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討還公道

2011年07月20日

跪吧跪吧,跪不是罪 2009年12月28日攝於北京市高級法院門前。杜斌 攝

攝影者的話:這位上訪者跪在法院門前,希望能打動法官聽她訴說冤情,但法官就像法院門前執勤的這兩名警察一樣對其視若無睹。

艾未未嘉定馬陸「河蟹」大會 2010年11月7日攝於上海。馬亞蓮 攝

編者注:2007年,國際知名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受上海當局之邀在上海北部的嘉定區興建這座樓作為工作室。2010年9月,政府下令拆除這座耗資700萬人民幣新建的工作室,稱該建築是「違章建築」。艾未未認為,此舉是為了懲罰他為2008年四川地震受害者進行的一系列活動。為此,艾未未在11月7日舉辦了一場「河蟹大會」來「紀念這座建築的生與死」。中國當局近年來宣稱要「建構和諧社會」,「河蟹」是用諧音對此進行諷刺。北京當局軟禁了艾未未,使其不能參加「河蟹大會」,但「河蟹大會」如期舉行,各地網友、訪民近千人參加,國保便衣也混入其中。艾未未的工作室於2011年1月1日被強拆。2011年4月3日,艾未未被當局拘留,6月22日獲釋,取保候審期為1年。當局說他因「認罪態度好」而獲釋。6月23日,中國外交部一位發言人說,沒有官方許可艾未未不能離開北京。

母愛 2011年2月11日攝於河南省新蔡縣人民法院。 公民記者 攝

維權人士的話:當關押艾滋病患者權益活動人士田喜的囚車準備開出法庭時,田喜的母親沖上去,用身軀擋住警車,不允許他們帶走兒子。田喜的母親說:「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要上訴,堅決上訴。

編者注:24歲的田喜是河南的艾滋病維權人士。他9歲時在新蔡第一人民醫院輸血時感染了艾滋病和肝炎。田喜為獲賠償上訪數年。2009年8月,田喜找該院院長要求賠償,院長稱醫院不管,起身離開,田喜一怒之下砸了一些辦公設備。2011年2月11日,田喜被以「故意破壞財物罪」判刑1年。他於2011年4月22日提起上訴,河南省駐馬店中級人民法院駁回其上訴,維持原判。

1990年代,河南省大量的非法賣血和輸血導致艾滋病蔓延。河南省官員估計,至2010年底,該省累計感染人數將近5萬,但非官方估計,該省1990年代感染艾滋病的人數達數十萬。

「我要立案」 2011年1月12日攝於上海浦東法院前。詹醫生 攝]

攝影者的話:1月12日下午,上海5 0多名訪民在浦東法院前參加「我要立案」活動。該活動由上海維權活躍人士、從事法律普及的馮正虎發起。馮正虎記錄了47位上海公民向16家上海法院遞交的158件案件,而這些法院對這些案件不受理、不裁決、不作為累計已長達111,357天。在「我要立案」活動舉行當天,訪民們經過安檢進入法院立案廳要求立案。立案廳窗口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看到訪民進來後,大多紛紛離去,拒絕接待他們,其中一人甚至還揚言要毆打訪民。有工作人員見此情景怕影響他人立案,叫出了領導,由領導「調解」,把訪民帶離立案廳來到信訪處。訪民的要求立案活動變成了信訪。

維權人士倪玉蘭在燭光下看電腦 2011年1月1日攝於北京。董繼勤攝

攝影者的話:我們的家已經被強拆。我的妻子倪玉蘭2010年4月14日出獄時,我們被迫流落街頭。兩個月後,在維權人士的聲援下,北京西城分局警察只好把我們帶往御鑫宮賓館1018房間暫住。此後,警察多次要求我們搬離,遭我們拒絕。從2010年12月20日開始,賓館對我們斷電、斷水、斷網至今。此照片是倪玉蘭在臨時居住的旅館內看信件。電腦充一次電只能用兩個小時,晚間靠點蠟燭看電腦。

