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共產黨

幾十年來,觀察中國問題的專家一直不看好會有一個有活力的中共反對派崛起,他們認為共產黨的鐵腕太嚴酷、政府的控制太嚴密,公民不可能組織起來。 但是,2011年初發生的一系列群體抗議事件,不僅讓黨,而且讓全國都震驚了。原來名不見經傳的城鎮 烏坎 、 什邡 和 啟東 變得家喻戶曉,而且成了今後抗議活動的榜樣。在這幾起事件裡,當局都因面對出乎預料的強大的民眾憤怒,和運用網絡和社交媒體、組織良好的反對派,而不得不做出讓步。 2004年我第一次寫關於抗議的文章,那時中共的喉舌刊物《瞭望》周刊報導說,中國在2003年發生了超過58,000起重大社會騷亂事件,參加人數超過300萬,比2002年增加了15%。...
日益頻繁的社會抗爭事件,以及經濟不景氣,不僅使各地政府財政捉襟見肘,也使中國政府的維穩面臨經費嚴重不足的境地。 “維穩”的龐大支出 從20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由於中國各地政府對資源過度抽取,導致民間社會反抗直線上升,群體性事件逐年增長:2005年為8.7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 1 ,2008年為124,000起 2 ,2009年高達28萬起 3 。 中國的社會反抗類型由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特點所決定。中國經濟的增長依賴房地產與石油重化工業、礦產等資源性行業,社會抗爭也就集中在這幾大領域:第一大類型是土地維權,在城市裡是住房拆遷,在農村里則是徵用土地。第二大類型是環境維權,...
英文書名:《劉曉波、〈零八憲章〉和 中國政治改革的挑戰》
十八大前中國政局觀察(十二) 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 高文謙 中共高層在權衡、討價還價半年多後,終於對薄熙來的問題定了性,指他在王立軍事件和谷開來殺人案中濫用職權,並收受巨額賄賂,決定給他“雙開”處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交司法機關處理。至此,在北京政壇上演的這齣權斗大戲總算告一段落,為十八大的召開掃清了障礙。可以說,如果沒有重大變局的話,薄熙來的餘生大概要在牢獄中度過了。
中國人權發表高文謙“18大前中國政局觀察”系列新評論: 從王立軍獲刑15年看中共將如何處理薄熙來。 問: 多數媒體報導王立軍被判15年徒刑時認為是輕判了,你的看法呢? 高文謙: 我覺得關鍵是怎麼看,用什麼標準、從什麼角度來看。如果從中國《刑法》量刑的規定來看,王立軍顯然是輕判了。因為根據中國《刑法》,貪污受賄罪最重的,(貪污)10萬元以上就可以判處10年到無期徒刑;而王立軍只判處他9年,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是輕判) 。但是從王立軍的犯罪事實上來看呢,這顯然是重判了。因為王立軍的四項罪名中最重的是受賄罪。為什麼要給他加上受賄罪呢,就因為他收了北京的兩套房子。這個事情就非常怪了。...
在通常的意義上,所謂文化,是指那些明顯區別於、且明顯優越於動物和蠻族的人類行為方式,即那些使其成員產生認同感、歸屬感、榮譽感、莊嚴感、道德感、神聖感、美感的東西,包括制度、規範、禮儀、習俗,也包括文教、藝術。老實說,我不喜歡“黨文化”這個概念,尤其是在把中共黨文化與中國傳統文化、民間文化或政治文化、道德文化相提並論的時候。因為相對而言,黨是比較沒有文化的。有些時候,黨甚至公然大張旗鼓以反對文化、敗壞文化、扼殺文化為使命。孔夫子稱頌三代,但偏愛周代,就是因為周代的文獻最多,禮樂完備,文氣鼎盛,孔子說:“鬱鬱乎文哉!吾從周。 ”如果孔子見過了當今所謂“社會主義文化”以及毛鄧江胡等中南海諸公,...
十八大前中國政局觀察(八) 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 高文謙 今年是中國的龍年,民間傳統認為龍年不利,往往是凶年。對執政的共產黨來說果然如此。王立軍一腳邁進美國領館後,在北京政壇引起軒然大波,本來有望在十八大進入常委的薄熙來一夜之間淪為階下囚。當局為如何處理薄的問題弄得焦頭爛額,黨內高層內鬥激烈,陷入六四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之中。
在沉寂了近一個月後,胡溫當局終於出手,宣布薄熙來“涉嫌嚴重違紀”,停止其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的職務,立案審查。十八大前中共黨內高層上演的這齣權斗大戲暫時告一段落。這些天來,北京政局波詭雲譎,各種謠傳紛起,不僅老百姓議論紛紛,而且具有不同背景的官方媒體也攪進來,釋放不同信息,互相抵牾,輿論幾近失控。對此,凡是經歷過文革的,很自然會聯想起“四人幫”垮台前一年那個夏天的情形。 造成流言滿天飛的原因,恰恰是由於當局處理薄熙來問題黑箱作業,遲遲作不出決定來。難產的原因在於薄的問題牽一發而動全身,不僅牽涉十八大前太子黨與團派之間的權力博弈,而且涉及黨內意識形態之爭,如何評價薄主導的“重慶模式”...
“兩會”剛剛結束,北京政壇就傳出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的消息。儘管官方報導的用詞很謹慎,用的是“不再兼任”,而不是“撤職”,而且還稱為“同志”,但可以說薄已經出局,那個空頭政治局委員的頂戴何時被摘除,恐怕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曾幾何時,薄權傾一方,炙手可熱,現在卻落得有家歸不得的境地,被留在北京監視居住,成為刑訴法第73條的頭一個犧牲品,這不能不讓人感嘆歷史的捉弄。 胡溫對薄熙來亮劍,從日前溫家寶在“兩會”記者會上的說法已可看出端倪。他在回答王立軍事件時,專門講了一段話,提到否定文革的歷史決議和三中全會確立改革開放的路線,隱指薄違背黨的路線方針,另搞一套。對黨的高級幹部來說,...

頁面

訂閱 中國共產黨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