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西藏活佛被關押絕食生死不明

1997年09月08日

負責為中共尋訪靈童又與達賴喇嘛合作選出靈童﹐因而遭判刑的恰扎﹒強巴赤列活佛(Chadrel Rinpoche)在絕密狀況下關押於川東第三監獄﹐因抗議中國政府非法迫害自七月開始絕食﹐目前生死情況不明﹐中國人權抗議和譴責中國政府對宗教人士的違法人權侵犯﹐呼籲國際社會和宗教界對絕食的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給予聲援幫助。

中國人權從國內獲知﹐並且經不同的消息來源核對﹐確信原西藏自治區政協副主席、西藏日喀則市札什倫布寺管理委員會主任、十世班禪轉世靈童尋訪委員會主持人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目前被中國政府秘密關押在大足縣川東第三監獄。隸屬四川省的大足縣離重慶市一百八十多公里﹐是一個偏僻閉塞山區﹐不通飛機、火車和輪船﹐交通依靠數量不多的公共汽車﹐從重慶到大足縣坐汽車要六個多小時。這個監獄歷來是中國政府秘密關押有重大影響或十分敏感犯人的場所。毛澤東指定的風反革命集團首犯胡風﹐曾經在這個監獄秘密關押二十多年﹐直到胡風釋放以後外人才逐漸知道。文化大革命時期獨攬四川省黨政大權的劉結挺張西挺夫婦﹐在毛澤東周恩來那裡失寵以後﹐也曾在這個監獄中被關押多年。據說﹐曾經擔任中國共產黨副主席的王洪文﹐也曾經在這裡被關押過一個階段﹐後來由於嚴格保密做得不好而轉往其他監獄了。這個監獄中甚至關押過中共的國際友一個印度尼西亞共產黨的主要負責人﹐就曾經在這裡關押過多年。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現在關押在胡風原來的囚室裡。

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現年五十八歲﹐是中國政府委派的尋訪十世班禪轉世靈童工作的主持人。他在主持這一對中國政治極度敏感的宗教活動中﹐與西藏的宗教領袖達賴喇嘛合作﹐挑選了他們認為符合宗教規定、將成為與達賴喇嘛同樣地位的另一個宗教領袖的靈童﹐並且在一九九五年五月﹐在中國政府之前由達賴喇嘛向西藏和世界宣佈了。一九九五年五月﹐中國政府將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秘密關押在四川成都﹐但是對其親屬卻說是因為突然患病而留在成都醫治。然而中國政府卻派遣工作組進駐札什倫布寺﹐並在報紙上點名批判恰扎﹒強巴赤列活佛。一九九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西藏日喀則市中級法院秘密審判恰扎﹒強巴赤列活佛和另外兩人﹐以分裂國家和泄露國家機密的罪名﹐判處恰扎﹒強巴赤列活佛有期徒刑六年﹐並附加剝奪政治權力三年。據說﹐這是西藏十五年來判刑和關押的最高級別的官員和宗教領袖。一九九七年四月底五月初的一個深夜﹐恰扎﹒強巴赤列活佛被秘密轉押到四川省大足縣第三監獄關押。

恰扎﹒強巴赤列活佛關押的地方﹐被第三監獄的人稱為監獄中的監獄。在高牆電網層層圍牆的嚴密包圍中﹐有一塊與整個監獄割開的單獨小院落﹐這是川東第三監獄的嚴管隊。嚴管隊是有中國特色的監獄的特殊部份﹐它被與整個監獄隔離開﹐由警察和所挑選的受信任的犯人﹐在不允許與監獄其他犯人接觸的隔絕環境裡﹐對獄方決定嚴加管理進行懲罰的犯人﹐實施二十四小時極為嚴酷的管理。恰扎﹒強巴赤列活佛所關押的地方﹐還不屬於嚴管隊﹐而是獨立於嚴管隊之外的後面小院落﹐就是嚴管隊的干警也不允許進入這一神秘小院。這種條件和嚴密的管理措施﹐都是為了確保在這神密小院中關押的人和情況﹐即使監獄中的不相干官員﹐也休想了解知道。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的姓名不許說﹐從前關押過的許多重要犯人﹐如劉少奇﹐就給他起了一個假名字﹐胡風當年關押在這裡的名字叫張光仁。所以﹐第三監獄的有些干警﹐至多只知道這裡關押了一個帶眼鏡的西藏人﹐其級別是副軍級的官員﹐是西藏政協或人大的頭頭﹐犯有分裂祖國罪行等等。事實上﹐這個小院中的人和情況﹐只有川東第三監獄的政委和一個副政委知道﹐也只有他們兩人才有權進入嚴管隊後面的這個小院子。這個監獄的行政當局﹐包括監獄長在內﹐都不可以進入或是過問這個小院內的事情﹐兩個政委是直接受命於北京的司法部﹐有關小院內的事情也只對司法部負責﹐他們只接受來自司法部的指令﹐也只向司法部彙報情況。在這個小院內﹐還關押了一個由監獄當局特別挑選的犯人﹐他負責做飯同時也擔負監視和彙報等任務。這個犯人自關入小院後﹐也不允許再離開。從前看管劉結挺張西挺的犯人﹐是直到很多年後劉張二人保外就醫了﹐才離開小院回到一般犯人的大監號。這個犯人做飯做菜所需要的米麵蔬菜等﹐並不從監獄犯人的大夥房領取﹐而由一個固定的警官負責到市場購買﹐通過牆上的小窗口交給犯人。

