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劉天嬡的證詞——「六.四」遇難者肖波的遺孀

1999年01月31日

肖波,男,1962年6月生,湖南省龍山縣人。1978年考入北京大學,1985年碩士研究生畢業,留北大化學系任教。

肖波於89年6月3日晚在木樨地遇難,左胸前子彈貫通主動脈,動脈被擊斷。5日在復興醫院找到屍體,遇難時年僅27歲。現骨灰存放在家鄉龍山縣家中。

肖波出事時,我正在湖南家鄉坐月子,事後聽聞:89年6月3日晚,肖波與一位老同學相約去木樨地,因為肖波是化學系85級斑主任,聽說木樨地情況緊張,擔心會有本系本斑學生在木樨地出危險。據那位同去的同學講,他和肖波到木樨地沒多久,街燈就全熄滅了,人群開始騷動,槍聲爆起,他倆被擠散,這位同學就在木樨地的橋下躲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回到北大發現肖波沒有回來,急忙約了幾位同學去找,一直到6月5日才在復興醫院找到了肖波的遺體。

肖波死於左胸前子彈貫通傷,主動脈被擊斷,流血過多,而當時復興醫院沒有做掄救槍傷人員的準備,血漿根本不夠用,他們事先只准備了大量眼藥水、紗布,以為戒嚴部隊至多釋放催淚彈驅散人群。象肖波這樣流血過多,無血漿救急而死亡的遇難者佔了相當比例。據復興醫院的醫護人員講,肖波在自己被中彈前曾抬別的傷員來醫院掄救,醫護人員對他有很深印象,沒有想到隨後他自己也中彈被抬進了醫院。肖波臨終前,一直用手壓住胸前傷口以止血,並告訴在埸的人,他有一對剛出生的孩子,請轉告組織,照顧好他們……。

6月16日,我在萬分悲痛中支撐著從湖南老家趕到北京,同來的有肖波的父親、叔叔和我的弟弟。兩天后到八寶山與肖波遺體告別,遺體火化後,骨灰存放在老山骨灰堂;92年又將骨灰取出帶回湖南老家。

肖波的遇難對我是睛天霹靂,當時我生下一對孿生子才70天,在悲痛震驚之下,奶水全無;不久查出雙胞胎孩子中的老大有輕度腦癱,四處求醫,收效甚微,花費巨大。為肖波死於所謂「動亂」,我還受到巨大壓力,北京大學有關部門對我為孩子治病借住學校空房的請求不予理睬,並警告我不准帶孩子在校內走動,有人問起時不能說孩子的父親是肖波。我請求組織上給孩子治病的費用給予適當的補貼,也遭拒絕,甚至連我自己正常的轉乾(我是中央民族大學舞蹈系87級大學畢業生)也因無人證明肖波是「誤傷」而不能辦手續,一直拖延至今。這一切使我真是傷心至極。

如今肖波遇難已近十年,也不見一個「說法」,作為死難者親屬,我們長期忍氣吞聲,噤若寒蟬,尤其是對老人、孩子,絕口不敢提起這件傷心之事,我只想問,何時才能討回一個公道?!

 

劉天嬡 1999.1.19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