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羈押

艾未未妻子 路青 致函全國人大法制工作委員會,以其藝術家丈夫艾未未失蹤長達81天的切身經歷,要求全國人大審議《刑事訴訟法修正案(草案)》時對其中的一些有關監視居住和拘留逮捕可以不通知家屬的特殊排除條款不予通過。她認為《刑事訴訟法修正案》應限制公安機關執法的任意性,使公民在公權力面前得到法律的保護,真正實現憲法中所體現的基本人權。
【茉莉花活動鎮壓】2011年2月以來,多名維權人士被騷擾、任意羈押、被失蹤、被「監視居住」。其中一些已經釋放但多被禁聲,維權人士劉沙沙針對他們的遭遇,寫下此詩。
今夜我難以入睡 從你消失的那一刻起 就開始了等待 如此漫長,不知道盡頭 昨夜的夢依舊清晰的浮在眼前 自從你走後 我就進入了夢鄉 那裡能和你相遇 你來到我面前 有時候精神抖擻 有時候鬍子一大把頭髮老長 無數的夢,夢裡還是夢 你的夢呢 夢見我們可愛的女兒了嗎 你聽見她們說 爸爸,我好想你了嗎 你知道她們看著你的照片說 我家的大力士,你在哪呢了嗎 你知道班級親子活動時,我又當爸又當媽 我努力扮演著爸爸,但那不可替代 孩子問起我爸爸在哪,什麼時候回來 我說在國外,很遙遠的地方,幫助別人 要很久才回來 很久是多久,很遠是多遠 你正行走在一條崎嶇顛簸的路上 你在不停地歌唱 你夢中的炊煙還在裊裊升起...
[English / 英文] 陸克文外長 11月底,我收到參加在奧斯陸的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慶祝典禮,晚宴和音樂會的邀請;我決定去奧斯陸,同時隨便回北京看看家人和朋友。 12月1日拿到去中國的兩次出入的簽證,4日在上海轉機的時候,被中國警察非法綁架。 在乘客下飛機前,警察已經先上了飛機,要求我和他們一起走,這是說,有一些事情需要瞭解。 在浦東出入境檢查站,對我的人身和行李進行了一個多小時的檢查,最後沒有檢察到任何問題,書面結論記錄在案。檢查後,對我宣佈,禁止我入境。 我當即提出了抗議。我拿到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墨爾本領事館簽發的允許入境的簽證,就代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准許了我入境,...
尊敬的奧巴馬總統: 我是一個中國知識分子,一個在二十年前北京“六四”大屠殺中痛失愛子的母親。 首先,我祝賀您榮獲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並預祝您在未來的歲月裡能為維護世界和平、推動人類進步,以及踐行美國立國之本作出杰出的貢獻。 在您即將於十一月中旬訪華前夕,我冒昧地給您寫這封信,請求您在此次訪華期間運用您的政治智慧和影響力,營救目前身陷囹圄的中國大陸自由知識分子劉曉波博士。 據我所知,世界上一些民主國家和地區的正義之士、議會人士,都先后以不同方式、通過不同途徑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博士;尤其是在10月1日中共建政60周年當天,美國眾議院以410票的絕對多數票通過了要求釋放劉曉波博士的決議案。在此...

頁面

訂閱 任意羈押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