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Appeal

馮正虎 2010年4月5日 馮正虎列舉親身經歷的12個案例展示上海司法系統存在的問題
劉紅英 2010年7月22日 文中控訴閔行區房地局和房地產商串通起來,對其居所進行強拆。劉紅英為此到閔行區法院起訴,但法院不予受理;並在隨后兩年到鎮、區、市、中央上訪上百次,無處申冤。 中共上海市閔行區打、砸、搶、關、拘、前無古人
陳慶安 2010年6月10日 年近九旬的上海訪民親筆控訴其一家八口在強制拆遷下的八年痛苦遭遇 我叫陈庆安,1923年1月23日生,今年87岁,是上海市杨浦区沈阳路132弄28号私房产权人. 今天我怀着无比悲愤向你们控告我们一家在在非法强迁下的悲惨遭遇和痛苦经历,八年来在煎熬中忍受着痛苦和沧桑,至今过着无处栖身的流亡生活,在旧社会国民党统治期间尚能给我一栖身之处养儿育女,今天却被杨浦区贪官污史将我一家八口清洗出门,漂泊在外,我之今不明"共产党向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而为什么恰恰杨浦区一片乌云.恐怖和黑暗? 2002年12月26日,那是一个黑色而恐怖的夜晚,...
丁子霖 2010年6月4日星期五 丁子霖、蔣培坤夫婦於“六四”21周年前夜在當年親人飲彈倒下之地祭奠亡靈
在2010年4月27日上海女勞教所超越職責范圍,把毛恆鳳從上海轉送到安徽合肥市女勞教所關押。兩地相距約六、七百公裡。這無疑是現代版的“發配充軍”。但這比古代充軍更殘酷,充軍一到目的地一切苦難便結束了,而毛恆鳳還要長時間在勞教所遭受迫害,苦難遠沒結束! 2010年5月24日我和律師到安徽省合肥市女勞教所想會見毛恆鳳,女勞教所管理科的工作人員查驗了我和律師的身份証件,並作了登記,又向上級領導請示后,同意我們的會見要求。他們表示先安排律師會見毛恆鳳,完了后再安排我會見毛恆鳳。我們表示可以。我們被告知會見時不准攜帶手機、相機、錄音錄像機,他們還對律師進行了嚴格的掃描檢測(...
2010年5月20日 1、河北省石家庄市上訪人陳連清進京反映其父2004年9月被凶手於炳江、吳擁軍等六人當場打死,貪贓枉法的新華分局溫良生、楊建輝,在案發的當天就把凶手全部放跑,還不立案,隻對凶手於炳江一人罰款50元結案,經二次尸檢証明市公安局法醫故意隱瞞傷情,陳連清把以上事實兩次當面反映給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張鐵力,卻得到“不立案通知書”,逼陳連清全家進京上訪,同樣的証據在中央的督辦下,案發28個日后才立案,立案后陳連清全家卻遭到地方政府和公安的迫害,全家被公安拘留,非法拘禁,陳連清70歲的老母親也被拘留兩次,非法拘禁多達12個月,2008年6月陳連清被勞動教養一年六個月,...
吳學偉 2010年5月18日 這是上海維權人士毛恆鳳的丈夫吳雪偉傳給中國人權的材料。因2009年12月25日毛恆鳳在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審判劉曉波時在法庭外抗議,2010年2月25日,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對其傳喚,隨后處以行政拘留十天。3月4日,上海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又以同樣理由決定對毛恆鳳勞動教養一年六個月。直到5月17日,毛恆鳳家人才得知毛恆鳳已被轉至安徽合肥女子勞教所。當局至今沒有允許家屬或律師與毛恆鳳見面。 楊浦公安分局、看守所、勞教所對毛恆鳳的違法違規情況
尊敬的黨中央巡視組的領導: 您們好! 我們是廣西北海市銀海區銀灘鎮白 虎頭村村民,我們懷著悲憤的心情向您們反映北海市銀灘鎮白虎頭村土地征收和拆遷過程中存在的一系列違法、違規,嚴重侵害村集體和村民合法權益的問題。 一、 在征收北海市銀灘鎮白虎頭村土地過程中,相關部門採取化整為零的手法違法申報、審批土地,以此方式掩蓋非法目的。 二、銀灘中區的土地沒有進行總體 規劃,市土地儲備中心就違法強行征地、拆遷。 三、為了盡快達到違法拆遷的目的,銀灘鎮政府搶奪村委會公章;撬開保管在鎮政府的歷屆白虎頭村委帳目 木箱,破壞部分賬目、清單;違反黨章開除村委會主任許坤黨籍。嚴重違反村民自治法,至今沒有人管。
控告蕭驪珠濫用職權、報復陷害罪 控告人:劉 巍,原北京舜和律師事所律師,13911794756 控告人:唐吉田,北京安匯律師事務所,13161302848 犯罪嫌疑人:蕭驪珠,北京市司法局律師管理處處長,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后廣平胡同39號,郵編:100059,電話:13801274449,01058575677,01058575678 要求事項 1、 查清蕭驪珠濫用職權、打擊報復的犯罪行為; 2、 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3、 將調查結果向控告人書面告知。
尊敬的領導: 您好! 在您百忙之中,給您寫信反映我的丈夫 謝福林 蒙受“盜竊罪”冤情一案,敬請您給予幫助,不勝感激! 我的丈夫叫 謝福林 ,男,漢族,初中文化,現年61歲。2009年7月23日,長沙市芙蓉區公安分局以謝福林“ 盜竊 ”為由,將其刑事拘留。2010年3月26日,長沙市芙蓉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謝福林 指使其弟弟謝樹林“偷電” 的 盜竊罪 成立,分別判處兩人有期徒刑6年,罰金3萬元。謝福林不服,提起上訴,本案現由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 韓德民法官 審理。 難道謝福林果真像判決書認定的那樣,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去 指使 弟弟“偷電”? 事實上,本案的來龍去脈是:

頁面

訂閱 App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