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何清漣 本文是經濟學家何清漣論述中國的 土地權和社會穩定之間關系系列文 章的第二部分(共有三部分),主 要論述了農民與地方政府之間在土 地所有權問題上越來越尖銳的沖 突,並指出導致這種沖突的主因是 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在這種模式 下,強征土地、從農民的土地上抽 取資源成了地方政府財政收入的主 要來源,但這樣做卻越來越嚴重地 剝奪中國廣大農民的生活保障。她 警告說,如果這種趨勢繼續下去, 中國政府可能很快會發現自己置身 於一盤死棋當中:要麼讓地方政府 活,要麼讓農民活。 2008年的群體性事件多達10萬起左右。 1 但這一數字顯然還在增長,無論是中國政府還是中國觀察者,均認為從2009年開始,...
侯杰 1989年,有智力障礙的北京環衛工人王連禧,因參與燒軍車被定罪。他後來在解釋當時的行為時說,就是看見軍隊向手無寸鐵的學生開槍了,覺得不公、有氣。但這種良知給他換來的卻是被判處死刑,後來改判為無期徒刑。18年後,王連禧獲釋出獄,但妻子已離婚而去,父母也已雙亡。2008年7月,出於維護奧運形象的考慮,居委會把他送進了精神病專科醫院— — 平安醫院,醫院走道上的一張床成了他的“家”,他再次失去自由。本文通過對一個並不關心政治的普通人的感人描寫提醒我們:最終為1989年民運付出最慘重代價的,是像王連禧這樣的普通北京市民。作者侯杰也曾因參與“八九”民運遭監禁。 在北京西城區西直門內往北...
廖亦武 1989年那年,武文建才19歲,是一名崇拜梵高和高更、做著畫家夢的見習廚師。在目睹政府派軍隊進北京鎮壓後,他在6月5日當眾譴責屠殺而被當局以“反革命宣傳罪”判刑7年。武文建說,“六四精英”的文章不計其數,可誰替這些“六四暴徒”說過一句話呢? [編者注:本文摘編自廖亦武(老威)的同名作品。] 2005年5月26日下午,星期四,經朋友牽線,我在位於北京大山子的798藝術工廠內訪問了出身工人階級的畫家武文建。 天氣晴朗,我眼前的武某身穿火紅襯衫, 顯得神采飛揚。閒話了幾分鐘後,我們便到附近的東北餐館開始進行採訪。不用我的誘導,武某即在一片嘈雜中打開話匣子,似乎早埋下腹稿。...
陳子明 1989年“六四”鎮壓後,北京警官孫立勇呼籲建立特別法庭追究那些下令開槍者的法律責任。作為一個自己隊伍中的“叛逆者”,孫立勇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與孫立勇一同坐牢的89民運參與者陳子明,在孫即將出版的回憶錄(勞改基金會,2009年)序言中描寫孫的為人:即使在獄中遭受慘無人道﹑喪失人性的磨難,卻仍保持不屈不撓的精神,待人寬宏大量,孫立勇就是這樣一名漢子。 在我迄今為止看到的中國良心犯撰寫的有關1990年代的獄中回憶錄裡, 孫立勇的《走過冰山》是最翔實、最生動的一部,對於中國監獄裡的三種主要角色――良心犯、普通犯人和獄警,本書中都有著全面、細膩的捕捉與刻畫。...
王丹 在過去20年中,“六四”鎮壓對中國社會有什麼持續影響?1989年學生民運領袖王丹認為,“六四”鎮壓宣告了一個政治恐怖時期的到來,它令中國人民躲避政治,因而使中國領導人得以在沒有進行政治改革的情況下繼續其經濟改革。結果,貪腐猖獗——引發“八九”民運的一個主要原因— — 在2 0 年後繼續侵蝕中國社會,並且威脅其穩定。雖然如此,但王丹對中國的未來還是持樂觀的看法,他相信未來的中國將會是一個建立在繁榮、穩定、自由和社會公正上的、在國際社會中負責任的一員。 1989年發生的“六四事件”至今已經過去2 0 年了。雖然當今國內民眾中有些人因害怕遭受政治迫害而不敢提及,或者已經將其淡忘,但是,...
Alim Seytoff 1989年春天東土耳其斯坦的局勢緊張,但仍是有希望的。不論是維吾爾人、漢人、哈薩克人、烏茲別克人,或者是其他民族的人,大多數人都有一個感覺,就是盡管當前政治氣氛緊張,但中國將會面臨轉變。事實上,許多人都盼望中國共產政權的結束。雖然民族不同,但維吾爾人、漢人和其他民族的人都支持北京的學生民主運動。實際上,許多維吾爾人都因其中一個著名學生領袖是維吾爾人而感到相當自豪。那名學生領袖的名字叫Orkesh Dolat,漢語名字叫“吾爾開希”。 我們在電視上看到Orkesh和其他著名的學生領袖在與前中國總理李鵬對話。這是非常奇特的一幕:...
拉薩“騷亂”與“六四”事件有什麼關系?藏人如何看待1989年的民主運動和“六四”鎮壓?他們受到什麼影響?一個民主化的中國將怎樣影響漢藏關系?中國人權就上述有關問題採訪了當年事件發生時在拉薩一家學術性雜志任編輯的藏人仁增。 中國人權: 1989年“六四”事件之前,當時西藏的情況是怎麼樣的? 仁增: “六四”之前,在西 藏發生了一些所謂的“ 騷 亂”事件。一個是87年、一 個是8 8 年、一個正好是8 9 年。因為這三個所謂的拉薩 “騷亂”事件規模相當大, 一次比一次更大,結果就是 1989年3月,中國政府宣布在拉薩實行全面戒 嚴。 中國人權: 所以說,實際上中國政府在拉薩的戒嚴比北京更早。...
胡平 在這篇對“六四”鎮壓與中國經濟 出現“奇跡”之間的關係進行探討 的文章中,《北京之春》雜誌主編 胡平認為,因為鄧小平70年代晚期 倡導的經濟改革實際上是對共產黨 合法性的自我否定,所以如果政府 對1989年示威中提出的政治改革的 要求作出讓步的話,那將意味著中 國共產政權的終結。只有對抗議進 行鎮壓,鄧小平才能阻止任何對黨 的政權的進一步的挑戰。結果是, 高壓下的社會穩定和政府對經濟的 強力控制,再加上人們的精神出現 真空、貪婪與物欲空前解放,這一 切造就了中國經濟的“奇跡”。 今年是“六四”20周年。20 年前,中國爆發了歷史上最 大規模的民主運動,然而, 中共當局卻悍然出動坦克車...
2009年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紀念日。對中國政府來說,這是一個治療歷史傷痛、促進社會和解、實現社會正義的良機。為此,中國人權促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家主席胡錦濤在舉辦國慶節慶典之際,頒布對“六四”在押人員的特赦令。 在“六四”事件已經過去20年後,當年為此入獄的學生和工人領袖、知識分子都早已獲釋,然而目前仍有 許多為外界所不知的“六四”參與者繼續遭到監禁。他們仍在為諸如“破壞財物”或“反革命罪”服刑, 1 而後者在中國法律上早已不復存在。中國人權整理了46名“六四”入獄者名單(附後), 呼吁中國當局根據 中國《憲法》第67和80條有關特赦的規定 2 釋放他們 。
[English / 英文]

頁面

訂閱 China Rights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