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2017年05月25日

北京时间5月25日清晨,中国财新网于首页发表该报驻英美和香港记者的综合报道,称中国富豪郭文贵通过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介绍,认识阿联酋阿布扎比的王储等要人,募集30亿美元基金,成立了阿中基金(ACA),并成为该基金的管理人。该报道说,此事发生在“中国与阿联酋国家层面的合作项目中阿基金”缓慢推进的两三年里。

和先前国内官媒发表的揭发批判郭文贵的文章一样,财新这篇报道,不但在客观上提高了郭文贵在国内的知名度,增加了一般民众对郭文贵事件的关注度,而且还从反面提高了郭文贵爆料的可信度。财新这篇报道给读者的强烈印象是,郭文贵果然背景强大,否则他怎么能从阿联酋权贵那里募集30亿美金呢?单凭布莱尔的引荐肯定是不够的,除非对方相信郭文贵有强大的背景。

财新的报道对郭文贵有利,无怪乎郭文贵在美东时间25日早晨的报平安视频里对胡舒立表示感谢。在这段视频里,郭文贵说,他与阿联酋权贵是十几年旧识,并不是通过布莱尔介绍;30亿美元是掌控的最小基金。郭文贵还说,6月10-16日会通过“明镜火拍”发布经认证的有关海航的重大曝料;如对方执迷不悟,6月16日左右或会作出重大路线转向;十九大胜利召开可能性非常小。

财新的报道在客观上对郭文贵有利,那为什么他们还要发表这样的报道呢?依我看来,因为财新的报道明确暗示郭文贵有强大后台,因此这表明王岐山一派要对郭文贵的后台们下手了。这和上个月30日香港东网文章“习、王、孟达成一致,严惩郭文贵在境内的保护伞”彼此呼应,互为印证。

郭文贵多次爆料傅政华和黄艳,然而在几天前,傅、黄二人分别在媒体上出面亮相,傅政华是出现在公安部表彰大会上,黄艳是出现在苏州举行的世界城市峰会上。这表明当局对海外爆料不理睬不回应、不能让境外媒体设置中国的反腐议题的一贯态度。

几天前,郭文贵爆料,中共高官在澳洲藏有600多个情妇和私生子,他的团队正在澳洲进行DNA取样。有趣的是,不久前,北京开始新一轮官员向组织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工作,其中“子女”一项,特地点名“非婚生子女”也要报告。查阅《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有对违反生活纪律行为的处分,其中一条是,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依情节轻重,给予从警告到开除党籍的处分。

众所周知,中共官场,养二奶成风,有非婚生子女者想来不在少数。这一条纪律若认真实行起来,只怕会造成塌方式效应。因此当局势必会像反腐败一样选择性执行,并以此作为清除异己的利器。但这样做的结果又势必会引起广大官员的恐惧与反感。假若郭文贵手中确实掌握大量的相关材料,对当局会构成不小的威胁。估计当局还是会像对其他爆料一样,装聋作哑,一概不理睬不回应。郭文贵手中的材料有多生猛有多大的穿透力?当局是否都能挡得住?值得观察。在很大程度上,郭文贵海外爆料会造成怎样的后果,还是要看中共内部是不是有人敢于把郭文贵爆的料摆上桌面,提上议程。

日前看到杨建利的群发信件,说郭文贵建议停止白宫请愿签名活动。此前我和建利电话聊天时就讲到这个签名活动没必要,如果说郭文贵有危险,那不是现在,而是此前或此后。如果北京方面要杀郭文贵,动机无非两条,一是灭口,一是惩罚,以儆效尤。在目前,灭口为时已晚,惩罚又为时尚早,所以现在郭文贵并没有生命危险。要灭口,就要赶在开口之前动手。假若在郭文贵亮相爆料前就遭毒手,只是个小新闻小波澜。现在,郭文贵已经开口爆料,引发广泛关注,造成轰动效应,包括北京方面都作出强烈反应。在这种情况下,郭文贵一旦有了三长两短,那不但会招致国际社会的同声谴责,使得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政府遭受极大的压力,而且还必然会使得郭文贵的知名度N倍增长,使得他爆料的可信度N倍增长,从而使得其对国内对党内的冲击力N倍增长。你也许会说,习近平一派不至于做这种蠢事,但免不了其他派别会做这种事,或者是郭文贵在生意场上的仇家会做这种事。我认为也不会。因为他们都清楚,不论哪一派人做了这种事,都会陷入灭顶之灾——舆论首先会指向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而习近平绝不肯背黑锅,所以一定会花大力气清查;美国政府自然也绝不允许在自家地盘发生这种事,因而也会全力清查。倒是在爆料之后,郭文贵不再是焦点人物,出了事引不起多大反响时,其面临的危险性反而可能大一些。

郭文贵显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现在双方已经剑拔弩张,拉开阵势,一场恶斗在所难免——除非一方认输,接受某种不至于太丢脸的失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09期,2017年5月12日—5月25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