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家毀園失

2011年07月20日

時間是見證者   2009年4月攝於西安市新城區。劉維夫 攝

攝影者的話:時間是見證者,昔日的民樂園早已沒有了民,沒有了樂。作品對比了同一地點拆遷前(4月)和拆遷後(10月)的情況,是棚戶區人們目前生活狀態之無奈的真實寫照。

時間是見證者   2009年4月攝於西安市新城區。劉維夫 攝

時間是見證者   2009年4月攝於西安市新城區。劉維夫 攝

時間是見證者   2009年4月攝於西安市新城區。劉維夫 攝

上海閔行區政府強拆養殖場   2010年3月16日攝於沈佩蘭的養殖場。 沈佩蘭 攝

攝影者的話:上海閔行區政府在2010年3月16日將我關進一家旅館的房間裡。之後,200多警察開著10多輛警車加上拆遷人員,將我經營了20多年的養殖場鏟為平地,留下了一片廢墟。在養殖場遭強拆的過程中,拆遷人員將屋內房客趕出來,並把他們的生活用品,包括錢,甚至摩托車等物品埋在廢墟裡。整個強拆過程不到半小時。

編者註: 欲瞭解更多有關沈佩蘭的消息,請見「上海訪民自述被關「黑監獄」和家庭養殖場遭強拆經歷」。

垃圾成災   2010年10月11日攝於廣東省茂名市。陳振東 攝

攝影者的話:廣東省茂名市高州縣根子鎮東風街道盡頭的木花橋頭旁邊,地方政府肆意傾倒垃圾,堵塞河流,造成水災,毀壞田園菜場,污染附近居民地下飲用水源。當地民眾多次向高州環保局投訴,但是這些腐敗官僚們不但置之不理,還對維權民眾恐嚇與打壓,動用根子鎮派出所警察進行無休止的威脅,甚至用非人道手段進行報復。

本人曾到環保局告他們,想不到他們找一些由頭,把本人扔進高州市一所大牢關押3個多月;家人給了他們12萬人民幣紅包才勉強讓我出來。可憐家裡老人嘴皮磨破,田園被毀,還要受一肚子冤屈。30米的河道現在只剩幾米,幾十里河床儘是垃圾,水患將至,誰來可憐這鎮上的老百姓啊!

地球上最大垃圾掩埋場中的葬禮   2004年7月16日攝於河南省沉丘縣黃孟營村。杜斌 攝

攝影者的話:在一個位於淮河上游的小村莊,一位因水污染患癌症而死的男子正被下葬。這名男子僅是該村上百名非正常死亡的農民之一,其家人試圖以受害者的葬禮來引起當局對經濟畸形發展所造成災難的關注。死者的一位親屬說:「每家都有人病了。」中國中部數以千計的工廠把淮河當成巨大的排污口,沿河兩岸1.5億人面臨水源短缺和飲水困難,很多村民因飲用受污染的水患上各種病症,死亡人數不斷增多,而掌權者卻沒有對治理污染問題採取有效的措施。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