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間社會

整個早晨,他們三五成群陸陸續續來到市中心,持續的傾盆大雨打濕了他們的衣服,但對他們絲毫沒有影響。他們中有些人還拄著拐。到了中午,大約300位來自中國河南省各地或其它地方的上訪者,在省會鄭州的省民政廳前集合,他們希望省裡的干部會接受他們要求政府賠償和幫助的申訴。 這些上訪人士都是上世紀90年代不當採血賣血計劃的受害者。大約70萬中國農民從污染的血液中感染了艾滋病毒或艾滋病。艾滋病的蔓延與政府採供血系統混亂和管理不善直接相關。將近20年過去了,政府依然對這些受害者的悲慘處境熟視無睹,也不願意對輸血醜聞承擔責任。 他們是中國人口中最貧窮、最受欺凌的群體,沒有文化、缺少就業技能,...
嚴酷的考問 作爲八九運動的親歷者之一,六四大屠殺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一運動在我的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失敗,即便在現實意義上失敗了,也至多是悲壯的失敗。相對於以實力暫時取勝的專制政權來說,八九運動在道義上具有長期優勢,在我批評這一運動的時候,仍然懷有這樣的堅信。
幾十年來,觀察中國問題的專家一直不看好會有一個有活力的中共反對派崛起,他們認為共產黨的鐵腕太嚴酷、政府的控制太嚴密,公民不可能組織起來。 但是,2011年初發生的一系列群體抗議事件,不僅讓黨,而且讓全國都震驚了。原來名不見經傳的城鎮 烏坎 、 什邡 和 啟東 變得家喻戶曉,而且成了今後抗議活動的榜樣。在這幾起事件裡,當局都因面對出乎預料的強大的民眾憤怒,和運用網絡和社交媒體、組織良好的反對派,而不得不做出讓步。 2004年我第一次寫關於抗議的文章,那時中共的喉舌刊物《瞭望》周刊報導說,中國在2003年發生了超過58,000起重大社會騷亂事件,參加人數超過300萬,比2002年增加了15%。...
日益頻繁的社會抗爭事件,以及經濟不景氣,不僅使各地政府財政捉襟見肘,也使中國政府的維穩面臨經費嚴重不足的境地。 “維穩”的龐大支出 從20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由於中國各地政府對資源過度抽取,導致民間社會反抗直線上升,群體性事件逐年增長:2005年為8.7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 1 ,2008年為124,000起 2 ,2009年高達28萬起 3 。 中國的社會反抗類型由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特點所決定。中國經濟的增長依賴房地產與石油重化工業、礦產等資源性行業,社會抗爭也就集中在這幾大領域:第一大類型是土地維權,在城市裡是住房拆遷,在農村里則是徵用土地。第二大類型是環境維權,...
在提供徵地拆遷法律服務過程中,透過與拆遷戶的訪談和代理案件發現,涉及徵地拆遷的行政訴訟案件即使行政機關違法行政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被徵地拆遷對像也越來越難以通過對具體行政行為的司法審查獲得勝訴的結果,甚至越來越難以立案,枉法裁判比比皆是。
我有位朋友,他在市區某寫字樓的20層上開了家咖啡館,不做任何的廣告宣傳和商業策劃,也不招待任何的生客,來他店裡的,都是他以前舊址的熟客和他們帶來的兩三知己。他說,他想做的就是一個與熙熙攘攘的鬧市區格格不入的一個隱逸靜謐的私人空間,他喜歡朋友們來到他的咖啡館裡,聽著八十年代的懷舊老歌,看著牆上奈良美智的畫作,品上一杯他獨家製作的咖啡,跟他聊聊政治、理想和人生等等,在感官盛宴裡忘記生活的煩惱和憂愁。 有一天我們談到人權問題,我問他:作為一個社會人來說,最應該享有的權利是什麼?他想也沒想就說,中國政府喜歡說生存權,但其實生存權本是人最基本的底線權利,而這種權利是有沒有政府人民都必須享有的,...
今年中國真是多事之年,好戲連台。薄熙來事件未平,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又在當局的眼皮子下面,成功逃出,並且通過視頻向直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提出三項要求:依法嚴懲罪犯、確保家人安全、徹查用於維穩經費中的腐敗行為。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件事引起中國民間社會和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將會對中國政局產生衝擊。 這件事的意義,已經超出一個人權侵犯的個案,勢必對十八大前的黨內權爭火上澆油;而且還會牽動中美兩國之間的關係。現在已經有消息說陳光誠目前已在“絕對安全的地方”,儘管美國使館對此表示“不予置評”。而且從時間上講,正好趕上中美兩國將在下個星期在北京舉行“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這種情況下,陳光誠將成為方勵之第二,...
李丹 2007年8月,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了已經有至少5家中國互聯網創業者推出了Twitter類型的網站, 而這時距原版的Twitter開張才不過一年半而已。現在, Youtube、Facebook、Amazon等國際上成功的網站模式,在中國都已經有了本土版。 今年5月,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了最新的中國網絡普及狀況數據:中國網民人數已經達到4.04億,而一年前這個數字是3.84億,一年之中又增加了2000萬人,互聯網普及率達到28.9%,有99.1%的鄉鎮接通了互聯網,超過95%的鄉鎮接通了寬帶,3G網絡已基本覆蓋全國。 1 從這些數據可以看出,不僅城市的白領、大學生、知識分子,...
何清漣 互聯網為專制國家的公民社會誕生創造了發展空間。近兩年,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網站在一些非民主國家有了驚人的發展,而且成了這些國家草根民主運動的載體, 如2009年6月伊朗大選當中,Twitter、Facebook、Youtube成了示威者發洩不滿、相互串聯以及向外界傳播即時信息的一個重要渠道。即使在伊朗政府封閉了Twitter和Facebook等網站後,還是有很多示威者通過使用國外代理服務器的方式突破網絡封鎖,並通過Twitter散發消息。 1 故此,伊朗大選事件被國際社會稱之為“Twitter革命”。2010年2月,在香港萬人包圍立法會反高鐵事件及五區總辭事件中,...
羅傑·丁高戴恩 由中國人權翻譯 一、用戶多元化 二、本地適用 三、可持續性網絡和軟件開發 四、開放式設計 五、分佈式結構 六、上網安全 七、不承諾能為整個互聯網加密 八、快 九、軟件和更新易獲得 十、不把自己作為翻牆工具推銷 當越來越多國家對使用互聯網進行鎮壓時,世界各地的人們正轉而尋找反審查軟件,以使他們能夠進入被屏蔽的網站。這類軟件也被稱為翻牆工具,是為了應付對網絡自由的威脅才被創造出來的。這些工具擁有不同特點,具有不同程度的安全性能。對用戶來說,瞭解使用這些軟件的優缺點十分重要。

頁面

訂閱 民間社會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