恰扎﹒強巴赤列活佛在川東第三監獄受到嚴酷的監視管理。監獄不允許他與家屬外界通信﹐更不要說親屬前來接見探望了。當然也不准許恰扎﹒強巴赤列活佛離開關押他的院落﹐或是進行一些活動。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為了抗議這種虐待和人權侵犯﹐自七月起即開始絕食抗議﹐要求至少可以享有中國勞改法規定的犯人的最基本權利。信息來源說﹐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的身體和情況都很遭﹐迫切需要得到國際的聲援幫助﹐促使中國政府放棄對他的這種非法迫害。從中國人權得到的最後消息看﹐無法推斷恰扎﹒強巴赤列活佛是否恢復了進食。中國著名的政治犯魏京生曾經抗議監獄的迫害和虐待﹐在監獄裡絕食一百多天﹐也沒有能夠迫使監獄放棄迫害。所以﹐將近六十歲的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的處境﹐是令人懮慮的。

中國人權強烈譴責和抗議中國政府對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的違法迫害。中國在勞動改造法規和其他有關規則中明文規定﹐在監獄服刑的犯人﹐有權每月會見親屬並且通信。如《監獄勞改隊管理工作細則》中就明確做了規定。這顯然是犯人最基本的權利﹐聯合國《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準規則》第三十七條也規定﹕允許囚犯在必要的監督下以通信或會見的方式定期同其家人或名聲好的朋友聯繫﹐但是恰扎﹒強巴赤列活佛卻被在絕密情況下關押﹐他應該享有的這些權利都被剝奪殆盡﹐是極為嚴重的人權侵犯和迫害。對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的這種關押﹐也牽扯一個嚴重的民族問題。在中國強權政治統治下的西藏﹐是中國諸多不斷反抗和獲得世界同情聲援的民族地區之一﹐而且是反抗最強烈並最受關注的。中國政府對於西藏﹐歷來是大棒加胡羅卜政策﹐毫不鬆懈地運用國家的強大專政力量﹐嚴密控制這個地區﹐唯恐不滿的藏人將不滿暴發為抗議行動。

恰扎﹒強巴赤列活佛在藏人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對他如此嚴密控制和剝奪﹐就是出於對藏人和西藏地區壓制的需要﹐企圖依靠這種壓制最終消滅不滿和反抗。這當然是中國政府的一相情願﹐歷史上數百年甚至數千年被壓制的民族﹐不斷的重新站立起來﹐就說明瞭壓制不能消滅不滿和抗議﹐只會製造、最多只能延緩民族間的痛苦和災難﹐真正解決問題唯有民族間平等的對話和尋求和解方式。對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的判刑和絕密關押﹐同樣是極嚴重的宗教迫害和宗教事務干涉。中國政府在憲法和所有的宣傳中﹐都說宗教信仰自由。實際上﹐中國政府對待宗教的態度﹐不是當做政治工具就是視為政治敵人。中國政府要恰扎﹒強巴赤列活佛做它的政治工具﹐按北京的指揮棒選靈童﹐恰扎﹒強巴赤列活佛卻按照宗教的習俗與達賴喇嘛合作選靈童。這本來是宗教內部的事務﹐與中國政府毫無關係﹐卻被中國政府按上了分裂祖國和泄漏機密的罪名﹐判了重刑不算﹐而且進行完全封閉隔絕的人權迫害。對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的肆無忌憚的剝奪和侵犯﹐可以說明中國政府究竟實行的是什麼宗教政策。

中國人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政府對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的迫害﹐並以各種可能的方式向中國政府施加影響和壓力﹐迫使中國政府做到﹕重新審理恰扎﹒強巴赤列活佛一案﹐中國政府不得干涉西藏內部的宗教事務﹐撤銷將宗教事務定性為分裂國家泄漏機密判決﹔重新審理改變判決之前﹐必須首先恢復恰扎﹒強巴赤列活佛在監獄關押中的權利﹐如《監獄勞改隊管理工作細則》明確規定的﹕見家屬、與親人、友好人的通訊權利﹔ 向國內和國際社會公開恰扎﹒強巴赤列活佛的關押情況﹐允許國際紅十字會和其他國際人權組織前往監獄﹐實地探望了解恰扎﹒強巴赤列活佛關押中的真實情況。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