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金平講述被關精神病院的經歷

2012年01月11日

北京維權異議人士李金平是朝陽區常營鄉十里堡村居民,原為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警察,2000年辭職。2005年,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去世後,李金平在家設靈堂進行悼念。2008年初,當局在未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強行拆除其私房,砸了趙紫陽靈堂,毀了他賴以為生的苗圃。

李金平多年來一直呼籲為趙紫陽平反,多次上書“兩會”,曾前往天安門廣場拉橫幅進行呼籲,為此多次遭警方關押,長期受當局監控。2010年10月8日,他因關注劉曉波案被警方關押,後被朝陽區國保送進北京市一家精神病院,被強迫吃可疑食物,幾個星期後查出患乙型肝炎,又被強迫服用有致命副作用的藥物。不到半年,他被查出患腦血栓和腦萎縮,警方遂將他轉到綜合醫院治療腦血栓,去年7月才放他出院。

以下是李金平本人所寫的揭露當局利用精神病院對他進行迫害的經過,中國人權做了文字編輯:

我是北京的李金平,男47歲。我在2010年10月8日早上接到境外電話,讓我去天安門廣場看看,說劉曉波得人權獎後有很多人被抓,我沒去。晚上23時,朝陽公安分局國保和常營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從朝陽區十八里店我的暫住地,帶至常營紅瑞洗浴中心,把我看起來了。在此遇到楊靜,她也被看起來了。過了半個多月楊靜被放走。我問所長什麼時候放我,他說:“你不是沒地方住嗎?你暫時住在這吧!”2個警察和一個保安24小時看著我。


北京市朝陽區第三醫院2012年1月5日開給李金平的有關他患腦梗塞、高血壓病和高脂血症的診斷證明書影印件。

到2010年11月30日派出所所長說:“你別再為趙紫陽喊冤了。”我說不。他又說:“你在拆遷協議上籤個字吧。”我說:“不行,800多平米給我100平米的拆遷款,不同意。”“你不同意就換個地方談談吧!”十個警察把我帶上警車,給我戴上手銬,把我送到朝陽區雙橋朝陽第三醫院,它也叫朝陽精神衛生中心,就是精神病院。我看到這個牌子,我流下眼淚。我克制著自己的情緒,說我不違法也沒病,他們說:“說你有病就有病!”,把我帶到病房興奮室。

這個房間共3個人,2個人都是不清醒的人,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這個房間有專門的護士24小時看守,把我和其他病人隔離,不讓我跟其他病人接觸。第一天中午讓我到飯廳吃飯,有個姓王的護士長給我端來一碗米飯(連湯帶菜的飯)讓我吃。我不想吃又怕,他們說我疑神疑鬼,我就吃了五六口飯。我回到病房,感到胃不舒服、噁心就吐了。之後頭痛,睜著眼睡不著覺,一個星期才好轉。

20天之後他們給我化驗血,我不讓驗,他們把我綁在床上強行抽血。化驗後,說我是乙型肝炎大三陽。他們開始給我強制吃藥,吃的是力培酮,說這是調節精神的藥。我吃了藥後全身麻痛、頭痛、心痛。2011年5月3日,我頭痛,左半身麻木,我要就醫,他們不同意。到第二天我感覺嚴重,又求醫生,這才帶我到雙橋醫院照CT,檢查結果是腦血栓、腦萎縮。到6月22日國保來人,給我才轉院到朝陽第二醫院治療腦血栓。到7月28日他們給我才放回來。自己到東方肝泰醫院治療肝病。一個星期3000多元一次治療藥費。

他們讓我回來後不找外國記者、不接觸外界、把嘴閉上,否則還給我送回精神病醫院去。到現在我的生活非常困難,無居所,無錢看病。希望各界熱心的朋友關注、支持我。

電話:13552571554

北京:李金平

2012年1月6日


欲瞭解更多有關李金平的消息,請參閱: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