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任意羈押

北京科技大學工程力學系博士研究生趙亮,因在微信裡聊天開玩笑發了一套自己編的表情包,於2017年10月12日夜晚被20多名員警抓走。儘管辦案人員和警方在訊問後排除嫌疑,準備將其釋放,但市局領導決定還是要抓他,為的是保證十九大前夕不出任何問題。趙亮被安了個“涉嫌領導參加恐怖組織”的罪名,經過一系列走過場式的程序後,被送進了朝陽區看守所……在經歷了1個月不堪回首的非人生活後,他被取保候審,但已一無所有:沒有了學位,沒有了工作,沒有了家。 涉嫌“領導參加恐怖組織”——我的看守所經歷 趙亮(北京科技大學博士研究生) 我叫趙亮,出生於1984年11月26日,祖籍河南鄭州,...
2017年12月1日,上海市嘉定區江橋鎮江橋村民顧建國,浦美英夫妻打算到桐鄉旅遊,卻在上海南站長途汽車站被員警查身份證驗出訪民身份後,交市府截訪辦押送到上海訪民集中地府村路。之後,在被其鎮政府派來的2名村幹部和5名黑“保安”帶走時,夫妻二人因要求他們出示身份證並拒絕上車而遭到毆打。兩人被強行帶至派出所,警方警告他們不得“非訪”,但拒絕受理他們的報案,拒絕開具驗傷單。此次情況,蓋因烏鎮召開的世界互聯網大會而起。 因召開十九大,9月19日,浦東新區祝橋鎮的謝金華在去醫院途中,被祝橋鎮政府派出的外地閒雜人員(黑保安)帶到酒店非訪關押,至10月26日才被釋放;其間,上廁所、洗澡都有人跟進監視,...
曾任“709”案當事人辯護律師的瀋陽律師李昱函,在失聯1個多月後,於11月10日上午會見了律師。她告訴藺其磊律師,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約她10月9日(當日是她60歲生日)到分局談事,分局警察打車把她接到分局接待大廳對面的公交站後,過來四五個人強行粗暴地奪走她的背包,並將她雙手背銬帶進一輛麵包車車裡,現在手臂還有淤青痕跡。帶到北市派出所後,她被警察在三個房間裡來回拖拽近20分鐘,去洗手間也不給打開背銬,並且被幾個男的看著。她患有房顫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瀰漫性胃炎等病。當日下午,藺其磊律師到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向檢察官陳述了四點“依法不應該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師”的法律意見,...
2016年11月28日,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被成都警方拘捕,次月被以“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正式逮捕,至今已近一年,尚未被起訴,目前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綿陽市檢察院此前已將其案退回公安局要求做補充偵查。黃琦的律師一直未被允許閱卷。 據報導,黃琦罹患多種疾病,除了“新月體性腎小球腎炎”這一不治之症外,還有腦積水、肺氣腫、肝囊腫等。其律師和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醫,但均被當局拒絕。 11月3日,黃琦的代理律師之一 李靜林 前往看守所會見了黃琦。黃琦展示了他腿上的一大片淤青,告知是十月份看守所管監室的警察楊茂榮暗中唆使同監室人員打的。他還告訴李律師,...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
2016年1月29日,倡導“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 唐荊陵 律師,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五年徒刑。2014年5月,他因組織學習和研討“公民不合作運動”,準備紀念“六四”25週年等活動,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與他一起參加活動的袁朝陽、王清營也被以相同罪名分別判處三年六個月和兩年六個月徒刑。 唐荊陵表示他不會提出上訴。在這個聲明中,他詳細說明了為什麼不上訴,因為在中國的法院系統裡找不到公正:“在法院堂皇的大樓裡,我們可以看到莊嚴華麗的陳設和裝飾,看到衣冠儼然的政府僱員,唯獨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正義。”他重申將致力於推進公民不合作運動,而這正是他被定罪的原因:...
山東大學管理學院退休教授孫文廣先生於5月24日參加了紀念“六四”的聚會,6月1日被公安人員綁架到賓館軟禁,手機被拿走;5天后,孫文廣先生被送回家,手機雖然被歸還,但其上文字、照片、視頻全部被刪,操作系統也被換。這次執行任務的公安既沒有穿警服,也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書。 2017紀念六四被關五天紀實 孫文廣 5月24日我們舉行了紀念六四聚會,不久公安要我出去“旅遊”,我想拖幾天,引起上層不滿。 6月1日我家網線斷了,很多公安人員隨著維修工人一起衝進來,不由分說,將我綁架到樓下,塞進警車,拉到燕子山莊賓館,並將手機拿走。他們在這個賓館中包了四個房間,讓我和國保倆人住一間,室內電話被拿走,...
“709”案被捕律師謝陽、李和平、李春富及維權人士吳淦等人在被羈押期間遭受毆打、被強迫服用不明藥物、剝奪睡眠、被濫用戒具等嚴重侵犯基本人權的情形相繼曝光,就此,80多位中國律師和維權人士致信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依照憲法的規定立即成立特別問題調查委員會,就“709”系列案件存在的酷刑問題以及其他違法犯罪問題進行獨立調查,並向全國人民公開調查結論,及依法追究相關違法或犯罪人員的法律責任。該信開放簽名,連署郵箱: 871210035@qq.com 。 關於要求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查明“ 709 ”系列案件辦理過程中有關酷刑問題的建議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自2015年7月9日以來,...
3月31日宣判後,律師於4月6日上午第一次會見了蘇昌蘭。蘇昌蘭告訴律師,雖然她對判決有所預料,但判決後還是感到氣憤難平,認為她因參與本村的萬畝土地維權先失去工作,再遭判罪完全是打擊報復。律師和蘇昌蘭交流了二審聘請辯護律師的意見,並於當日下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訴狀和要廣東省高院公開開庭審理二審的要求書。 蘇昌蘭的丈夫、哥哥和婆婆在她被宣判後不久即與外界失去聯繫,直至律師與她會見時仍然沒有消息,蘇昌蘭對此感到非常吃驚。 判決後第一次會見蘇昌蘭 吳魁明 2017年4月9日 3.31宣判後,4.6上午律師第一次會見了蘇昌蘭。說到判決,蘇昌蘭雖然有所預料,但判決後還是感到氣憤難平。...
廣東佛山維權人士陳啟棠(天理)於2017年3月3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四年六個月,在上訴截止日(4月10日),其代理律師李方平到佛山南海看守所會見了他。陳啟棠情緒樂觀。他說他當庭表示上訴,在宣判筆錄上寫道:“滿紙荒唐言,一件誣陷案。不服,上訴!!!”他已寫了三頁紙的上訴狀,對公檢法違反法定程序以及打壓言論自由提出上訴。他認為自己被抓、重判,遠因是十幾年來參與一些維權活動的積累,近因是發表文章支持香港佔中以及積極營救蘇昌蘭。 上訴截止日會見陳啟棠 李方平律師 2017年4月10日 今天蘇昌蘭丈夫阿德開車送我去佛山南海看守所會見陳啟棠(天理)。陳啟棠、...

頁面

訂閱 任意羈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