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文生

New!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維權律師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和家人,其妻許豔在下文中再度為丈夫發出呼籲。文章說,余文生律師曾在2018年“兩會”前提岀修改憲法的建議,現在第三個“兩會”都召開了,他卻仍然被非法羈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至今沒有判決,家人一直無法得知余文生被關在哪裡、有沒有遭到酷刑、身體狀況怎樣。文章還介紹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長環境,及他如何成為維權律師,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銷執照的經歷。許豔也講述了自己為丈夫維權而遭迫害的經歷。她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余文生案,呼籲中國當局依法辦案,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
New!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期間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次日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余文生律師是北京人,卻被關押在七八百公里以外的徐州,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及家人。兩年多來,他的妻子許豔為丈夫維權,頻遭騷擾和虐待,甚至被北京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傳喚審訊三次。2020年5月,“兩會”召開前夕,許豔家再次被員警在其樓下平房上崗。下文為許豔於今年“兩會”開始日(5月21日)發出的被騷擾請求關注的資訊。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被維穩上崗 余文生律師2.5年生死未蔔、久拖不判;...
北京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致信北京市市長和7位副市長及市政府秘書長,請求這些北京市民的「衣食父母官」對自己的市民遭受到的不公,立即給予保護與營救。信中說,余文生律師已經失去自由807天:他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北京市國保人員強行帶走,後被帶到江蘇徐州關押;案件於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迄今未判;余文生律師被嚴重超期羈押,在關押期間從未被允許會見律師,家人不知其死活。許豔請求這些官員「當官能為民做主」:1、立即去徐州市調查余文生律師現在的身體情況、有沒有遭到酷刑,並請給予家屬答覆。2、明確要求江蘇省徐州市政府立即無罪釋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師。3、...
12月5日,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將于12月9-10日在廣州舉辦“世界律師大會”之際,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特對此次會議發表聲明,指出:一、會議的中文名稱“世界律師大會”與英文名稱“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稱,搶走本屬於“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譯名稱,有魚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盜名之嫌;二、在國際上業已存在多個律師界的會議之情形下,另起爐灶興辦這樣一個會議,毫無必要;三、中國的律協有著鮮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質,興辦這樣一個會議難免名不正言不順之嫌;四、會議主題設置為無關痛癢的微觀和技術層次上的“科技進步與法律服務”避重就輕,回避中國憲政、...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書,得知余文生於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妨害公務罪逮捕,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許豔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遞寄出《政府資訊公開申請表》,要求公開余文生入所時間、體檢情況、是否患病及治療、監室情況、管理制度、提審情況、使用手銬腳鐐的情況等資訊。余文生律師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將其案件轉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師情況通報 —— 余文生律師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請政府資訊公開 4月20日,...
在辭舊迎新之際,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發表新年獻辭,稱儘管2017年“霧鎖神州,霾罩中華”,公權肆意違法、冤案接連不斷,人權律師繼續遭受迫害,但他們在2018年仍將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繼續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辯護,以捍衛人權,促進公正。2018年是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20周年,他們呼籲當局履行承諾,儘快批准該公約,讓每個中國人都能堂堂正正地做一回公民。 惟有堅持才對得起這個時代 —— 中國人權律師團 2018 年新年獻辭 霧鎖神州,霾罩中華。當我們用這兩句話開始2018年新年獻辭的時候,朋友們可想而知我們的內心是一種何等的酸楚和悲涼。但是苦難愈深重,...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在致十九大代表的公開信中說,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人權惡化、法治倒退、酷刑氾濫、冤獄橫生,習近平執政五年來,不順應歷史潮流,開歷史倒車,強化極權統治,已不適合繼續留任;建議中共十九大罷免習近平,全面實行政治體制改革,建立建設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中國,還政於民。 建言中共十九大罷免習近平、全面推行政治體制改革 ——余文生律師公開信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代表大會各位代表: 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國人權惡化、法治倒退、酷刑氾濫、冤獄橫生。中共當局言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實際中國無自由、無民主、無平等、無法治,有的是權貴當道、貪腐橫行。 2013年中共當局鎮壓“...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抓捕律師王全璋的案子,今年7月先是被扣留律師證,後又被發還一個無法執業的廢證,當局還施壓其所在律所解聘余文生,並要求其它律所不得聘用。在10月12日國保找余文生談話後,余文生律師的妻子發出呼救信,呼籲大家關注其一家的命運;而之前兩天,余文生律師也發出“個人公告”,稱已做好再次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代價的準備,並交代“後事”。 余文生妻子呼救信 今天晚上有2個國寶又到家裡找余文生律師,要在家裡和余文生談談,因為孩子在家,我讓他們樓下談。國寶從我家樓下的平房中拿的車鑰匙,他們在車上談。說明這個平房現在已經被國寶安排人入住監視。 談話約1個半小時,主要意思2點: 1...
王全璋律師被捕近兩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無音訊的人。當局不僅拒絕他的妻子李文足為他聘請的律師會見他,還對這些律師進行各種打壓。近來,兩位官派律師通過各種途徑找李文足,試圖讓她同意他們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發表公開聲明,指他們違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夥同官方把一個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幫著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實。聲明說,王全璋現處在不自由的狀態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選擇的律師,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況下萬般無奈的選擇。李文足在聲明中表明堅持使用自己聘請的律師,並規勸擬做官派律師者自重。 拒絕官派律師的再次聲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鑑於2017年張軍任職司法部部長以來,各地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採取約談、威脅、恐嚇、不給律師蓋年審備案章、扣押律師執業證等方式對付那些擁有正義感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公然破壞中國法治,余文生律師特建議最高檢察院依法調查張軍是否具有濫用職權的行為及責任。余文生律師在建議函中列舉了包括他本人在內的律師受到打壓的10個案例。 刑事調查建議函 調查建議人:余文生,1967年11月11日出生,北京市人,律師,住北京市石景山區八角北路24棟107室。 被建議調查人:張軍,司法部部長。 調查事項:濫用職權 事實和理由: 2017年自張軍任職司法部部長以來,全國各地司法行政機關繼續採取對律師群體高壓管控,...

頁面

訂閱 余文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