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Selected Articles

——深圳永遠沒辦法超越香港,是深圳的司法狀況,是與國際接軌的一套觀念體系,在這方面,深圳很難超越香港。現在不可能,在可見的將來也不可能;甚至永遠也不可能,除非中國發生一些比較重要的政治政治改革,否則,以現在的體制,香港的地位是不可能由深圳替代的。
——對中共來說,天下沒有比維持一黨專政更重要的事,一國兩制也好,一國一制也好,都要服從一黨專政的大原則。習近平在位也好,退位也好,中共都不會改變對香港的基本政策。香港人的命運,唯有寄托在歷史變遷的必然性之中。中共逆時代潮流而動,最終會在時代潮流中沒頂,這是歷史規律決定的。
——無論紅二代還是老百姓,無論大資本還是小職員,包括中國那將近一半的窮困人口,都已經認識到民主法治的優越性。他們既要求有富裕的生活,也要求自由和尊嚴,更希望得到人身保障的權利。如果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推翻獨裁專制統治,就只能行使他們暴力推翻暴政的權利。
——习近平应该最清楚,因为正是他本人,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严重误导了特朗普,对美国和全球疫情失控,都带来了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国际社会追究中国政府对此次瘟疫大流行的责任之压力,早已成为习近平最大的心病。仅仅数月,中国地缘政治形势的恶化,就彻底断送了四十年中共历届政府积累的外交成果。中国的国际环境,甚至还赶不上毛泽东的文革时代。
——不錯,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沒有「人權」和「自由」這兩個詞彙或概念。但這不等於中國人沒有對人權和自由的感覺和追求。108年前,中國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今天的臺灣有著成熟的民主制度,在人權與自由方面有十分良好的記錄。臺灣遠比大陸更好地保持了中國的文化傳統,這有力地證明了人權價值的普適性。
——由於中國過去長期奉行極左,反「左」本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是此「左」非彼「左」,中國的極左和西方的所謂「白左」根本不是一個概念。中西之間的「左」、「右」對接變成了一場跨洋誤會。這場誤會不僅會讓我們失去反極權的同盟軍,而且已經產生了自由派內部的價值觀混亂,甚至可能改變「自由派」本身的底色。
——我們這一代最大的負資產,就是那個十年的洗禮。缺乏教育再加上自負,使得我們這代人有的時候,顯得特別的畸形。巨大的自卑和自負交替在一個人身上顯現,顯得特別的吊詭。這一代,實際上也是最慘的一代人。等待著我們的,將是一個慘到沒法言說的晚景。
——準確瞭解了中國流氓的特點和作用,就在很大程度上瞭解了中國的革命。反過來說就是,不瞭解中國流氓的特點和作用,就不能充分瞭解中國的革命。流氓各個民族各個國家都有,但中國的流氓自有「中國特色」,因而,中國的革命與中國的流氓之間,也會表現出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關係。
——中美關係惡化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從7月開始兩國進入了冷戰狀態,中美兩國在軍事、諜報、經濟和政治領域開始了全方位對抗。雖然中共在貿易和技術上高度依賴美國,卻仍然堅持以美為敵和對美強硬,其制度原因是「民主恐懼症」和「政權虛胖症」這兩種紅色政治基因。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所謂「新冷戰」,美國採取的既不是「遏制政策」,也不是防守。而是主動出擊,如入無人之境。而中國,既有騎虎難下,騎上去容易下來難的困境,又在全世界沒有真正的盟友。從這個意義上講,「新冷戰」根本不是冷戰,如果一定要說美中之間會有一場「新冷戰」,它要真打起來,可能就「首戰即終戰」。

頁面

訂閱 Selec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