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何德普為囚犯人權致國際奧委會主席 公開信

2008年08月06日

正在獄中服刑的政治異議人士何德普於今年4月就囚犯的人權問題,寫信給國際奧委會主席雅克·羅格,反映原本就惡劣的監獄條件,因北京奧運而更加惡化。信中呼吁羅格參觀北京市第二監獄,了解和關注囚犯的人權狀況。這封信經過輾轉周折,何德普的家屬最近才收到,並授權中國人權發表。

公開信全文如下:

尊敬的奧委會主席雅克·羅格先生:

你好!

我是中國的一名政治犯,2002年因在國際互聯網上撰文發表政治見解,被中國政府判刑8年。因本人住在北京,現被關押在北京第二監獄17分監區。今天是北京奧運會倒計時100天的日子,我給你寫信的目的,就是想借奧運會這個“催化劑”改變一下監獄裡的人權狀況。我想,哪怕是一點點根本上的變化也好。我最擔心的是“催化劑”在中國的監獄中不會起到任何催化效果。

你在去年8月初,就中國舉辦奧運會發表的“是催化劑,不是萬能藥”的文章,我讀過許多遍,這篇文章當時發表在美國《國際先驅論壇報》上,也被中國的新聞媒體以不同的標題所轉載。你在文章中說:北京奧運會使中國成為世人矚目的中心,人權和其他組織自然要借此機會突出他們的事業,吸引人們對他們主張的改革的注意。然而,奧運會隻能作為催化劑,不是萬能藥。你說的話很實在,我也不相信,中國監獄中的酷刑及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等處罰現象,通過一屆奧運會就徹底給與解決了。但問題是,關鍵看監獄裡的人權情況是向好的方向轉化,還是向壞的方向延深?催化劑是否能起到它的催化作用?

我想,奧林匹克運動,不應僅僅被理解為各種積極運動的集中比賽活動。它既是競技運動,更應該被看成是一種貫穿於人類美好價值觀的社會進步運動,或是人類文明提升的運動。正向你在《是催化劑,不是萬能藥》一文中所講述的那樣,奧林匹克運動並非存在於真空之中。體育是社會的一部分。人們期望奧運會對中國的演變產生象許多觀察家希望的影響。對於北京來說,一大挑戰就是設法滿足這種期望。

下面我從三個方面來簡單講述中國囚犯的人權狀況異常糟糕,急切需要改變的情況,以此作為我們政治犯的期望吧。

一、“特管犯”規定是一種非人道、歧視性的規定。監獄中有一本《特管犯管理規定》。裡面對被列為“特管犯”的人做出了諸多限制的規定,尤其是對不承認自己有罪的政治犯所做出的限制規定就更多了。這本小冊子將不承認有罪的政治犯與普通刑事犯嚴格區別對待,不准他們給家人打電話,不准與家人團聚,不准減刑,不准接受媒體採訪,不准參加監獄組織的文體活動,甚至給家人的信,有許多都收不到。社會上的組織和個人寫給政治犯的信,監獄按規定不給政治犯本人。這本小冊子裡還規定了許許多多對政治犯的特殊限制,這裡就不再一一例舉了。完全可以說,把這本《特管犯管理規定》比喻為種族隔離和種族歧視一點都不為過。奧運會馬上就要召開了,但是我們這些北京的政治犯收到的限制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

二、監獄內的伙食和醫療條件非常糟糕。近十多年來,囚犯的伙食一年不如一年,每個月的伙食質量都不斷下降。原本囚犯們還想通過奧運會時期伙食質量有所提高,萬沒想到,在奧運會一天天臨近的時候,我們囚犯的伙食質量卻變得更加糟糕。囚犯們將政府提供給自己的菜叫做“兔菜”,用其比喻菜中即沒有肉,也見不到油的情況。多年來,監獄存在著兩個“特別高”,一是囚犯們患病率特別高,二是死亡率特別高。而在兩個“特別高”的背后,存在的是三大原因:1、伙食費特別低,伙食特別糟糕,囚犯普遍營養不良。2、患病的囚犯得不到合格的診療。3、按照規定囚犯去室外放風的機會很少。

去年夏天,第二監獄為了迎奧運,搞樓頂的平改坡工程,有近半年的時間不讓囚犯到室外放風。去年5月,監獄為了迎奧運加強監管,監獄長下令將各監區的血壓測量器和體溫表都給收走了,理由是血壓測量器和體溫表內有水銀,擔心被囚犯們食用。現在患血壓高的囚犯平時無法知道自己的血壓值了,其健康受到了影響。監獄醫院裡的條件非常落后,醫生的素質和醫術很低下。現實生活如果得不到改變,我們這些政治犯和監獄中的其他服刑人員的身體健康隻得在奧運會之中不斷被傷害。

三、奧運會臨近,囚犯被嚴格管制。最近一段時期,北京監獄系統的警察加大了對囚犯們在生活條件和學習環境上的限制,本來就小得非常可憐的“學習室”全部被封殺,囚犯們隻得被管理規定捆綁在監房內。監房內有10張床,其面積不足20平方米,據說以后還要加大對囚犯的管理力度,直到奧運會結束。如果囚犯連最起碼生活空間(水房、廁所、電視房、衣物存放室、學習室)都受到限制,還談什麼奧林匹克運動,我看還是講一點人權更實在。

我有個問題想問問羅格先生:每當你來到北京面對歡樂的場面,你是否知道,就在離你隻有不到十幾公裡的地方,北京的政治犯們正在為社會的進步、人類的文明提升而忍受著巨大的痛苦;北京的數萬名囚犯每人手捧著半碗水煮菜,將他們的目光投射於你,對此你有何感受?

最后,我希望你在方便的時候,到北京市第二監獄來一次,了解一下囚犯們的生活,關注一下囚犯的人權情況,將你所說的“催化劑”發揮一下催化劑的作用。我們不求監獄裡的人權狀況得到全面改變,隻求從根本上有一點小小的變化。

祝你身體健康!

北京政治犯何德普
2008年4月26日於北京第二監獄17分監區


欲進一步了解何德普的信息,請參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