓遜、將要會見中國外長的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呼籲求救﹐中國人權代為翻譯並轉交信件﹐也要求為挽救劉念春的健康和生命作出努力。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得劉念春母親吳惠芬、妻子儲海藍致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瑪麗.羅賓遜、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的求救呼籲信。她們在信中說﹐劉念春由於監獄的虐待﹐身患多種嚴重疾病﹐目前病情更出現新的惡化﹐健康乃至生命處於危險中。雖然劉念春和親屬一再要求監獄當局﹐依法給劉念春治病和允許保外就醫﹐但是監獄既不允許保外就醫也不予以治療。她們要找北京主管司法的書記﹐卻被便衣警察在鬧市區綁架和非法拘禁。與監獄當局交涉﹐警官居然說﹐劉念春突然死亡他們不負責。所以﹐在萬般無奈下﹐劉念春的母親和妻子﹐要求 9 月 6 日訪華的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瑪麗.羅賓遜、9 月份將要會見中國外長的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在訪華及會晤中國外長時﹐敦促中國政府遵循法律﹐允許劉念春治療疾病和保外就醫。

劉念春是中國老資格的異議人士﹐民主牆民刊《今天》編輯﹐和平憲章運動北京召集人﹐勞動者權利保障同盟主要籌辦人。他被關押拘禁數十次﹐兩次被秘密逮捕 17 個月﹐多次在監獄已達7 年。因被警察放縱的犯人打傷內臟﹐腸內有 4 厘米長的腫塊和潰爛。同時還患有下頜骨腫囊、高血壓和胃病。監獄勞改隊長期不給劉念春檢查治療﹐致使他健康和生命處於危險中﹐親屬多年來為此呼籲﹐並且也飽受迫害。

中國人權已將給人權高專和國務卿的信翻譯成英文﹐分別送交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瑪麗.羅賓遜、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中國人權同時也要求人權高專瑪麗.羅賓遜、國務卿歐布萊特﹐運用她們的巨大影響﹐以及與中國領導人面談的機會﹐促使劉念春得到治療疾病和保外就醫的法律權利﹐並進而促使中國政府切實保障犯人享有法定維護健康和生命的權利﹐為中國改善人權做出努力。


>


>

劉念春母親吳惠芬、妻子儲海藍致聯合國人權高專瑪麗.羅賓遜、美國國務卿歐布萊特的呼救信全文如下﹕

尊敬的聯合國人權高專瑪麗.羅賓遜女士∕美國國務卿歐布來萊特女士﹕

中國公民劉念春目前處境危險。長期以來﹐他身患多種疾病﹐得不到醫治﹐病情日益加重。我們 8 月 20 日探視劉念春時獄警表示﹐“劉念春要是突然死亡﹐政府就不負責任。”親屬對此萬分擔懮﹐恐慌﹐故訴求於您﹐切望能夠敦促中國政府保證劉念春生命安全和健康。

劉念春今年 50 歲﹐他於 1995 年被抓後以“擾亂社會秩序罪”被中國政府判處勞教 3 年﹐後又增延一年。劉念春自 1978 年西單民主牆事件後﹐3 次因政治原因被判入獄﹐他在獄中先後已度過了 7 年﹐身體受到嚴重損傷。第 3 次入獄以來﹐遭獄警放縱的犯人打傷﹐患腫塊形成的腸梗阻及潰爛﹐還患有口腔下頜骨腫囊、高血壓、胃病等嚴重疾病﹐一直沒有得到有效治療。

8 月 20 日﹐我們到團河勞改場探視劉念春﹐發現劉念春頸部大片淤血。在追問下﹐劉念春說是因病疼痛難忍而揪出來的。近來﹐在劉念春下腹疼痛3 年之久後﹐又發展到胃痛不能飲食和噁心、腦部和眼部脹痛。

我當即向獄方提出﹐要求立即予劉念春檢查治療。獄警當面謊稱“劉念春沒有書面提出。”劉念春則說﹐“我已無數次向獄方提出治療要求﹐無人理睬。”

在探望之後我即向監獄當局交涉﹐要求查看病歷了解病情﹐並再次提出給予劉念春有效治療﹐卻遭到拒絕。我因此向獄方聲明﹐“如果由於你們不予或延誤治療﹐造成無法彌補的嚴重後果﹐你們要對此負責。”獄方勞教科兩個姓李的干警都反覆說﹐“劉念春要是突然死亡﹐我們就不負責任。”我感到十分驚愕﹐不知兩個干警為何說這種話﹐內心不由得恐懼。

劉念春患有嚴重疾病﹐一直得不到有效治療﹐這是事實。我們今年 8 月 10 日再次上訴北京市主管監獄事務的政法委書記﹐謀求政府本著人道精神﹐依法給予劉念春有效治療。結果我和 82 歲的婆婆﹐在北京鬧市遭到 5、6 名便衣警察綁架﹐非法關押我們 10 多個小時。這無疑是在斷絕我們為劉念春能夠治療疾病進行努力的各種可能。

因此我們萬分恐懼和疑惑。

中國法律規定﹐犯人的人身安全受保護﹐生命健康、醫療需要受保障。可是劉念春被剝奪了這些法定權利。我們對在中國尋求解決深感失望﹐不得已而向您求助。我們知道您 9 月份將訪華(歐布萊特國務卿將會晤中國外長)﹐急切期望您能當面敦促中國政府﹐要求依照中國法律﹐保證劉念春能夠檢查治療疾病﹐並根據勞改法允許劉念春保外就醫﹐以挽救劉念春的健康和生命。不勝感激﹗

吳惠芬、儲海藍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