編者注:2002年,倪玉蘭因拍攝強拆現場遭警察毆打,並被拘留75天。之後,倪玉蘭開始上訪。同年11月,她被以「妨害公務罪」判刑1年;2004年7月至2006年3月,她失去人身自由597天;2008年底,在她的家被強拆之後,她又被以「妨害公務罪」判處2年有期徒刑。她在監獄多次遭毒打和酷刑,因而失去了行走能力。2010年4月出獄後,倪玉蘭和董繼勤成為無家可歸者,在北京的一個公園搭帳篷居住,吸引了許多人圍觀,成為政府打壓維權人士的典型。2011年4月7日,倪玉蘭夫婦雙雙被拘留,倪玉蘭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至截稿時,沒有董繼勤的任何消息。

為入獄的女兒段春芳喊冤 2009年10月23日攝於上海閔行區法院外。金月花 攝

編者注:2009年10月23日,上海市閔行區法院開庭,判處上訪人士段春芳有期徒刑1年半。判決之後,段春芳的母親胡小妹向路人喊冤。

段春芳一直在為2007年因在勞教期間被毆打虐待致死的哥哥段惠民上訪。2000年,段春芳的住房遭政府強拆後,她與失去工作的哥哥段惠民一起開始上訪。2006年11月3日,在北京上訪期間,段惠民被10餘名上海駐京辦截訪人員打傷,回上海後被當局判勞教13個月。被押期間,他病情加重。同年12月31日,當局決定對段惠民所外執行勞教。在被當局送回家的路上,段惠民請求將他送醫院治療,但遭拒絕,並被扔在馬路上。段惠民在家人將他接回家兩天後去世。2009年6月23日,段春芳遭10多名警察圍毆,多處受傷。之後,當局反而指控她毆打警察,並以「妨礙公務罪」判處她1年半徒刑。段春芳於2011年刑滿獲釋。

醒目標語表憤怒 2009年10月28日攝於浙江省杭州江干區太平門直街三新家園小區。士師 攝

攝影者的話:2009年10月28日,浙江省杭州江干區太平門直街三新家園小區朝向馬路一側的陽台,幾乎家家戶戶都懸掛了紅底黃字的橫幅標語。這些標語在朝陽下顯得分外醒目,極為壯觀和震撼!三新家園社區為拆遷安置房,小區業主均為杭州市江干區三叉村村民。因為城市化發展,村民們原來居住的房屋田地被改造成了社區和商業街。但是村幹部在發放拆遷安置款時有嚴重貪污行為,村務未能公開透明。這些橫幅標語表達了村民的憤慨。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該社區離江干區人民法院僅100米遠,離江干區人民政府僅200米遠。如此眾多顯眼的橫幅掛了整整一個月,卻沒人出面為村民們主持公道;相反,卻發生了村幹部動用黑社會手段,毆打在村委會門口聚集靜坐的村民的事情。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在「人民政府」的眼皮底下,這種暴力行為居然能堂而皇之地發生!人們要問:在中國還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

我不是專職攝影師,連業餘攝影愛好者都算不上,但我是一個中國人,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我本能地用手機記錄下這個場景,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讓更多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知道他們面對的是一個怎麼樣的政府。我把這些照片發給你們,當然不是希望獲獎,只是想有一個渠道讓更多的人瞭解事實真相。

父親上訪被毆致死 兒子書寫橫幅抗議 2011年3月攝於廣東東莞長安鎮。中國勞工通訊 攝

攝影者的話:照片中的抗議橫幅是由李根基的兒子書寫的。2010年2月22日,當86歲的李根基試圖向前來視察的市委書記陳情時遭地方警察毆打。李根基在腦部受傷27天後死亡。他因拆遷後房屋面積與鄰居產生糾紛,結果鄰居受腐敗當局的偏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