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間社會

北京維權人士劉曉芳告訴 中國人權 ,2月28日上午,曹順利的弟弟曹雲立接到解放軍309醫院電話,通知曹順利病危。劉曉芳和曹雲立隨後趕到309醫院,醫院的蘇大夫告訴他們,曹順利的生命只能維持兩三天,現在全靠藥物和醫療儀器維持生命。蘇大夫說,曹順利的病狀叫“惡液質”,各個器官極度衰竭,身體的右胯出現“褥瘡”是病人長期臥床加上營養不良引起的。蘇大夫強調說,病人到醫院時,已經不行了,他們是在盡力搶救。 2月27日下午,曹雲立告訴劉曉芳,檢察院已經批好了“取保候審”,但不告知誰是擔保人。 2月20日,曹順利在北京海淀區清河999醫院急救室進行急救時,朝陽區看守所王所長通知曹雲立,...
今天, 曹順利 女士的律師王宇等人發起網絡聯署呼籲書(附後),強烈要求警方公佈曹順利的病況,並對此進行調查,追究責任者。 關於曹順利事件呼籲書 2014年02月24日 我們對曹順利女士因朝陽區看守所遲延治療致使病情惡化表示極大的關注。 2013年9月14日,曹順利女士在北京首都機場出入境處欲前往日內瓦參加人權培訓時突然失踪。 在被北京警方秘密抓捕後,2013年10月22日,律師接手此案,消息才得以公佈:曹順利先是以涉嫌“非法集會罪”被刑事拘留,後罪名變更為“尋釁滋事罪”。 曹順利女士是因為參與自2013年6月起開始的在外交部門前持續兩個月的靜坐活動而被秘密抓捕的。 外交部門前的這場活動,...
北京維權人士王玲告知 中國人權 :今日下午2點鐘她與吳田麗等20多名維權人士前往解放軍309醫院探望曹順利時,重症監護病房(ICU)的一個護士阻攔他們進入,說:“她( 曹順利 )深度昏迷,不認識人,你們看了也不認識你們。 ” 隨後,警察將他們帶到西北旺派出所和青龍橋派出所關押,進行“口頭傳喚”。這些維權人士要求政府:還給我們一個健康的曹順利,曹順利是我們大家的。
中國人權 從消息來源處獲知,自去年9月以來一直被羈押、身患多種疾病的北京維權人士 曹順利 目前已被警方送到北京海淀區清河999醫院急救室急救,晚上被轉到解放軍309醫院。 與曹順利一起維權的北京維權人士 劉曉芳 告訴 中國人權,今天 她去清河999 醫院看望曹順利時,曹順利嘴上帶著呼吸機,幾乎沒有反應。 去年9月14日,曹順利在北京機場準備登機前往日內瓦參加一個為非政府組織所舉辦的關於聯合國人權機制的培訓會議時“被失踪”。她的失踪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聯合國獨立專家和歐盟外交事務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就此發布緊急聲明,敦促中國當局說明曹順利的下落。 10月21日,曹順利被以涉嫌犯“尋釁滋事”...
35年前的1978年,掙脫出毛澤東式極權專制主義黑暗統治冰川期的中國開始“解凍”,一群群從封閉社會的底層和夾縫中奮身而出的年輕人紛紛聚集在一起,北京、上海等地的“民主牆”上除了政治民主、人權自由的籲求外,也出現了張揚自我價值確認、追求美學創新的文學和詩歌的獨特聲音;在民間,紙張粗糙、形制簡陋的油印出版物層出不窮,在漸亮的幽暗中被傳遞、被摘抄、被閱讀、被吟誦,猶如微火閃爍、岩漿湧動…… 作為一個剛剛開始嘗試寫作現代詩的文學青年,我也正是在這樣一個歷史時刻介入了社會,也介入了文學。這一年的10月,我進入大學——上海機械學院,開始讀大一。而4年前的1974年春天,...
“我們的祖國是花園,花園里花朵真鮮豔”。 祖國,在妝點您之前,請讓我做自己的花朵。 ——題記 一 2013年9月8日,2020年夏季奧運會主辦地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揭曉,日本東京奪得了主辦權。聽到消息時我正在回家的路上,我的第一個念​​頭是:我老了。 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和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都彷彿還在昨天呢,居然我也到了感嘆時光飛逝的人生階段。一陣故作老成的唏噓和自我調侃之後,我的思緒突然回到了北京申奧成功的那一刻。回想過去這種懷舊的心情打翻了就再也收不住。記憶的潮湧又猛地一下將我推回了當時觀看北京和倫敦兩屆奧運會開幕式的情景。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維權人士 周莉 告訴 中國人權, 12月3日早晨,她在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法院外被抓走。她前往法院是為了表示對 劉萍、魏忠平、李思華的支持。劉萍等 3人因公開 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而遭當局起訴​​, 這一案件正在審理中。 “我在法院門口剛要拍照,被五名便衣抓走,拖進一輛銀色麵包車”,周莉說,她“被帶到珠柵派出所候訊室,隨後脫光衣服檢查,所有物品被扣押,審訊後扔進候訊室鐵籠子裡,被關了25個小時。 ” 不過,周莉表示,在珠柵派出所一位國保警察說的話讓她受到鼓舞。她說:“新余市國保問我為什麼來聲援劉​​萍,我說:‘因為言論無罪。 ’他隨後就說:‘你們做的事我們都懂,我相信,會有很多人祝福你們。 ’”...
中國人權 獲悉,10月30日, 曹順利 家屬聘請的律師 王宇 與被羈押的曹順利會見了一個多小時。這是曹順利自9月14日被失踪以來首次與外界的接觸。
In a phone conversation with Human Rights in China (HRIC), Uiles (威勒斯), the son of Mongolian dissident Hada (哈达), who has been under more than two years of illegal detention, says that his father is severely withdrawn and has psychological problems but is being denied medical treatment. Hada, an...
政治學者黎安友暢談了他對中國與國際人權體系的交往、中美之間圍繞價值觀的爭論,以及中國一直存在的人權問題對全球安全的影響等議題的思考和見解。

頁面

訂閱 民間社會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