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向強權說“不!”

New!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這樣的人。今天雖然黎智英等還不至於砍頭犧牲,但完全有可能像劉曉波這樣在獄中迫害而死。黎智英這些義士對此十分清楚,但他們仍然不為所動,堅持留下來,等著被捕坐牢。中共可以摧毀香港,但摧毀不了港人的自由精神。
New!
——港版國安法的霸王硬上弓,顯示在中國專權政治之下,《基本法》的保障已經蕩然無存。香港人若不是選擇移民離去,就要面對至少已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政治現狀。在國安法圍堵下,35+恐怕是不切實際的幻想。而即使實現35+,只要看看國安法的硬上弓,就知道民主派也難有作為。
New!
——當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屍,中共所處的國內國際環境急劇惡化,曾經有過的改革自救的一線機會已經喪失。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嚮往自由、維護人權、實現憲政民主,就是人心所向,就是未來中國的方向和出路!讓我們這代人在歷史大變革的關頭,做出我們自己的努力,無愧於先人、無愧於子孫、無愧於歷史。
New!
——香港民主派初選,仍然有61萬市民大排長龍,並不畏懼懸在頭上的利劍。這顯示支持勇武抗爭者已是民主派選民的主流,香港人真是沒有被嚇倒。打不死,壓不倒,現在是嚇不跑,如此堅韌的抗爭意志,強權能夠怎樣?
“新公民運動”宣導者 許志永 的女友 李翹楚 在 推特 上發表文章,詳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沒有合法手續對許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進行搜查、抄家,並以“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傳喚24小時的經過。她被戴手銬致手腕紅腫疼痛,在24小時內被訊問3次共約6小時,被貶低人格,被威脅關看守所讓她崩潰,被強迫保證與許志永疏遠關係,被迫忍著經期疼痛在冰涼的監室石板上睡覺,其按醫囑服藥的要求被拒絕。傳喚結束後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國保跟蹤監視。 2019年12月26日開始,中國警方在多地拘留和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許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呼籲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
編者按:在紀念「六四」三十週年前夕,「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長篇祭文並致中國國家領導人公開信《哭「六四」大屠殺中罹難的親人和同胞們》,全文如下: 一 我們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殺中痛失親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前的十里長街和京城中軸線沿線,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動用機槍、坦克、甚至國際上已禁用的達姆彈,屠殺毫無戒備、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和市民。這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奪去了成千上萬鮮活的生命,讓成千上萬個家庭墜入無底的深淵。 這場大屠殺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發生的。好幾年間,北京的許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彈孔累累、血跡斑斑。儘管卅年後,這些罪證已被林立的高樓、...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無音信999天之時,“709”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開始了她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尋夫之旅”第六天時,她被一群天津國保人員綁架到武清豆張莊派出所。李文足譴責國保的非法抓捕行徑,並對來跟她談話的“領導”(自稱是709專案組的)提出三項要求:一、立刻讓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王全璋;二、同律師一起見主審法官;三、有罪審判,無罪放人。王全璋於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
1月2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發帖說,自己為被中國公檢法強迫失蹤、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籲,卻一再被《環球時報》抹黑成為“賣國賊”、大壞人,為此她將《環球時報》告上公堂。李文足向法院提出請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譽權的行為、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賠償原告因此造成的精神損失費709709.709元等5項訴求。 李文足名譽保衛戰 本人李文足,家庭主婦,為被中國公檢法強迫失蹤、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籲,卻一再被環球時報抹黑成為“賣國賊”,大壞人。為了給大家一個真相,為了我李文足的名譽,今天已將環球時報訴至法院!胡錫進,有種就出來對簿公堂!? 上午3:25 -...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抓捕律師王全璋的案子,今年7月先是被扣留律師證,後又被發還一個無法執業的廢證,當局還施壓其所在律所解聘余文生,並要求其它律所不得聘用。在10月12日國保找余文生談話後,余文生律師的妻子發出呼救信,呼籲大家關注其一家的命運;而之前兩天,余文生律師也發出“個人公告”,稱已做好再次失去自由、甚至付出生命代價的準備,並交代“後事”。 余文生妻子呼救信 今天晚上有2個國寶又到家裡找余文生律師,要在家裡和余文生談談,因為孩子在家,我讓他們樓下談。國寶從我家樓下的平房中拿的車鑰匙,他們在車上談。說明這個平房現在已經被國寶安排人入住監視。 談話約1個半小時,主要意思2點: 1...
無論你認罪或是不認罪,家門永遠為你敞開!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審看為為你頒發獎章的時刻。有沒有那獎章,我不在乎。在我們結婚二十年的時間裡,你的良善,正直,憐憫,對公義的尋求,我都知道。我為你繼續呼籲,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頁面

訂閱 向強權說“不!”