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共的椅子雜技

2009年10月27日

王力雄

王力雄論述關於政治和種族壓迫的交互影響。他主張中共領導人應使用人道思想停止鎮壓,而非用民族主義來操控漢人的支持。

原來我總是試圖說服少數民族朋友,不應該把他們受的苦難看作民族壓迫,因為漢族也一樣受壓迫。中國各民族的苦難根源都在專制制度,改善苦難的處境不 是各民族相互鬥爭,而是團結起來改變社會政治制度。然而,對毛澤東時代也許可以這樣說,各民族所受的迫害是同樣的,但是在1990年代以後,少數民族所受 壓迫明顯超過了漢族。尤其在新疆,漢人已經與政府結成壓迫當地民族的同盟。

民族問題從政治壓迫變成民族壓迫,是一種危險的變化。如果是政治壓迫,只要改變政治,壓迫就可以解除,各民族還是可以在一起共建新社會。而若少數民 族認為壓迫是來自漢民族,政治的改變就不會根本解決問題,只有民族獨立才能解除壓迫。這對中國的政治轉型會非常不利,因為改變政治制度不僅不會使少數民族 留下,反而會借轉型期的國家控制力衰弱追求獨立。那一方面會縮小中國民主力量的發言權和活動空間,給法西斯主義和大漢族主義提供土壤,另一方面將會帶來漢 民族與少數民族之間的衝突和仇殺。

不幸的是,新疆的情況正在向後者發展。中共把民族主義當作蠱惑和煽動的精神工具,的確起到了把新疆漢人拉在中共一邊的作用,但同時也把當地民族推到 了敵對一邊。那種敵對不僅是對中共政權的敵對,還是對整個漢族的敵對。我一直奇怪中共的一廂情願,居然可以指望一個「中華民族」的人造概念把56個民族統 一成一個民族,再以民族主義的鼓動使整個中國按照它的指揮棒一致對外。然而只要「中華民族」的概念不被其他民族認同,被鼓動起來的民族主義就不會只充當政 權的武器,而是每個民族都可以為我所用,用民族主義煽動和凝聚自己的人民,並作為求民族分離和獨立的根據。

中共在權力運作方面有極高造詣。幾千年的權術文化在中共這裡集大成,被發展到爐火純青、登峰造極的高度。旁觀中共的權力運作,我眼前常出現那種椅子 雜技的表演場面——椅子一張接一張架起來,上面有人在做倒立、滾翻等技巧,越架越高的椅子搖搖晃晃,全靠上面的人掌握平衡,保持不倒。今日中共也達到了這 種令人歎為觀止的水準,椅子已經架到了不可思議的高度,仍然還能維持平衡。然而平衡不會無限地維持下去,椅子也不可能無限地架高,總會有一個時刻,所有椅 子嘩啦一下垮掉,那時架得越高,垮得就會越狠。對它必垮掉,我毫不懷疑,唯一不能確定的只是時間而已。

與其權術造詣相反,中共權力集團卻極少人文精神。中共執政的半個世紀,人文傳承被割斷,人文教育被置於無足輕重的邊緣,即使是今天受過良好教育的新 生代官僚,也多是單一化的技術型人才,有知識而無心靈,崇拜強大蔑視弱小。他們依仗的只有權力體系和權謀手段,擅長的唯有行政與鎮壓,動輒掛在嘴邊的加大 力度、嚴打、重典等,一時似乎有效,卻是治標不治本,甚至是飲鴆止渴。人文精神的缺失使權力集團無法面對文化、歷史、信仰、哲學等更為深入的領域,解決問 題的方法詭詐卻單薄,只能以應急救火的方式平息事件。而民族問題恰恰首先是人文問題,必須具有人文的靈魂才能找到正確之道。從這個角度看,中國的民族問題 今日走入死胡同有一種必然。而展望未來,也難以指望中共能夠突破,因為人文的復興絕非可以召之即來。

轉自《新世紀》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